# # #

下午四點,操場周圍擠滿不分校內外的觀眾,他們的尖叫加歡呼聲不但炒熱現場氣氛,也振奮不少即將上場的選手士氣。大隊接力一直是眾所矚目的比賽,少了它,就算運動會辦的再盛大也不吸引人了。
「弄好了。」小曼輕拍我的肩一下,笑著告訴我號碼牌已經別在我背後了。「加油囉!」

「看我的!」給她一記自信的微笑,我伸展身子做最後的暖身。

我還是決定跑完大隊接力,這不僅是為了小曼的荷包和班上的面子,還有我的矜持,既然參加比賽,不跑到最後一刻我會後悔的。

「琪琪和若寧被志弘排到第幾棒?」我問。

「若寧是第一棒,琪琪好像是第四棒……不過我確定妳是女生棒的最後一棒。」

沒錯,而且我還聽說何孟婷跟我同棒次,也就是說,勝敗的關鍵在於我了。「小曼,如果我輸……」

「別想太多,我對妳有信心。」

「謝謝。」長呼一口氣,心裡的壓力比較小了。「對了,妳有看到仲文嗎?」中午到九班教室找他結果沒看到人,不曉得他氣喘有沒有發作?

「琪琪說她剛才有看到仲文從保健室出來,等一下應該也會來看比賽吧!」小曼把手放在我肩上,「放心,仲文沒事,他會在觀眾席看妳比賽,啊,小魚兒來了,我先閃人囉!」

還沒拉住她作陪,章士辰已經來到我身旁,我以為他的女朋友也會一起過來。

「幹嘛一副被倒會的樣子?我又不是會頭。」他挑著右眉瞟了我一眼。

「你女朋友不舒服還不趕快去陪她。」看到他的臉,我講的話就很酸,沒有任何立場還扯東扯西,真想跟工友伯伯借支鏟子挖個洞跳進去。

他遞了一包面紙過來,我才發覺自己流了不少汗,是暖身還是他出現的關係?

此時各班的第一棒選手已經在對面的跑道的起跑線就位完畢,不久,裁判朝天空鳴槍一聲,在第一棒起跑不能變換跑道的情況下,若寧暫時以第三的名次跑了過來,準備交棒給第二個同學。

「不聊了,待會就換我跑了。」飛快的挪開視線轉身,我把所有注意力放在第三棒同學身上,接下來換琪琪了。

「妳堅持要比完嗎?」我的背後忽然出現一道低沉的聲音,章士辰問著我。

「當然。」轉頭瞄他一眼,現在我們班跟第二名並駕齊驅,離目前第一的九班還有一點差距。

「跑完來找我,除非妳想撐拐杖上下課。」

臭傢伙竟敢咒我!「章士──」左腳用力踩地,我生氣的轉身,他不見了,見鬼囉,他用飄的嗎?

很快的,所有第十棒人馬已站在跑道上,大家都很注意第八棒交棒的情形,不過很『賽』的是,我們掉棒,重新出發時已經跟第一名脫節好多。

「哎,這下子不想拿冠軍還真困難呀!」何孟婷在旁臭屁的說。

我不客氣的頂她一句:「不想拿冠軍就拿季軍啊!資優生的腦袋不會學著變通一下嗎?不要那麼笨行不行?」找到機會損她,真是大快人心啊!

「阮可欣,妳別太過分!」她腦羞的瞪著我。「別以為妳是仲文的青梅竹馬就可以無法無天,不把別人看在眼裡。」

目中無人的是妳耶!扯到最後扯上仲文,她該不會也喜歡他吧?像她這麼壞的人,仲文怎可能喜歡,回家睡覺用夢的比較快。

倏地,她的表情變了,揚唇對我揮手。「我先到前面等妳囉!」

搞不清楚這話的意義,九班的第九棒同學已經跑來,何孟婷助跑接到棒子後,頭也不回的往前跑,而我們班同學雖然追過第三名把棒子交到我手上,但我跟何孟婷之間約有三十公尺距離,踏出第一步時,腳上的痛意竄遍全身,痛的差點站不穩。為了贏回一口氣,忍痛奮力追過第二名,終於在最後幾步追上何孟婷,跟她幾乎在同時間交棒,如釋重負的我爬到旁邊的草皮坐下,大口的喘氣。

連忙脫下鞋襪關心腳傷,我的腳踝已經腫的像山東大饅頭,要命啊,等一下要怎麼走路?躺在草皮上沒多久,小曼和琪琪各拉著我的左右手,把我拉起來。

「沒時間休息了。」

「啥?」她們異口同聲,我的腦子還在查詢這句話的意思。

若寧突然從後面抱住我,高興的道:「我們拿下大隊接力冠軍,而且還破了大會紀錄,三分十秒六二,YA!」

「破紀錄?」看她們一致點頭,我失聲的尖叫,摟著她們忘我的跳著,直到一個不小心拐腳,我才想起自己是傷患。哀叫一聲退了幾步坐在地上,一群人馬上圍了過來。

「可欣,妳受傷啦?」

「不好了,擔架快抬過來──」

現場立即陷入混亂,連剛剛到台上抱下小小獎盃的志弘也緊張的衝過來,往人群間的縫隙一看,我隱約看到冷著一張臉的章士辰,他要我跑完後去找他……不過,我想不必去了,因為他摟著他的女朋友轉身離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lly 的頭像
Milly

~THE DREAM~

M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