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運動會

眾所期待的運動會終於到來,今天我提早到校幫忙老師和在訓育組工讀的同學佈置司令台,鮮花的擺設及桌椅的排放,還有各項比賽優勝的獎品獎狀。
時間接近八點時,幾位穿著白色體育服的老師雙手抓著綁細線的氫氣球走進操場,隨著進場的音樂悠然揚起,老師們放開手中的細線,五彩繽紛的氣球徐徐昇上空,為運動會揭開序幕。進場的隊伍不管是在臉上大膽的彩繪,或是戴帽穿著顏色鮮明的班服或是即興表演翻跟斗等,都讓台上的來賓印象深刻。長官來賓致詞結束後,接著是大會操的表演,而在班級休息區的我一刻也沒閒著,拉筋做暖身操。

「可欣,妳看誰來了。」小曼雀躍的跑向我,身後跟了兩男一女。

是章士辰,他怎又來了?小曼該不會告訴他今天學校運動會,要他特地南下過來吧?他旁邊的男孩是上次陪他出現在大甲的那一位,至於那位有著一頭烏黑長髮、臉上一直掛著微笑的女孩,我是一點印象也沒有。

廢話,我沒見過她,當然沒有印象,不過不曉得為什麼,我總會忍不住多看她幾眼,或許是我沒什麼見識,看過的清秀佳人太少了。

簡單跟他們打聲招呼,我轉身走向位子拿起礦泉水喝,移開視線的那一瞬間,章士辰牽著女孩的手,兩人間的距離一下子拉近許多。

他們是情侶嗎?腦子裡不斷出現這句話,讓我分了神,寶特瓶從我手上滑落,水流了半瓶,慌張的拾起寶特瓶,我猛深呼吸一會兒,大學生有女朋友又不是一件稀奇古怪的事情,沒事過度反應做什麼啊我?

「小曼,你們這邊有沒有多餘的座位,品妤不能站太久。」章士辰問。

「不能站太久?」我看向那女孩,她的皮膚白皙,卻有點接近蒼白。「她不舒服嗎?」

「她不適合久站。」章士辰有點耐不住性子的說,牽她的手移至她的肩膀,看似很保護她的樣子。

得了吧老兄,你別在我面前表現出怎麼寵女友的樣子好嗎?我白他一眼,覺得胸口意外的悶。「如果不想曬到太陽的話,司令台後面有來賓休息區,救護車也在那邊待命。」

「需要我帶路嗎?」這時小曼的笑容斂了些。

她怎會有醋罈子打翻的的表情?

「謝謝,不過我想不需要,我先帶她過去休息,待會若是看到你們比賽,我會在旁邊幫你們加油的。」章士辰淺笑,摟著女孩,一同與他的朋友離開。

「妳吃醋啊?」我推了小曼一下,跨出弓箭步做腿部拉筋,數到十換腳。

「沒有,我只是沒想到小魚兒有女朋友。」她像小孩鬧脾氣的坐在我旁邊的椅子。

「妳不會喜歡上他了吧?」我並攏雙腳,坐在她後面的位子。

「誰說的?」小曼一巴掌拍上我的背,「我只是生氣他為什麼沒告訴我他已經有女朋友了。」

我到抓著寶特瓶輕敲她的頭,「妳純粹是他的網友,他有必要把祖宗十八代或是阿狗阿貓生幾隻的事情全都告訴你嗎?」我講的比較誇張一點,但也不是沒有道理。

「沒必要。」她扁了扁嘴,嘔氣的很。

「那不就得了嗎?別想太多了。」我拍拍她,「等一下輪到我比賽時一定要大聲喊加油啊!」

「多帶幾個第一名的獎牌回來,明年我再幫妳加油。」

「那有什麼問題。」

雖然要小曼別為了人家不告訴她私事而感到煩悶,我卻很在意跟章士辰在一起的女孩究竟是他的什麼人,真的是女朋友嗎?

耳邊傳來司儀集合參賽選手的廣播聲,女子個人兩百公尺即將開跑了,繫好鞋帶後我保持愉快心情大步向前邁進,與司令台的距離逐漸拉近,眼神不經意望過去,一對形影不離的身影,有如氾濫的大洪水衝擊我平靜的心情──我忘了他們在那裡,過去的話免不了又要打第二次招呼,但我不想開口……

振作一點,把他們當作陌生人,不要特意忽略他們的存在,也不必裝熟跟他們說嗨,腦子裡要專心想著比賽,知道嗎?我不斷的提醒自己。

「可欣。」是仲文,他快步走向我。「要加油唷!」

「安啦!沒問題的啦!」

話雖如此,點完名後站在跑道起點的我,心裡難免還有幾分緊張。

「喂!」肩膀忽然被拍了一下,我轉頭一看,短髮女孩的眼神很不友善。

是仲文班上的體育股長何孟婷,她是全校師生公認文武雙全的才女,在期中考的百名榜裡,她的名字名字總是在前五名的位置,有時候我很想燒香跟老天爺抱怨,明明都是運動愛好者,為什麼她的學業成績亮眼的令人讚嘆,而我的卻只能在及格底限徘徊?不過話說回來,若硬要以體育把我們做個分別,我適合跑彎道,雖然直線部分跑的也不慢,但跟擅長直線衝刺的何孟婷相較下,我跑直線的速度就顯的慢一點,約有一步之差,去年的運動會除了大隊接力贏過九班,其他的都敗,我們班位居第二。

「有事嗎?」我瞥她一眼,不想對她表示善意。

她斜眼睇著我,一張高傲的臉十分討人厭。「我只是關心一下我的手下敗將有沒有信心輸第二次。」

這人講話真是狠耶!我撇撇唇,不以為然的道:「請妳拭目以待。」

見我不動怒,何孟婷反倒火了起來:「我一定會贏妳的。」

是是是,冠軍都給妳行了吧?我受不了的轉了轉眼珠。

走到第三跑道就位,我屏氣凝神的等著裁判喊預備,槍發出『砰』的一聲的瞬間,大家卯足全力往前跑,第二跑道起跑的何孟婷在過了轉彎後,逐漸拉近我們之間的差距,不到五十公尺的地方時,我們幾乎並排向前。就在即將觸及終點線時,她擺手的動作突然變大,來不及躲開的我腰被她的手肘一撞,重心不穩跌了個狗吃屎,休息區立刻傳來一陣笑聲,等我起身蹣跚的通過終點線時,名次已落至第四名。

「恭喜妳再度衛冕啊!」何孟婷幸災樂禍的經過我身邊,繞路走回班級休息區。

她的諷刺對我而言不是很重要,我的注意力全放在腳上,動作遲緩的移動腳步到一旁的草皮坐下。右腳腳踝痛的讓我差點飆淚,天殺的我該不會是扭到腳了吧?伸手按了一下骨頭的地方,痛──

這種爛到不行的意外居然發生在我身上!

「妳還好吧?」眼前一片黑突然壓了下來,接著章士辰就蹲在我旁邊了。

「你覺得呢?」他是瞎了眼嗎?我痛的快要哭天喊地了還問我好不好。

他微瞇著眼打量我:「不怎麼好。」

「你是來亂的嗎?」可惡,他是來看我的笑話嗎?

「不是。」他輕咳兩聲:「來看妳有沒有摔斷腳。」

「呸,閉上你的烏鴉嘴!」原來他也屬毒舌派一員。免費送他一記白眼,此時仲文已從休息區跑了過來,神情十分慌張。「你怎用跑的?」

仲文連喘了幾口氣,擠出微笑。「我擔心妳所以才跑過來,放心,我沒事。」他伸手拉我一把。「可以走嗎?」

抓著他的手臂,我想應該可以單腳跳到急救站。「謝謝你了。」

仲文摸摸我的頭,「三八,說什麼謝謝,都認識那麼久了。」

驀地,章士辰起身擋在我們面前,瞧了瞧仲文一會兒後推開他,站在我們中間,頓時失去重心的我往旁邊傾倒,眼看『歷史』又要重演,一隻手臂迅速撈住我,抬頭一看連叫的時間都沒有,整個人騰空被他抱了起來。

「姓章的傢伙,快放我下來──」我紅著臉大叫,眾目睽睽之下他竟然做出這種會讓大眾誤會的舉動,存心要讓我沒辦法在學校混下去是嗎?

「妳記得我姓章啊?」他似笑非笑的看我一眼,還是不打算放我下來。

「把可欣放下……」仲文扳著他的肩膀,急促的呼吸聲讓我不禁擔心起來,難道是因為剛才跑太快,塵土飛揚,氣喘又要發作了嗎?

章士辰轉頭瞄了他,「我建議你趕快去吃藥,不然司令台後面的救護車就要緊急出動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lly 的頭像
Milly

~THE DREAM~

M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