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啥咪!?」陳豪毅像是莫名奇妙被雷劈中似的錯愕,猛拍著桌子出氣。「怎可能會有這種事?這一定是哪裡出了問題,我們趕快寫信去抗議!」一說完,他拉開抽屜開始尋找信紙和信封的下落,翻出一堆從報章雜誌上剪下來的泳衣女郎的照片和電玩大補帖的秘笈數本,就是沒有信指和信封。

還好今天他只是來通報消息,沒有跟他住同一間,不然遲早有一天會瘋掉,也還好這裡不是學生宿舍,否則被舍監看到大概會瘋狂的拿菜刀砍人也說不定。緩緩轉移視線不看陳豪毅到底製造多少垃圾的梁聖凱心忖著。

「別找了。」驚覺一罐沒喝完的飲料滾到他腳邊停住,梁聖凱趕緊阻止他不要在翻箱倒櫃了。

「不行!」他很堅持非找到信紙不可,不然至少也該找出個信封袋。「我不相信你的分數沒辦法上研究所,一定是那些改考卷的老人眼花改錯了。」

「你怎知道改考卷的是老人?」

「教授級的不都年紀一把了?」

梁聖凱乾笑兩聲,從書桌旁拉了張椅子,坐下前還把腳邊沒吃完的零食踢遠一點。

前兩天寄來成績通知單──後補十五名,剛好是最後一個,他心想應該沒什麼機會可以以後補之姿被錄取,因為這間研究所在教育界一向頗有名氣,莘莘學子擠破頭也要考進,所以……就是這樣,雖然是後補,但不管錄取機率有多麼渺小,他都看開了,只是陳豪毅愛在旁邊為他緊張,怎麼也不相信他是後補名單裡地最後一名。

過了十分鐘還是沒找到信封袋和信紙,陳豪毅腰酸背痛的坐在床上,大聲宣佈放棄了。「咦,我的房間怎變那麼髒?」

「全都是你的東西啊!」他好心的提醒道。

下一秒,陳豪毅哇哇大叫起來,趕緊動手整理,他拿起雜誌的時候還掉出一隻蟑螂,嚇了好一大跳。

「你很髒耶!難怪老是把不到妹。」梁聖凱很狠毒的說。

「我本來是很愛乾淨的……」陳豪毅一邊收拾髒亂,一邊誇獎自己平時的多麼愛乾淨,最大的優點就是整理房間等一堆讓人聽不下去的天大笑話。

受不了這麼亂又會發出噁心臭味的地方,梁聖凱離開房間,走到陽台曬曬陽光,索性從口袋裡拿出一包菸,點了一根叼在嘴邊──他忘了自己何時學會抽菸,而且知道他會抽菸的人極為少數,就連整天老跟在他後面跑的祝子悅也不曉得這件事。

祝子悅……他好久沒看到她了。

本來他的分數應該不在後補名單上,而是錄取名單上,他不想否認,祝子悅不在他旁邊吵鬧的這段時間,他真的覺得很不習慣,原以為費了好多時間念書應該就可以轉移注意力,最後還是得不到理想中的成績。

怪誰?該怪自己沒用還是祝子悅徹底打亂他的生活,害他無論做什麼事都不順心嗎?他不想去追究原因,畢竟成績不理想已經是個不變的事實了。

「自己抽菸不用請我啊?」陳豪毅突然出現在他旁邊,伸手跟他要了一根菸。

「房間收好啦?」他幫他點火。

早知道他會這麼問,陳豪毅只是笑笑揮手。「應該都差不多了吧!」該丟的他用黑色大垃圾袋裝起來,不好收的他又塞回抽屜了。「下次可別再讓我找東西了。」

「是你自己多管閒事硬要找什麼信紙的,我都說不在意結果了。」

兩人哈哈大笑了一會兒。

「那畢業後你要做什麼?」踩熄菸,陳豪毅轉頭盯著他,等待答案。

丟掉菸蒂,梁聖凱又點了一根菸,沒抽,就放在欄杆上,沒一下子的時間,菸就熄了。「你先說你想做什麼,我參考一下。」

「就工作等兵單啊!你又不是不知道。」只是一想到他帥帥的髮型即將被理成接近光頭的平頭,他就快樂不起來。「你呢?」

「我想……」他頓了一下,若有所思的看著天空。「應該會去台中吧!」

「去台中做什麼?」

「中科快要完成,我想去那裡找工作,然後跟你一樣等當兵吧!」梁聖凱笑了笑,又道:「不過也有可能白天工作晚上去補習班上課吧!」

「你想繼續念書啊?」他驚訝的張大眼。「這樣你會累死吧!」

「我都說可能,實際上到底會不會這樣做都還是未知數,你緊張什麼?」他重新點燃剛熄滅的香煙,連續抽了好幾口。

「那我可以問一個很蠢的問題嗎?」

「說啊!」

「你會跟祝子悅講要去台中的事情嗎?」

「爲什麼這樣問?」他挑眉,眼神有點殺氣。

「我剛才就先聲明是個很蠢的問題。」陳豪毅拍拍他。「我回房間拿錢和鑰匙,中午我們去外面吃飯。」生怕待會又踩到梁聖凱的地雷,他趕緊落跑暫時閃人。

靠著欄杆背對著蔚藍的天空,低頭看著自己的影子,梁聖凱又陷入沉思。

要告訴她嗎?然後期待她對著他說『我也要跟你去』,接著像以前一樣出現在他旁邊,吵得他不得安寧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lly 的頭像
Milly

~THE DREAM~

M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