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剛下天橋就看到他朝我們揮手了。「你們好慢喔!」

第二次見到章士辰,他的外表跟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幾乎沒有什麼改變,若堅持指出不一樣的地方,頭髮吧,他的頭髮比上次長一點,給人的感覺也穩重些。
奇怪,他約的人是小曼,我這個大跟屁蟲忽然出現在他面前,他應該訝異的瞪著我,但他沒有,反倒是一副預料中的表情。他和小曼一下子就聊開了,而我靜靜的站在旁邊,看著下班時間擁擠的車潮。

「妳在發什麼呆啊?」小曼無聲無息的走到我身後大喊一聲,魂差點就被她嚇跑了。「走了,小魚兒說要載我們去吃晚餐。」

微偏著頭看向他,他正對著我揮手。「他不是坐火車來的嗎?」我小聲的問。

「我開車來的。」他像是順風耳,聽到我的疑問後立刻回答。

開車?現在的大學生臉上都寫著『我是有錢人』嗎?

坐上他的車,我們到一中街的某家餐館用餐,一直表現很熱情的小曼跟他聊的不亦樂乎,完全不知道好朋友沒人陪,低著頭扒著飯看起來很可憐。晚餐結束後,小曼提議在一中街逛逛,章士辰瞬時轉頭看著我,直到我說沒問題後他才微笑表示沒意見。

等我回答才要做決定,這人也太沒主見了吧!

「妳今天怎那麼安靜?」趁著小曼跑到前面的飾品攤販,章士辰特地放慢腳步與我同行。

走到旁邊重新調整書包背帶再繼續往前走,我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有嗎?」

「沒有嗎?」

好吧,我承認今天的態度冷漠了一點,那是因為我害怕聽到他又對我講些有的沒的,萬一我要是又在意的話,整個人會陷在虛幻的想像裡,日子可能會過的亂七八糟。

「妳有心事?」

簡單一句話立刻道中我此時的感覺,讓我點頭不是搖頭也不是。「大學生的課業不是不輕鬆,你怎有時間開著車到處跑?」

「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他沒頭沒腦的冒出這句話。

「這句話不適用於翹課吧!」我一針見血的說。

「唷,被妳發現我翹課了。」他笑了笑。「要不要喝飲料,我請客?」

「我媽說不能隨便接受陌生人的東西。」

「那妳媽有沒有說妳很難親近或是固執不通?」他挑眉瞥了我一眼,走到休閒小站買了兩杯飲料,一杯給了我。「去冰的珍珠奶茶可以嗎?」

「不可以!」原因有二,一是這個時候不適合喝冷飲,就算去冰也一樣,還有喝珍珠奶茶容易變肥,二是因為我真的不想接受一點也不熟的人的東西,食物包括在內。

「不可以也沒辦法,都買了,妳就委屈一點喝掉吧!」

發覺到他的吸管是細的而不是喝珍珠奶茶用的吸管後,我手拿著剛收到廣告單拍了他的背一下。「你喝什麼?」

他吸了一口在嘴裡嚐了嚐,「綠茶。」

「你為什麼不買兩杯綠茶?喝綠茶可以瘦身耶!」

突然之間,他做了一個讓我覺得訝異的動作──他用手指彈了我的額頭,我一愣,跟他拉開一段距離,見我沒跟上,他馬上轉身走向我。

「妳不胖不必減肥,而且妳也不適合喝綠茶。」

「你又知道綠茶不適合我?」

是的,我的確不能喝綠茶,只要綠茶一入肚,胃裡就像有數百隻刀在刮我的胃壁,痛到整個人都站不直,若只有臉色發白還無所謂,但我還會歇斯底里的大哭大叫,看起來很像瘋子,這種嚇死人不償命的景象第一次出現在我小學六年級某日的體育課,當時還嚇壞幾個同學和老師。

「我瞎猜的,有猜對嗎?」他的表情很平靜。

有,準確度高達百分之九十九,但我相信只是巧合被他矇到。我瞄了瞄他的側臉沒說話,繼續往沉醉在飾品世界的小曼走去。

「老闆,不能再算便宜一點嗎?」小曼抓著一條有菱型框邊的十字架項鍊,使出渾身解數向年輕老闆殺價。

老闆一臉委屈的說:「我的價錢已經是最便宜了,妳要是堅持殺到最低價,我就要虧本了。」

「小曼,一分錢一分貨,妳就別計較那麼多了。」我發現旁邊有好幾道視線掃了過來,也有人在為她殺價的愚蠢舉動竊竊私語。

「妳不懂啦!」她要我安靜站在旁邊看她如何讓老闆舉旗投降。

笨小曼,我的臉都被妳丟光了啦!

「老闆,這條項鍊多少錢?」章士辰從容的掏出皮夾,「照原價算,我買。」

來不及露出驚訝的樣子,他已經付了錢,那條項鍊名正言順的戴在小曼的頸子上。她也真是的,隨便收人家的東西,哪一天要是被他賣掉,她可能還在幫忙數錢呢!

小曼跟他道謝後,又像匹脫了韁的野馬到處晃,完全忘記我們兩個在她身後追的很辛苦,最後我決定走我的,任她四處去,反正我們早有共識八點一定要搭公車回家。

也許明天週休不用上班上課,往來逛街的路人越來越多,沒一會兒時間,寸步難行,手中未喝完的珍珠奶茶因為人多擁擠被擠掉,一雙鞋還被奶茶滴的亂七八糟,不過讓我真正臉色難看另有其事──有人在摸我的屁股!

猛然回頭,一個穿著黑色休閒服、略有禿頭傾向的老頭正對著我露出噁心的笑容,就是他,就是他藉著人擠人的狀況下對我毛手毛腳的!我正打算用手狠狠的擰他的魔掌時,乍見章士辰走近我,臉一沉,伸手朝那人的臉上揮了一記拳。

「快走。」接著他拉著我一直往前跑,直到遠離人群才停下來。「妳是沒神經嗎?被吃豆腐了還默默承受?」他哼了一聲,調整呼吸。

「誰說我默默承受,我剛才打算給他一點苦頭吃,結果你的拳頭就揮過去了。」希望那可憐又可恨的色老頭的門牙沒被他打斷。

「那我還真雞婆,打斷妳修理人的計畫。」

「你知道就好。」其實我想跟他說聲謝謝,但聽到他那反諷的話後,謝謝兩字又往肚裡吞了。「我要去車站搭車,你也早點回去吧!」對台中不熟的他竟然拉我到離車站將近三十分的路程,這下我不提早啟程是不行的。

「我陪妳走。」

「不用了,我不會迷路。」

「不行,我會擔心。」

我的心跳頓時漏拍一下,他擔心什麼,我嗎?感覺臉頰異常的溫度後,我故作若無其事的轉身,移動腳步的速度越來越快。

一路上,我們處於沉默不語狀態,在我準備上車回家的時候也是一樣,最後我有點討厭這種奇怪的安靜,開口打破沉默:「我有一段很不中聽的話要告訴你。」見他點頭,我接著道:「既然你和小曼是在網路上認識彼此,所以我希望你們在網路上連絡就好,沒事不要再約見面了。」

為了保護小曼,我只好瞞著她擅自下禁止見面令,雖然她和章士辰經常在網路上打字聊天,但文字間的感情究竟是真是假,沒人曉得,不見面不管對誰都好。

他盯著我發楞一下,扯了扯唇淡笑。「我明白了,我就當個盡職的網友,出現在網路上就好了。」

我點點頭,他卻轉身走向車站服務人員,借了一支筆回來,正摸不清他為何有此舉動時,他拉起我的右手,在我的掌心寫了一排英文和一串數字。

「我的MSN帳號和電話號碼。」他吁了一口氣,慢慢放開我。

「要上車的乘客請盡快。」客運公司的人員大聲喊道。

「上車吧!不然回去會太晚。」他說。

攤開掌心,我低頭看了看他留下的字跡,再用眼角餘光偷瞄望向遠方的他,一顆心莫名跳的厲害。奇怪了,沒事我緊張什麼?

「你又知道我會在名單裡加入你的帳號和號碼?」深呼吸壯膽後,我微抬高下巴睨他一眼。

「不知道。」他聳肩。

「不知道還寫給我?」

「就寫給妳啊!至於妳要不要加入名單那就是妳個人的決定,我無權干涉。」說完,他催促我趕緊上車。

跟他道別後,我上車挑了一個距離司機不遠且靠左窗的位子坐下,一個多小時的車程中我把腦袋放空,或許今天跟章士辰見面只是一場夢,回家後所有跟他有關係的記憶一定可以通通忘記的。

想歸想,實際行動卻不如此,一到家我像是被鬼打到似的直奔房間,把手上快要模糊的字跡迅速抄在我的日記裡──

阮可欣,妳真的有問題!

    全站熱搜

    M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