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籃球場上正進行最後關頭的友誼賽,觀眾席上擠滿前來加油打氣的觀眾。時間逐漸接近比賽尾聲,雙方人馬卯勁全力守的守、攻的攻,雖然這場比賽沒有所謂的輸贏,但要是輸了比賽,丟了系上的面子,那可是難堪的很,所以這場比賽的意義對他們而言還是有幾分重要。
而坐在觀眾席觀看籃球比賽的祝子悅,鼻子忽然癢起來,猛打噴嚏,眼淚還差點掉下來,她伸手跟旁邊的朋友范筱筑要了一包面紙,抽了一張拭去莫名氣妙出現的眼淚。

「奇怪,好好的怎會一直打噴嚏?一定是有人偷罵我!」歸還面紙後,祝子悅有點不高興的手扠腰。

范筱筑看了她一下,好笑的幫她解惑,道:「我看偷罵妳的人非梁聖凱莫屬了。」

「妳亂講,他才不會說我的壞話。」認識他那麼多年,她很清楚他絕不是在人家背後咬舌根亂道人家是非的人。

「這很難說喔!說不定梁聖凱表面上一副好好先生的樣子,其實內心對妳可是極端厭惡,因為妳老是纏著他不放……」說到這裡,范筱筑像是想到什麼似的叫了一下,又道:「老實說,妳到底有沒有要告訴他妳喜歡他啊?日曆都撕掉六本多了妳還沒表達心意,妳要是再這樣暗戀下去肯定沒有好結果,改天會後悔到搥心肝,最後難過鬱卒而歸西的。」

「呸,我現在好好的坐在這裡,妳不要隨便詛咒我死好不好?」祝子悅沒好氣的瞥她一眼。

待在梁聖凱身邊然後也不表白是她的選擇,就算最後他們沒有好結果,她也不能抱怨什麼,畢竟這是她該為自己不坦承而承擔最終的……報應吧!

看著好友臉上帶有無奈,范筱筑故意用開玩笑的口氣跟她說:「看在我們朋友一場,要是哪一天妳因為梁聖凱不理妳而難過的快要死掉,我會親自動手送妳下地獄跟閻羅王報到的。」

「那妳還真是真夠義氣啊!」祝子悅很配合的呵呵笑兩聲。

「咦,今天妳怎沒黏著梁聖凱?」范筱筑問。一天沒看到他們如影隨形進出各個地方的景象還真有點奇怪。「你們吵架了嗎?」

「沒有,他說他很累想在教室補眠睡覺。」她微笑一下,將視線轉移到球場上正在努力奪得第一名頭銜的球員。

這陣子無論他做什麼事,她都會緊跟在他身後纏著他,幾乎到達寸步不離的狀態,她明白即使他嘴上說說以不打擾他為原則下要做什麼都無所謂,但他的心裡一定很希望她可以離他遠一點,這樣的話他就有更多時間做想做的事了。

范筱筑拍拍她的肩,一點也不覺得她默默守在梁聖凱旁邊很愚昧,只是很傻罷了,明明喜歡卻又不表白,真搞不懂她心裡到底在想什麼。對好友的癡傻感到無奈而嘆息一聲,她搖搖頭四處望了望,無意間發現到球場入口處有一抹再熟悉不過的身影,她一手指向那處一手緊抓著祝子悅。「妳說補眠的傢伙在那邊耶!」

「啊?」順著她的手勢看過去,祝子悅見到那人之後立刻嚇了一跳──

是聖凱!為什麼他會在這裡?他不是要休息嗎?

從他們踏進球場後,梁聖凱就一直東張西望個不停,兩隻眼睛好像在搜尋什麼似的。

「你在看什麼?」陳豪毅在他面前揮了揮手。

「沒有。」他有點嚇到的轉頭回答,但下一秒又轉開視線,瞄了觀眾席好一會兒。

「你到底在看什麼?」陳豪毅大力的拍了他的背一下,「你該不會已經開始在搜尋企管系系花的美麗倩影了吧?」如果是,他要馬上拿條布把梁聖凱的眼睛矇住。

「拜託,我沒事看人家幹嘛?待會被她的愛慕者看到不被圍毆打死才怪!」

聽到他這麼一說,陳豪毅放心多了,他一臉『好家在』的拍拍胸脯,道:「待會上場你可別心不在焉喔!」

「知道了。」

其實他剛有點神經質,他總覺得祝子悅就在這堆人裡面,所以他才會一顆頭轉過來又轉過去的在尋找,雖然沒看到她,但不表示他可以安心的去打球。做完暖身動作後,他又望了四周一會兒,直到裁判吹哨集合兩隊球員他才稍微鬆口氣上場。

比賽一開始,電機系率先奪得先攻權,籃球一傳到梁聖凱手中,他動作迅速且熟稔的運球技術輕鬆的閃開迎面而來的防備人牆,來到籃下的投進一球,爲電機系拿下兩分,此時的觀眾席立即響起一陣嚇死人不償命的尖叫聲,那些聲音全來自於梁聖凱的後援會成員。

「阿凱,你低調一點行不行啊?」陳豪毅吃味的瞪他一眼,他很怕這些觀眾的尖叫聲有一個是企管系系花的。

「喔,抱歉。」梁聖凱抓抓頭髮,早就對尖叫聲產生免疫,只是好友特別叮嚀的話,他會謹記在心上,以免待會比賽贏了卻引來陳豪毅不滿的眼神。

接下來,梁聖凱盡量保持低調,即使拿到球也隨便運個幾下就傳給陳豪毅,但不知道是不是陳豪毅太過緊張,他的表現不盡理想,狀況百出,不是被抄球就是犯規,很快就變成老鼠屎,只得八分卻讓企管系遙遙領先將近二十分,分數差距越來越大。

「阿毅,你在搞什麼鬼啦?」隊長吳正杰有點耐不住性子吼道。

「阿凱,待會球不要再傳給他了。」這是隔壁班的許閔祥。

「就是說啊!我們已經錯失好多得分的機會了耶!」然後是同班的李華良。

對於隊友的指責,陳豪毅除了道歉還是道歉,梁聖凱則是笑著向大家解釋或許是陳豪毅太緊張才會亂了陣腳,因此隊長向裁判提出暫停比賽,讓大夥喘口氣休息一下,稍微整理情緒,時間一到重回球場,陳豪毅不時的猛深呼吸,似乎很想壓抑內心的慌張。

「放心吧!照平常的狀態打球就好啦!放輕鬆。」梁聖凱拍了拍他的肩。

「喔……」說的簡單咧,他看到企管系系花正站在觀眾席旁的階梯觀看比賽,這叫他怎麼冷靜恢復平時的水準嘛!

裁判吹哨後,比賽再度開始了,或許因為對手曉得他們的主力得分者是梁聖凱和吳正杰,因此對兩人展開嚴密的守備,封死他們所有的動作或是戒備深嚴不讓他們移動腳步到達適當位子投球的機會。兩個戰將被阻,控球的許閔祥得一邊找機會切入三分線內,還要一邊護球,瞬間的壓力讓他不斷的冒汗,眼看就要陷入危機,陳豪毅在這時跑到他附近,許閔祥乾脆豁出去的把球傳給他,在無人防守的情況下,陳豪毅在三分線上投了一記三分球,現場立刻出現驚訝的喧然聲。

「幹的好!」吳正杰大力的拍了拍陳豪毅的肩。

不敢相信自己進球的陳豪毅猛盯著梁聖凱,問:「真的是我嗎?」

梁聖凱勒著他,笑道:「不是你難道是別人嗎?」這小子是嚇呆了嗎?

恢復最佳狀態的陳豪毅對隊友來說彷彿神蹟降臨,五人合作無間默契十足,不間斷的連續得分,分數逐漸拉近,然後追到平手,最後以壓倒性的氣勢和分數贏過企管系,時間一到裁判立即吹哨,比賽終於劃下完美的句點,也宣佈屬於電機系的勝利,觀眾席馬上傳來一陣興高采烈的歡呼。

將毛巾掛在肩上,梁聖凱一手拿著礦泉水,一手搭著陳豪毅的肩膀。「表現不錯喔!」

他不好意思的抓抓頭。「哪有,剛開始的時候還一直出錯……喂,那就是企管系系花。」陳豪毅話說到一半使了眼神要他注意正往這裡走來的長髮女孩。

梁聖凱轉身望去,很快的又轉頭過來。「你說哪一個?」是有三個長髮而且各有著一雙水汪汪大眼睛、看起來很文靜又有氣質的女孩子走了過來,但不可能三個都是系花吧!

「中──」來不及說完,她們三人已經來到他們身邊。

陳豪毅萬分的緊張,臉色難掩喜悅,沒想到今天可以跟企管系系花面對面。「妳好。」他先打招呼。

「你在跟誰打招呼啊?」站在右邊的楊亞凝故意問道。

「我們是三個人,你怎只說『妳』呢?」另一個問話的人則是彭芊惠。「你不會只對思琳問好吧?這樣對我們兩個很不公平唷!」

「我指的妳是妳們的總稱啦!」陳豪毅趕緊解釋,他得小心說話,以免露出破綻嚇到他的系花美眉。

季思琳看了兩位好友一眼,也對陳豪毅淡笑一下,不過就是沒開口說話。

梁聖凱看了看她們三個,原來站在中間的就是企管系系花,他們剛才叫她什麼來著啊?「阿毅,我可以先走了嗎?」很有義氣的幫打贏比賽,現在系花小姐也親自過來了,他這個大燈泡已經完成任務,可以閃人了。

「沒問題啊!」他比了個OK的手勢。

季思琳卻在這時開口,問:「請問你是梁聖凱嗎?」

「怎了嗎?」梁聖凱點點頭。

「我是季思琳,企管系四甲的班長……」她微紅著臉低下頭。

「喔。」她自我介紹做什麼?對他而言一點也不重要,也沒幫助。

就在他們沒話題可聊的同時,原本打算在比賽結束後就馬上離開的祝子悅卻被范筱筑硬拉著來到梁聖凱面前,而梁聖凱一見到她,臉色一沉,頓時間不知該如何爲自己下場打球作辯解。

「梁聖凱,你不是要念書,念到球場來啦?」范筱筑很生氣的指著他,她一眼就看出站在他旁邊的就是企管系花季思琳。「還是因為這裡有美女,所以不管怎樣都一定要飛奔過來,好好大展身手讓人家對你有個好印象?」不是她老愛尖酸刻薄的講話,祝子悅這麼相信他會好好休息然後繼續爲研究所考試多加用功,可是他卻欺騙她跑來打球,雖然她不是當事人,不過肚子裡的怒火比誰都要來的烈。

祝子悅拉著她退後幾步,「妳不要大呼小叫的啦!」她又不是梁聖凱的誰,他愛找誰聊天講話給誰好印象她都不能從中干涉阻擾。

「范筱筑妳幹嘛來這裡攪局啦?」陳豪毅無奈又生氣的說。

「什麼我來攪局,我要是沒帶子悅一起出現的話,誰知道你們待會會不會相約出去認識彼此咧!」

「范筱珠……」梁聖凱頭痛的拍了拍額頭,這兩個人只要見面就會吵的不可開交。

聽到名字被叫錯,范筱筑更加生氣的大吼:「跟你說過多少次了我叫范筱筑不是范筱珠!」

一旁的祝子悅偷偷笑著,梁聖凱很奇怪,他有一顆記憶力很強的腦袋可以背一本約三公分厚的課本,卻無法很清楚的記任何女孩子的名字,而他唯一沒喊錯的女生名字就是她祝子悅,不曉得爲什麼就只有她的名字從他口裡而出是完整的,至今仍是一個不解之謎啊!

管她叫小珠還是小筑的,現在他只想跟祝子悅解釋一下爲什麼會出現在球場上。「我……」

祝子悅笑了笑,輕搖搖頭。「你不必跟我澄清什麼,我只是要筱筑陪我看比賽殺時間罷了。」


    全站熱搜

    M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