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隔天我和仲文一起到醫院看淑惠姊,之前她因懷孕緣故而出現的水腫現象已經消失了。
「淑惠姊,妳現在感覺如何?」我關心的詢問。

「有一點點終於輕鬆的感覺。」她笑道:「自己親身經歷過才體會到媽媽生小孩真的是一件很危險又很辛苦的事。」

我點點頭,用手肘輕推了旁邊的仲文一下。「幹嘛不說話,你當舅舅了耶!」

「喔。」他面無表情的瞅著淑惠姊。

「你想跟我說什麼嗎?」淑惠姊也看著他,笑容依在。

「我想說的可多了,不過我猜妳應該沒興趣或是不想聽。」

見他一副找不到出氣筒出氣的樣子,千萬不要告訴我,他討厭阿俊的不負責所以連同小孩子也一起討厭,不想當淑惠姊小孩的舅舅?「仲文,小孩子是無辜的。」我心急的提醒。

他靜靜的看著淑惠姊。

「說吧,有話不要悶在心裡,就算你想罵我也沒關係,事情是我惹出來的,我沒有理由恨自己的弟弟,而且也不夠資格。」

「我恨死那個混蛋,我也恨妳這個笨姊姊,人家都不甩妳還固執的生下他的小孩,這小孩也極為令我厭惡,說不定未來的某天,我會趁妳不在時親手掐死他。」他不客氣的直言。

「呂仲文你在講什麼白痴話啦?」我忍不住大力推他一下,難道他真的那麼討厭阿俊和小孩子嗎?

淑惠姊紅了眼眶,哽咽的道:「這是我的選擇,我不會後悔……」

「妳──」發現他有股衝動想對淑惠姊大吼,我趕緊將他推出門外。

「仲文,你不知道生小孩是多麼痛的一件事嗎?」突然間,我覺得淑惠姊好可憐,生產的時候沒有心愛的人陪在身旁已經很難過了,小孩呱呱墜地後自己的親弟弟還一昧的指責她。

他緊握拳頭大力搥了牆。「就是因為知道所以我不想看到她痛苦啊!」

「去你的,你這是什麼擔心姊姊的表現?」太生氣了,我罵髒話了。將他晾在門外,我走回病房安慰淑惠姊。

「放心,我沒事。」縱然淑惠姊笑著,眼淚卻不停的奪眶而出。

我遞了好幾張面紙給她。「妳……很喜歡阿俊啊?」

「恩,我想不只有喜歡,我愛他,但我很明白我們已經不可能在一起了,以前的點點滴滴現在也只能當成美好的回憶放在心裡,雖然堅持生下他的小孩是我的選擇,不過我並不後悔。」

「淑惠姊……」我怔怔的看著她。

「可欣,我想的很開,為了小孩子,我會快樂的過日子。」她抹去臉上的淚水,重展笑顏。「對了,妳有喜歡的人嗎?」

「怎可能,我──」腦袋瓜裡忽然掠過章士辰的臉孔,我嚇了一跳大叫一聲。

「有喔?」她賊笑著。

「才沒有。」我搖頭否認。

我也真是的,好端端的想到他的臉做什麼?用手掌拍了拍臉,手心傳來一道溫熱,我意識到自己可能已經紅了臉,這是口是心非的徵兆嗎?

老天爺啊,我不會喜歡一個連我自己都不了解的人,祢是知道的對吧!

「真的沒有啊?」淑惠姊有點失望的低下頭,沒一會兒抬頭盯著我,眼神格外閃亮。「要不要考慮仲文?」

「啥?」

「他有沒有跟妳說,他喜歡妳?」她問。

我點頭。「昨天放學回家時他有跟我講過。」

「然後呢?」她的反應怎比任何人還要緊張?

「他反問我喜不喜歡他,我回答喜歡,也告訴他他人很好,不管是誰都喜歡他。」提到這個我又想生氣,昨天問他老半天到底什麼是好人卡,不開口回答就是不開口。

淑惠姊哈哈大笑。「妳給那小子一張好人卡了。」

「妳怎跟他講一樣的話?」太神了,只要是親兄弟姐妹不分是否孿生都會有心電感應嗎?

她順了順我的髮絲,問:「妳喜歡仲文嗎?」

「當然,他可是我的好朋友。」我肯定的說。

「妳一定不知道什麼是好人卡。」

「就是因為不知道所以我很拼命的問仲文,結果他一直擺臭臉不想理我,那淑惠姊妳知道什麼是好人卡嗎?」

「這個嘛……雖然有點殘忍,但親身經歷過就會明白其中意義了。」


    全站熱搜

    M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