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瞪著跟護士小姐有說有笑的章士辰,腳踝上多了一層紗布,心情變的很不好,我還有好幾個項目還沒比,腳包成這樣怎麼跑?
「誰跟妳結怨?還是欠妳錢?」他拉了張鐵椅坐在我旁邊。

「你。」連想都不想的我把責任怪罪在他身上。

「我?」他驚訝的反指自己,「剛才從操場抱著妳到這裡,還親自幫妳處理扭傷的腳踝,我沒跟妳收錢就要偷笑了妳知道嗎?」他理直氣壯的說。

「誰要你雞婆?」我偏過頭不想理他。

纏在腳踝上整齊有序的繃帶讓我忍不住偷瞄幾眼,軍護課上了好幾次,沒有一種包紮法是我會的,而章士辰剛剛繞繃帶的動作卻是十分純熟,好像他就是靠這個吃飯似的,但最令我不解的是,他怎曉得仲文該吃藥,否則就要送醫?

他輕拍了我頭一下,「就算妳覺得我雞婆也無所謂,反正救人一命勝過七級浮屠不是嗎?」

「我好端端的你救什麼?」

「想太多,妳好端端的我救妳做什麼?」

我真想一拳捶扁他。「怎你講話的口氣很像醫生?」

他怔了怔,唇角微揚低下頭,垂下的髮絲蓋住他的側臉,我看不到他的表情。

「我……以後要當醫生。」

「真的嗎?」哇塞,那他以後不就會賺很多錢了?不過他的神情顯得很不開心。「欸,幹嘛一副死人臉?醫生不是每個人都可以當的,你要高興才對。」

他若有所思的白我一眼,「妳又不是我怎知道我不高興?」

哼,才稍微對他刮目相看他就給我壞臉色,不過看在他幫我處理腳傷,禮貌上我該跟他道謝,公私要分明嘛!「喂,謝謝你啊!」

「不用謝,我只當妳是我實習的目標。」

哇哩咧XXX的,難道他的語氣不能感性一點嗎?

他輕揉著我的頭髮,跟仲文的動作一樣,感覺卻相差十萬八千里,異常的溫柔讓我有點慌,拍開他的手,我坐著挪動椅子離他遠一點。

「妳還沒告訴我妳的名字。」

「問就問,別動手動腳的!」我吁了一口氣,「阮可欣。」

「我知道,小曼有跟我提過。」

「知道還問,你是問心酸的嗎?」他不知道自己很欠扁嗎?

「只是想親耳聽妳說。」

「無聊。」

十幾個衣服上別著號碼的女生走了過來,司儀又再集合選手,接下來是女子八百耐力,我的第二項目,穿好鞋襪,起身將鐵椅放回原處,我跛著腳接近她們時,右手突然被拉住。

「妳現在不能跑。」章士辰皺著眉。

我扳開他的手。「你懂運動家精神嗎?不管有什麼爛理由,既然參加比賽就不能輕易放棄……」

「管他什麼精神,妳給我坐下好好休息!」他的音量剎時變大,嚇我一跳。

「奇怪,你兇什麼兇,比賽的又不是你。」我也兇回去:「你快去找你女朋友不要來煩我!」一急之下,口不擇言,我把在意的事情吐了出來,這下尷尬了。

他嗤笑一聲,雙手環於胸前,一派自若的盯著我。「妳指的是品妤嗎?」

收緊掌心別開臉,我不想開口回答,這個問題也不適合我回答。

「品妤的確是我女朋友,但又如何?」他輕撥額前的瀏海。「妳很在意她?」

像是被道中心裡話,我僵住了,是他厲害還是我表現的太明顯?

「沒有。」我故作鎮定的微笑。「無論如何,我堅持上場,你就在觀眾席看我怎麼奪冠就好了。」

站在他面前,我就好像被他看透似的,心事沒辦法藏的很隱密……

我們僵持一下子都沒說話,由於負責點名的老師已經快要喊到我的名字,只好趕緊排進隊伍,回頭時,章士辰已經不見人影了。我想我在他眼裡,是一個頑固不通又很難溝通的原始人吧!也好,他會慢慢覺得我難親近,從此不再出現在我面前,而我的心情也可獲得平靜,也不必緊張圍繞他的女孩子到底是誰。

以為做了緊急處理後就可以安心的跑步,沒想到比賽開始沒多久,我的腳踝又痛了起來,沒人知道我的異狀,因為我掩飾的很好,幾乎跟平常練習沒什麼兩樣,咬緊牙根,我硬是撐完兩圈的賽程,成績還不錯,第五名,不過我還蠻慶幸何孟婷沒有參加,不然她又要用什麼刻薄的話來攻擊我了。

走回休息區浪費不少時間,不過終於可以稍喘口氣休息了,一坐下,小曼和兩名女同學圍了過來。

「妳還OK嗎?」戴著一副無框眼鏡的是若寧。「跌倒之後沒受傷吧?」她關心的問。

「當然──」有,經過一番逞強後,想必腳踝應該腫的像肉包了。

一旁的琪琪紮起馬尾,走到我後面幫我馬殺雞,太感謝了,因為我真的有點累。小曼順手丟了一條綠色毛巾和一瓶運動飲料給我,坐在我旁邊。「下午大隊接力我們班一定要拿第一,而且還要刷新歷年紀錄,知道了嗎可欣!」

「噗──」甫進口裡的運動飲料來不及入喉就被我吐出來,若寧還差點遭殃。「刷紀錄只有神才辦的到吧!」如果還能跑贏九班就有機會奪冠,至於刷新學長的紀錄,除非出現神蹟,不然安安穩穩的拿下大隊接力冠軍也不錯啊!

「可欣妳就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剛才九班的何孟婷跑到我們面前嗆聲,還說妳受傷不能跑了,小曼罵她瘋婆子胡言亂語,一會兒她們就吵起來了,還打賭自己班會拿第一,最後輸的那一方要請贏的那方班上所有同學吃飯,無論價錢多麼貴都不得有怨言。」琪琪幫忙補充說明,忽然,她走到旁邊拉起我的褲管。「還好妳沒受傷,小曼不用破費了。」

小姐,我是腳踝扭傷不是膝蓋破皮,妳沒看到我的傷源當然以為我沒事。乾笑兩聲,我緩緩拉下褲管,以免被她們發現破綻。「你們沒事跟人家打賭做什麼?」

若寧擺擺手,「有妳在我們就不怕。」她笑嘻嘻。

「拜託一下,大隊接力是團體賽耶!」我拍了她一下。

琪琪接著說:「只要妳跑快一點我們就有充分的時間把九班的女生甩在後面,等到女生棒次結束後就看男生的表現囉!」

跑快一點?我連走路都想哀哀大叫,不過琪琪說的並不是沒道理,去年就是因為女生的速度不夠快落後九班,最後在男生緊追不捨的情況下以些微差距和第一名錯身而過。

「可欣妳在想什麼?」小曼推了下我。「我的財運就掌握在妳手上了,要贏唷,不然我會死的很難看。」她雙手合十,什麼樣祝福人家的話全都唸了出來。

看小曼緊張的皮皮挫,我得做出殘忍的決定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lly 的頭像
Milly

~THE DREAM~

M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