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網路一連線,我的MSN也在同時間登入,螢幕意外出現一個詢問方塊──

flydream@hotmail.com 已經加入您的帳號……

flydream?會飛的夢?誰的帳號?我完全沒印象。
猶豫好久始終不敢按下加入名單,無預警的手機在這時候響起,來電號碼是我從來沒看過的。

可能是打錯的。沒有立刻掛斷,我按下綠鍵,電話的另一端安靜的奇怪,我喂喂喂的喊了好幾聲,回應我的是不疾不徐的呼吸聲。

現在是怎樣,鬼來電喔?瞄了窗外一眼,今天外面的路燈竟然反常沒亮,黑漆漆的一片覺得有點陰森恐怖,背脊忽覺一陣涼意的我,二話不說切掉通話,把手機扔到床上。前後不到三秒,手機又響了,我走近一探,是剛才的號碼!

猛吸好幾口氣,最後我還是接聽了。

「喂?」還好房間內沒人,不然人家會以為我神經病大吼大叫。

『妳叫那麼大聲是想讓我耳聾啊?』

咦,聲音挺耳熟的。「誰叫你剛才沒出聲。」人處於驚嚇狀態太久,精神會分裂,脾氣暴躁。

『誰說我不出聲,剛才我彎腰撿東西,起來之後電話就一直發出嘟嘟聲。』

「我才懶的管你做什麼。」對方沉默一下,接著我又聽到呼吸聲,他真沒禮貌。「你哪位?不說話要掛電話了。」

『等一下,我是章士辰。』

聽到他的聲音,我愣住了,沒想到他會打電話過來,雖然我曾經期待過。

『我打擾到妳了嗎?』

「沒有吧!」我只是很驚訝,腦袋頓時間無法正常運轉。聽筒的另一端有他輕輕的笑聲。「笑屁喔?」

雖然我一直認為小曼講話的語氣很江湖,但我也沒氣質到哪裡。

『笑也有罪喔?』他的口氣有點無辜。

這傢伙特地打電話過來是想講些有沒的嗎?「我跟你不熟請你不要跟我亂哈啦。」從他跟我對話的語氣聽來,實在很難想像他未來的職業是醫生。

『等我家開間電信局再用手機哈啦。』

「章士辰,你真的很無聊耶!」都是他害我想摔手機。

『妳才無聊,我加入妳的帳號後等妳同意等到快睡著了都沒有回應。』

我的帳號?突然間我恍然大悟叫了一聲。「flydream是你?」

『這下子知道是誰的帳號就不怕了對吧,快去按允許加入名單。』

來不及反應,耳邊傳來的嘟嘟聲告訴我,他已經先結束通話了。再度把手機扔上床,我坐在電腦前移動滑鼠,點取允許加入名單,他的顯示名稱是,飛翔的魚。

飛翔的魚說:「如果我沒先加入妳的帳號,想必這一輩子妳也不會想加入我的帳號。」

被他猜中了,雖然上次他在我手上留下電話和帳號,而我也抄下來放在抽屜某個角落,但從來沒想過輸入電話簿或是電腦裡。

飛翔的魚說:「妳睡著了啊?怎不打行字表示意見?」

我就是我說:「我在寫功課不行喔?」

課本是翻開的沒錯,可是一點也沒有想動筆寫的欲望。

飛翔的魚說:「為什麼妳要取『我就是我』?感覺很平凡俗氣妳不知道嗎?」

我就是喜歡做我自己,頭腦簡單四肢發達,會運動不會寫功課,不然他是有意見喔?我盯著螢幕不看鍵盤打了兩行字。

我就是我說:「你才沒知識兼沒有衛生,誰不知道除了飛魚可以在短時間飛出海面外,有哪種魚是想飛就飛?」

飛翔的魚說:「就是因為魚不會飛,我才想當會飛的魚,締造屬於自己的奇蹟。」

我終於知道自己為什麼那麼在意他了,無形中他會散發一種難以言喻的自信,那是他的魅力,就如他有把握成為飛翔的魚,締造奇蹟。

我就是我說:「希望你這條魚會進化。」

飛翔的魚說:「為什麼當面跟妳講話或是現在MSN聊天,妳對我的態度永遠不友善,而且言語還很毒辣?我實在想不透自己做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得罪妳。」

章士辰並沒有得罪我,不過就因為他和『網友』兩字脫離不了關係,加上新聞常報導網友見面相約自殺或是網友求愛不成持刀傷害拒絕他的人等負面消息,還有淑惠姊的小孩的父親是她那不負責的網友阿俊,我承認我跟仲文一樣,對網友很感冒,但為了保護自己,我只好不斷武裝,除了好友和親人外,不相干的人休想步進我的世界。

我就是我說:「只有你才享有這項獨特待遇,別人想要都要不到,所以你該感動的痛哭流涕。」

就算別人覺得我很鴕鳥也無所謂,反正我一定要與不熟或是不了解的人保持非常大的距離。


    全站熱搜

    M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