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開學後一個月,學長姊為了新生特別舉辦迎新餐會,人群裡有一抹似曾相識的身影,我睜大眼慢慢走了過去看個究竟,沒想到對方會轉頭過來,我們看見彼此的臉的那一霎那,第一個反射動作都是嚇一跳,但她很快就恢復原來的笑臉,緩緩的走向我。

「我們好像見過面……」她微偏著頭想了下,輕輕的笑了出來:「我想起來了,上次我們在運動會上見過,妳是士辰的網友小曼的同學。」

那是好久之前的事情了,沒想到她記得,不過說到運動會,當天發生的場景有如排山倒海之勢,立刻衝進我的腦子裡,跟何孟庭一邊比賽一邊吵架、小曼他們幫我加油、競爭激烈的大隊接力,當然還有章士辰幫我包紮受傷的腳踝。

此刻站在我面前的女孩子,正是章士辰的女朋友,品妤。

我點點頭,也投予一記微笑。

「妳是中文系的新生嗎?」

「恩,請問妳也是嗎?」

「我是四年級的準畢業生,不過畢業前能把學分修好還是個問題。」她笑瞇瞇的說:「顧著聊都忘了自我介紹,我是許品妤。」

四年級?難道不僅跟她同校,我還跟她同系,這麼說來我不就是她的學妹?不過這不是問題,我和品妤是學姊學妹關係,以後要是見到章士辰我該怎麼稱呼他,學姊夫嗎?打死我也不會這樣叫他。

「學姊好,我是阮可欣。」

她拉著我到旁邊坐下,很熱情的跟我聊天,也問了小曼的近況,我們說了好多話,但從沒聽到有關章士辰的事情,我不禁猜想,他們的感情是不是發生變數了?

「士辰……」

心裡的疑問才剛落地,他的名字隨即出現,接著我看到品妤臉上的笑容,黯淡不少。「學姐妳怎了?」

「如果他知道妳來台北的話,應該很高興吧!」

高興?他要是看到我,肯定是一副『見鬼了,妳怎會在這裡?』驚嚇過度的表情。

「妳怎會在這裡?」

看吧,說曹操曹操到,他的第一句話跟我想的一樣……咦,怎會有他的聲音?赫然轉頭,他就站在我身後,襯衫上一整排的釦子完全不成對的扣著,嘴叼著菸看起來很痞子。「嚇人喔?」

將菸丟到地上踩熄,章士辰坐在品妤旁邊,翹著二郎腿,沒正視我一眼,目光反而一直停留在品妤身上,被他忽視的感覺真不好受。「要不要一起去吃飯?」

品妤噘著小嘴搖頭:「今天我們辦迎新有茶點可以吃……對了,可欣是我的學妹你知道嗎?」她挽著他的手臂,撒嬌的說。

我好像成了一個飛利浦了,瞄了章士辰一下,他完全不理我,怪了,難道我在他面前真的很礙眼嗎?幾個月前載我到都會公園要我陪他吹風而且講了不少話的傢伙確定是他本人嗎?

「不知道。」他蠻不在意的樣子就像一支箭不偏不倚的刺中我的胸口,很痛。

「你們不要不說話,難得大家可以聚在一塊,聊聊天啊!」品妤很像負責炒熱氣氛的介質,不斷催促我們講話。「士辰,你哪時候變內向了,你們明明一年多沒見面沒聯絡了,就算你不想講話,但簡單的問候不能少呀!」她拍了他一下,雙手捏了捏他的臉。

一年多?難道品妤不知道我和他其實一直有連絡,甚至是見面?

動作輕柔的抓下她的手,章士辰瞥了我一眼,簡單的說妳好就沒下文了。我敢保證,他已經不是之前我認識的章士辰。

「品妤,系主任找妳。」一名戴眼鏡頭髮及肩的男孩子忽朝我們招手大喊著。

「不好意思先失陪了。」她起身對我笑了笑,又拍了他一下。「你們慢聊,我先去忙囉!士辰,你可不能欺負我可愛的學妹唷!」

她低頭親啄他的臉頰,腳步輕盈的離開,我實在是太佩服自己,剛看完他們打情罵俏的樣子,接著又是親臉頰的,如果可以跟餐會主持人借一下麥克風,我的第一句話一定要說『感謝我的爸媽給我一顆強而有力的心臟』。

不小心與他四目相接,他泰然看著我的眼神,反讓我不知所措,低下頭走向人群,我挑了個在音箱旁邊的位子,這裡不是最佳座位,卻能吵的我無法胡思亂想,一口氣還沒吸吐完成,有人拉著我快速遠離音箱,看著那人的後腦杓,所有的思緒就像一團打結的毛球,亂的讓我心煩想大叫。

「幹嘛啦?」甩開他的手,我馬上背對他。他的女朋友就在附近,這麼拉著我到處跑難道不怕產生誤會嗎?就算他不在意但我覺得這是非常不得了的大事。

「來台北怎不打電話給我?」

我又聞到菸味了,他再這麼殘害自己的身體,恐怕來不及救世人就先掛了。「我沒必要跟你報告我的蹤跡吧!」

「那妳為什麼來台北念書?」他扳過我的肩,直盯著我看。

「你不要一直問我問題啦!我現在心情不好很想揍人,你快點滾出我的視線,免得待會我崩潰不認人,抓你當出氣筒把你打的跟豬頭一樣。」

我到底在生氣什麼?從剛才就一直不對勁,會是因為看到他們那麼親密而吃醋嗎?糟糕,吃醋這字眼用的真好,害的我不得不承認,我喜歡上章士辰了。但是喜歡又怎樣,他都有女朋友了,不用浪費時間期望我們會有什麼進展。

「每次上線我不都是妳的出氣筒嗎?」他呵呵笑著。

可以輕鬆的跟我開玩笑,可見他已經忘記曾經跟我說過的話了,我之所以填人生地不熟的學校,就是因為上次他問我要不要來台北,讓我有了一絲動力往前邁進,不過,他忘了自己說過什麼了。

「學姊不知道你其實跟我們保持聯絡嗎?」

「我沒告訴她。」他撥了撥頭髮,望向天際的目光緩緩的收回來。「我跟小曼已經不連絡了,唯一還有通訊的就是妳。」

「你跟小曼吵架了嗎?」

「沒有,或許話不投機了。」

「網友之間根本就沒有所謂的感情。」想也不想的我直接丟出這句話。

「人小鬼大,妳又知道網友沒有感情了?」他拍了我的頭一下。

「我觀察的行不行?」他就是我觀察的最佳目標,在網路上可以跟你很熱絡,但一見面就好像被對方欠錢一臉不高興,如洗三溫暖般的忽冷忽熱態度實在很難適應。

他用鼻音笑了一下:「那妳還真不是觀察員的料,我跟妳的關係也算是網友,但我對妳有感情啊!」

「你亂講!」奇怪了,我怎覺得自己好像剛跑完百米,臉頰熱呼呼的?

「那妳緊張什麼?」他的臉忽然湊近。

「我……」我會被他逼出心臟病的。

他邊笑邊搖頭,走到前面拉了兩張椅子過來。「坐,我有個問題想跟妳分享一下。」

即使坐在他旁邊,我仍不忘保持一段距離,這是為我的心臟好,免得被他出其不意的動作嚇個半死,應了應聲,點個頭請他往下說。

「如果已經有女朋友的男人愛上別的女人,妳覺得這個男的怎樣?」習慣性的,他又點菸了。

「你是說劈腿嗎?」二手菸的味道直撲鼻來,我難受的咳了兩聲,揮手將煙搧散,見他點點頭口鼻又吐了一團煙,我趕緊繞他的左邊坐下,空氣果然乾淨多了。「那還用我說,腳踏兩條船的人該下地獄接受處罰。」我的生活圈裡雖然沒有這種人,但我很厭惡用情不專的人,不分男女。

「是嗎?」他的呼吸聲突然變的很大,樣子看起來卻是相當無神。

莫名奇妙丟問題給我,他又好像不滿意我的答案似的,究竟他想聽到什麼樣的回答?「不然你覺得呢?」

章士辰一怔,抿抿唇:「妳說的沒錯,我該下地獄。」

「你?」

「對,我愛上女朋友以外的人了。」

時間若是可以倒流重來一次,我絕對不會回答剛才的問題,當然也不會聽到那句對我而言是種震撼的答案,他愛上其他人,那人既不是品妤更不可能是我,心絞痛的厲害,我無力再抬頭看他一眼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lly 的頭像
Milly

~THE DREAM~

M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