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可欣,這次運動會妳會參加吧?」體育股長志弘大老遠的看到我,拿著黃色紙張高興的跑向我。

「運動會要到啦?」大口喝著紅茶,我接過他手中的報名表,上面的日期五月二十日,就在下個月的中旬。
小曼也湊了過來,目光落在黑色粗字體的日期上便開始大叫。「怎那麼快?」

「快?我覺得很慢耶!」印象中去年的運動會是在四月舉辦的,今年卻晚了四週才聽到消息。將報名表還給志弘,雖然距離運動會還有一個月的時間,我卻比任何人還要興奮。「除了鉛球和跳遠不是我拿手的項目,其他田徑賽我想我都沒問題。」

從小到大,我最擅長的就是體育,每當期沒收到成績單時,體育成績好的沒話說,分數直逼滿分,不過智育成績就不怎麼亮眼,若不是平時仲文偶爾幫我複習功課,想必我的分數連六十大底的界線也飛不過去。

「運動會的競賽項目妳報名幾個?」放學鐘聲剛響完,仲文一見到我就問了這問題。

我歪著頭數著手指,「如果不包括團體賽的話,三項吧!」

「三項?女子個人兩百、個人四百還有八百耐力?」

「你怎知道?」不愧是仲文,太了解我了,正得意的時候,他卻大罵我豬頭,蠢斃了。「幹嘛罵我?」幾秒鐘前虧我還視他為神,只要我想什麼他就知道,結果他卻說我蠢!

他停下腳步拍了我的頭一下,音量不小的道:「妳以為沒有接力賽嗎?個人賽跑完妳就快累垮了,還有多餘的體力撐到最後的大隊接力嗎?」

「有啊!」我點頭。記得去年我還有一些競賽項目,只是沒想到那幾個項目都被取消,全由田徑項目取代之,少了幾項比賽,我一點也不覺得有體力上的負擔。

「妳這個四肢發達的呆子。」他拿我沒輒的搖頭。

「欸,你越說越過分囉!」我用手肘撞他一下。

「本來就是了。」他揉亂我的頭髮,忽然沉默了。

「你怎了?被開玩笑的是我耶!」就算要難過也應該是我才對啊!

視線落在我身上好一會兒,仲文緩緩低下頭,踢著腳邊的石子,長長的歎息聲聽起來很感傷。「如果我也可以跟妳一樣蹦蹦跳跳的不知該有多好……」

緩緩停下腳步,我看著他沉重的背影,胸口竟不自覺的悶了起來。仲文從小時候就有氣喘,不能跟正常的小孩玩耍嬉戲,童年時期每當我跟鄰居小孩一起玩捉迷藏時,他總是會坐在樹下靜靜的看書,直到太陽下山時我們手牽手一同回家。時間一久,他培養出閱讀的習慣,各項文學書籍都看。

我想逼自己看書培養跟他一樣的文學氣質,結果我反而更不喜歡看書;他羨慕我可以活蹦亂跳,卻心有餘而力不足,這可能是我們不能輕易扭轉的命運吧!

「仲文,你別一副消沉的樣子嘛!」我走向他戳了戳他的肩膀。「以前你答應我要開心的活著每一天不是嗎?」

許久,他淡淡微笑的點了下頭。我看的出他的眼神裡仍有幾分難過。

「可欣。」

「嗯?」我希望他快點恢復平常的神情,不快樂的仲文不是我所認識的仲文。

下一秒他突然大笑,我嚇了一跳書包差點從肩膀滑落掉進水溝。「嚇人啊?」

「就嚇妳啊!」他捧腹大笑。「我不會鑽牛角尖的,所以妳別想太多。」

聽著他爽朗的笑聲,我總算鬆了一口氣。「放心吧!我知道自己的極限在哪,要是運動會當天我跑不動或是受傷不能跑的話,一定找候補同學上場,絕對不逞英雄,這樣的答覆你滿意嗎?」

「嗯……」他微瞇眼睇著我,「就怕妳當不成英雄還硬要當一隻筋疲力盡的狗熊,讓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妳身上。」

「拜託,我有像你講的那麼肉腳嗎?」

「妳的腳不是肉做的不然會是鐵做的嗎?」

「呂仲文你閉嘴!講什麼爛冷笑話,很不好笑耶!」隔了幾秒,我還是笑了出來。

「不好笑妳還笑?」他捏捏我的臉頰。

「要你管,嘴是我的,我愛怎麼笑就怎麼笑!」我朝他吐舌頭。

笑聲伴著我們回家,望著遠方的即將完美落幕的紅色夕陽,我相信總有一天,仲文會恢復健康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lly 的頭像
Milly

~THE DREAM~

M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