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利用下課時間補眠的梁聖凱被人喚醒,他的心情有點不好,伸了個大懶腰連續打哈欠,他一臉受氣的看著哪個不知死活叫他醒來的臭傢伙。
「阿凱,要不要去打球?」陳豪毅拍了拍他的肩,臉上掩不住笑意。

「見鬼了,你一向懶的運動,今天怎有心情找我去打球?」梁聖凱擺了擺手,打算趴在桌上繼續睡大頭覺的時候,整個人被陳豪毅抓離位子。「你發什麼神經?捰要睡覺啦!」

這陣子由於祝子悅會跟著他進出圖書館,根本沒辦法好好看書,只有夜深人靜的時候,他才能專心念書,不過睡眠時間被剝奪好多,再不找時間休息他就快累死了。

「阿凱,拜託你啦!」陳豪毅雙手合十的低頭拜託道:「只要一場就好,求你跟我一起去啦!沒有你我們一定贏不了的,不然你這個月的三餐都由我來負責,就當作你幫我忙的謝禮?」

梁聖凱睨了陳豪毅一眼,總覺得他會那麼誠懇一定有問題。「你要再婆婆媽媽不講實話,以後有困難不要來找我。」是男人就開門見山的說話,他討厭人家拐彎抹角。

「不要啦!」一聽到他的最後警告,陳豪毅趕緊接著道:「下一節課我們班要跟企管四甲來一場友誼賽。」

「拜託,現在有人正準備研究所的考試,誰有閒功夫去打球?」他認為球賽應該不是真正的原因。

「阿凱──」他拉住梁聖凱不放,「企管系系花會去看球賽,我想趁機讓她對我有個好印象……」一發現自己道出內心深處的話,陳豪毅迅速鬆手放開他,連忙退後幾步。

「原來是因為有美女觀賽的緣故啊!」馬的這小子重色輕友不顧他是準考生的身分,硬是要奪走他寶貴的休息時間,真是太可惡了!「你自己想辦法吧!我沒空。」

「凱哥不要不理我啊!」陳豪毅又緊抱著他的手。

「不要叫我凱哥!」梁聖凱拍開他的手。

要是不知情的人經過他們旁邊還以為他們搞同志戀情,說不定校刊社每天早上發行的『校園報報』上面頭條新聞就是他們兩個,標題放大寫著『電機系四年級梁聖凱原來獨愛美男子』之類的話,到時校報一傳閱開來那就真的慘了。

不過以陳豪毅的『姿色』,跟美男子一點也勾不上邊。

「你忍心看好朋友錯失好姻緣嗎?我都拿出我一百二十分的誠意請你幫忙了,還是非要我雙膝跪地你才肯點頭?」他激動的說。

聳了聳肩的梁聖凱哈哈笑了一會兒,把手放在他肩上。「如果要跪,麻煩跪在榴槤上,謝謝。」

「你……」陳豪毅氣到臉都紅了。

「開玩笑的嘛!你那麼認真是要嚇死我嗎?」

早就知道陳豪毅暗戀企管系系花好久,不過梁聖凱一點也不想幫忙追那朵花,因為追求者不是他,而且好朋友的功用在這時候僅剩支持或是給意見,若是隨意介入,萬一弄巧成拙害他們反目成仇,罪孽深重啊!

「那你到底要不要幫我撐一下場面啦?」陳豪毅受不了的大叫。

「等一下。」梁聖凱把手放在眉梢附近轉頭東張西望一會兒,確定『黏人精』不在視線範圍內後,他才放心的點頭答應陳豪毅上場打一場。

「你在看什麼?」

梁聖凱搭著他的肩膀長呼一口氣,離開教室往球場移動。「你就不知道我的處境到底有多可憐,祝子悅整天跟前跟後的,不管我想念書還是做自己想做的事她一定堅持要參與,如果純粹來參與的話就算了,但根本不是你知道嗎?她實在幹了太多好事,我全神貫注的在念書,她卻在旁邊給我看漫畫還發出哈哈大笑的聲音,而我跟朋友去打羽球的時候,她忽然往我丟了一瓶礦泉水過來,我反應不及沒接到,結果整瓶水直接打中我的臉……」那陣子自己快被祝子悅逼瘋的畫面,至今歷歷在目啊!

陳豪毅捧腹大笑道:「真的還假的?我一直以為你們早就是一對非常另類的情侶咧!」

「誰跟她是情侶?我又不是瞎了眼。」對於好友無理的說法,梁聖凱根本不能接受。「就算地球上只剩祝子悅一個女的,我也不會想對她怎樣的。」他很篤定的說。

「梁先生,話可別說太滿。」陳豪毅拍了拍他,「說不定在未來的某一天,你會很需要她的,雖然依照目前的情況看來,你們不太有機會發展成戀人關係……」他還沒說完,頭就被人敲了一下。「幹嘛打我?」

「因為你亂講話。」

「喂,我只是站在我的立場看你們的關係,然後發表自己的看法咧!」

「哼,那我不就要多謝你的雞婆,謝謝你為我們兩個斷言未來的發展啊?神經病!」梁聖凱朝他耳邊大吼一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lly 的頭像
Milly

~THE DREAM~

M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