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大學四年級的生活,可以很繁忙也可以很輕鬆,對於準備考研究所的準畢業生而言,『忙』字已不足以形容他們的現況,熬夜挑夜燈,只為了考上理想的研究所。至於畢業後沒什麼打算的人,目前最擔心的是,畢業考要是沒過或是學分沒修滿,明年暑假過後就得厚著臉皮跟學弟妹一起上課,就是所謂的重修,雖然學弟妹不認識他們也不可能會喊他們一聲學長或學姊的,但有幾堂課的教授心地不是很善良,在點名的時候會附上一句『這是今年來不及畢業的學長』,害他們丟臉丟到家。不過也有介於這兩類間的人,正在猶豫該繼續升學唸書還是直接拿兵單去軍營報到。
冬天的陽光看起來很暖和,但空氣中夾帶東北季風的寒意,即使在太陽下活動,穿著大外套圍圍巾仍覺得冷。

「妳可不可以不要一直跟著我啦?」一邊抱著一本厚重程式設計及兩本微積分課本一邊走向圖書館的梁聖凱不時轉頭嚇阻跟在他身後走了快五分鐘的短髮女孩。

「少臭美了,我又沒跟著你!」祝子悅不滿的哼了一聲,走往的方向還是跟他一樣。

「祝子悅!」再也忍不住像隻跟屁蟲的她,梁聖凱停下腳步轉身擋住她的去路。「我是要去唸書不是要去玩的!」

「我知道。」她露齒笑著。

她從高中時代就很喜歡他,只是他一直把她當成好朋友看待,加上他長的帥、功課好又會打籃球,不管走到哪裡都有愛慕的眼光跟著他移動,雖然她比其他人有更多機會和時間可以向他表白,但她並沒有向他坦承自己的心意,或許是因為她膽小害怕失敗,而六年多的友誼也會隨之變質,見面時場面也會尷尬不少的緣故吧!所以她一直把這個小秘密放在心上不讓他知道,而且只要陪在他身邊,她就覺得很快樂了。

「知道妳還跟?」好不容易決定考研究所,他只想把握僅幾個月的時間待在圖書館好好唸書,不讓她跟是因為她太喜歡跟他聊天,不僅會打擾別人,他也會因此分心。

「被你看出來啦?」祝子悅噘著嘴,道:「你唸你的書,我看我的雜誌,絕對不會吵你,我發誓!」她很認真的看著他。

他太了解她的個性,發誓有用才有鬼哩!「我才不要跟妳一起丟臉,因為妳太吵了。」

「什麼我太吵?」她瞪了他一眼,「拜託,有我在你才不覺得無聊,不然某天我要是不在你旁邊,你一定會不習慣,說不定嚴重到睡不好吃不飽的地步哩!」

「哈哈,妳會不會想太多?改天妳要是消失,我高興都來不及了。」他得意的挑了眉,轉身繼續走。

祝子悅跑到他面前,張開雙臂不讓他走。「梁聖凱,你很壞耶!講那什麼話?很討厭耶!」

「什麼話?從我口裡說出來的當然是人話啊!如果妳不喜歡的話請不要擋我的路,我很忙沒時間陪妳耗,可以嗎?」他淡笑一下,繞過她旁邊繼續往前走。

「梁聖凱──」她又跑到他前面了。「我是你的好朋友咧!」以前只要搬出這句話,他就拿她沒輒,相信這次也不例外。

他吐了一口氣,又是搖頭。「好朋友會互相尊重對方。」他暗喻的說,希望她別再用老方法了來掩飾她的取鬧。

「我知道啊!都說你做你的事我看我的雜誌啊!我不會吵你的。」為了當跟屁蟲,她很識相的幫他拿課本。

要命,怎這三本課本的重量跟一隻拜拜用的大神豬差不多重?祝子悅心想著。

見她一副『勢在必行』的模樣,梁聖凱明白沒辦法阻止她一同前行的事實了,他無奈的搖搖頭,把課本接過來。「絕對不能吵我看書喔!」他口氣嚴厲的警告她。

「知道了,我辦事你放心。」她舉起右手在眉尖的地方輕點一下,動作像在敬禮似的。「不過真的不用我幫你拿課本嗎?」

「謝謝妳,我還是覺得自己的東西要自己拿比較適合。」瞧她剛拿他的課本時,表情難看的要命,真是好笑。

「那就好。」還好他有良心,不會要她幫忙拿,否則她會擺臭臉給他看。

大約走了三分鐘,他們終於走進圖書館,找了接近角落又靠近窗邊的位子後,梁聖凱立刻翻開課本,若無旁人的很專心的在算題目,而另外一個閒閒沒事做的祝子悅則是飛快的走到門口旁的書櫃前,搬了五本流行雜誌走回來。

說不會打擾他唸書其實是騙人的,她一翻開雜誌後就很興奮的跟他討論時尚流行,害他一個題目要花掉半小時解答,因為被她中斷好幾次,雖然他用眼神暗示她好幾次,要她安靜不要說話吵他,而她也有乖乖聽話,但是過沒五分鐘,她像麻雀般吱吱喳喳的又開始說話。第一批雜誌看完後緊接著她又抱了六本小說回來看,即使沒有開口跟他討論劇情,不過她一直發出要笑不笑的笑聲,他聽的怒火也快升上來了。

他放下鉛筆,雙手揉揉太陽穴,沒做到五題題目就覺得疲勞,大概是因為旁邊有個公害──像他很想專心老天卻特意派個祝子悅來考驗他,幾個月後的研究所考試要是過關,而那些挑夜燈努力的同學們若沒考上,他們可以考慮撞豆腐自殺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lly 的頭像
Milly

~THE DREAM~

M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