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祝子悅再也沒有纏著梁聖凱,也沒有打擾他看書或是休息,中午吃飯時間她偶爾會過來關心一下他書讀的如何,然後很快的就離開,一天下來兩人說不上十句話就分開了。週遭突然變的安靜,他真的很不習慣。

那一天他該堅持向她解釋才對。

他們認識那麼多年了,她一直都很相信他的每句話,當然他也從來沒食言或欺騙她,包括上次他告訴她要在教室好好休息,只是好友突然拜託他幫忙贏球,他才會出現在球場上,不過他真的沒想到她也在觀眾席上看比賽……現在想這些也沒用,事情都發生了,目前最要緊的是得想辦法找機會向祝子悅說聲抱歉。

不曉得是不是她特意避開他,他到了好幾個她常出現的地方都找不到她的人,除非她親自現身,不然他真的遇不到她。

情況維持了好幾個月,直到他考完研究所的考試,這種『我找妳妳卻不在』的關係依然不變。

春末夏初的天氣,時好時壞,記得前幾周還有冷空氣南下報到,這禮拜卻出個大太陽,熱的大家急忙換上夏季衣服,空閒時拼命往冰店跑。

下午沒課的梁聖凱在露天咖啡廣場,同一本汽車雜誌翻了數來次,兩個小時前點的曼特寧咖啡到現在還沒喝完,他並不討厭咖啡,但就是不愛喝,那爲何坐在這裡點咖啡喝,他也說不上來為什麼。

「一個人在這裡搞自閉啊?」沒等他回答,陳豪毅很主動的拉開椅子坐在他對面。「唷,這個咖啡杯是怎麼回事?」從一年級認識他至今都沒看過他碰咖啡啊!

「如你所見,我點的。」梁聖凱笑了一聲,闔上雜誌,再看下去的話裡面的內容就會刻在他的腦子裡了。「你怎有空在這裡?我記得你的電路設計作業還沒交給教授,你不怕在畢業之前被當嗎?」

「呵呵,我已經交過去了。」他一副得意的樣子,其實他早就找好幫手幫他做好作業,所以他才會那麼悠閒的晃來晃去。

他不相信的挑眉,「你該不會又找你那在科學園區當工程師的表哥幫忙吧?」

「呃……還是瞞不過你。」

「作業要自己做才有意義,老是靠別人幫你完成,以後你出社會工作要是遇到難題難道也要叫人家幫你做嗎?」

「好啦!以後不會再叫他幫我做了啊!」陳豪毅拍胸保證。

「畢業後你又不打算升學,當然不會有機會做作業。」梁聖凱拿起杯子啜了一口咖啡,冷掉的味道不比剛煮好的香醇。「你千萬別覺得我囉嗦,是朋友才會開門見山的跟你說話。」

陳豪毅點點頭。「我知道。」他就是不愛讀書,當然就不喜歡寫作業囉!

「對了,你跟企管系系花的發展進行的如何?」梁聖凱忽然想到的問。

「我看希望渺小吧!」他聳肩。

「你們找不到話題聊天嗎?」

「有話題啊!」他睨著梁聖凱一眼,一口氣憋了好久才道:「我們每次聊天的話題都是你。」

「我?」梁聖凱覺得莫名奇妙的反指著自己。

「起初她跟我說你打球打的不錯,我點頭贊同她的話,可是過沒多久,她開始問我你的興趣、喜歡的事物、喜歡什麼樣類型的女孩子等一堆都跟你有關係的問題。」一提到這個,他就一肚子氣,可是又能怎樣呢?就算季思琳喜歡上梁聖凱,他因為吃醋就要毆打朋友洩恨出氣嗎?

「不會吧?」他感到有些困擾的搖搖頭,「我又不認識她,她問那麼多做什麼?」

「你不會忘了她叫什麼名字吧?」

如果是忘記還好,但他從來就沒記住。「她叫寶芝琳嗎?」

「我還黃飛鴻咧!」他捲起桌上的雜誌,連續敲了桌面幾下。「我真的被你打敗耶!你怎記不起人家的芳名?」記不起人家名字的人怎還可以那麼受歡迎?

「至少我記得誰是祝子悅啊!」記一個總比什麼都不記得還要好一百倍吧!

「梁聖凱你是豬喔?這根本是兩種不一樣的意義耶!」說到祝子悅,這陣子都沒看到她,感覺有點怪。「那個跟屁蟲不黏你了啊?」

「早知道即使幫你贏球賽你也追不到企管系系花,我就不會挺身而出了。」

「拜託,跟屁蟲該不會還在爲這件事記仇吧?」陳豪毅吃驚的大叫。

「你不要隨便給人家取外號,否則我待會拿刀逼你去找企管系系花幫她取外號。」梁聖凱有點不高興的警告道。

「我只是叫好玩的你幹嘛擺臭臉給我看?不會吧,你該不會對祝子悅……」

被他這麼一講,梁聖凱先是一怔,微揚唇角笑了笑。「你若是不懂得尊重女性朋友,小心以後真的追不到企管系系花啊!還有,不要隨便開玩笑,我和祝子悅純粹是朋友關係。」

「喔。」陳豪毅很識相的點頭。每次看他們在一起,他都以為他們已經是交往中的情侶,沒想到是他誤會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lly 的頭像
Milly

~THE DREAM~

M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