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星期五早上就有住宿生背著行李離開學校,如果今天沒排課的話,或許我在昨天下課後就會走人,無奈教務處安排的課表一年級生在週五會有幾節必修課,所以一個都別想跑。

很不巧的,我們外文系要到下午四點半才算結束一週的課程,樓下傳來陣陣人群的嘻笑聲,還有機車經過的聲音,對我們班上任何一個人都是一種精神折磨。

終於撐到打鐘那一刻,沒幾秒鐘時間,同學已經跑的不見人影,教室只剩我和佩琳。

「大家還真是上課一條蟲,下課一條龍。」其實我不能這麼說,畢竟我也是介於在蟲和龍中間。「一起去搭車回家吧!」我提議。

佩琳一邊收課本一邊笑著對我搖頭。「不好意思,這禮拜我要和若瑤她們留在學校,訓育組長請我們幫忙運動會的文宣工作。」

「不是還有別人會幫忙?」

「有的學長姐要準備專題、準備研究所的甄試,可以幫忙的人不多,而且組長是婉瑜的叔叔。」

原來有親戚關係,難怪訓育組長老是找她們。「好吧!妳自己小心,萬一她們欺負妳一定要跟我說。」

「妳太誇張了啦!」

會誇張嗎?我只是比一般女生還要來的有義氣一點,其他都很正常。

從有記憶的那一天,我就經常聽爺爺奶奶嘴裡唸著:「如果亞寧是男孩子該有多好。」由於爸爸是長子,長子的第一個小孩要是男生的話,不但爺爹奶奶高興,爸爸也會覺得很有面子,可惜我是女生,跟爸爸同一年當父親的二叔就生了男孩子,後來,我和堂弟就成了兩家人互相較勁的『選手』,比學校的成績排名、比學測完考上哪一間學校,還有未來要從事哪種行業賺大錢,只要可以做比較的,我們兩個一定拼死拼活去完成,為了替自己的父母爭口氣。

比來比去實在很累人,所以現在我很少回鄉下看爺爺奶奶,而且我也很久沒跟堂弟面對面說話了。

跟佩琳道別,我回宿舍整理行李,下樓的時候乍見俊偉哥就站在門口,笑著對我招手。

「俊偉哥……」我指著門上的紙張,「這裡男賓止步耶!」

「所以我才在門口等沒闖進去。」他笑嘻嘻的。

「你等人啊?」

「我在等妳,不是要回去了嗎?我們一起走。」看著他走了好幾步我卻站在原地不動,他又走回來了。「妳該不會忘記我們是鄰居吧?」

我以為他在等女朋友,沒想到他等的人是我,讓我覺得有點驚訝。

「我幫妳拿。」他從我手中提走背包。「我的車在停車場,要走一小段路喔!」

「俊偉哥你有車啊?」見他點頭,我趕緊跟上她,問了一個笨蛋問題:「很貴嗎?」

「當然很貴,花掉小時候到現在的積蓄和寒暑假打工的錢,我現在只是個窮學生。」他還故意發出哭泣的嗚嗚聲。

哈哈大笑一會兒,我突然想起我和俊偉哥好久沒有這樣單獨相處了,小時候我們會一起去公園堆沙子,在農夫割稻後下田捉蚱蜢,印象深一點的是有次俊偉哥偷摘別人家的玉蘭花給我時被發現,我們被屋主追著跑,那時候我很矮跑很慢,但是他為了保護我,特地跑在我後面,不讓拿棍子的大人打到我,所以每次出去玩回來時幾乎都是他受傷。

不知不覺,我的腳步變慢了,和俊偉哥有段距離,從入學至今我忍不住會問自己,如果高中沒有遇到于浩威,現在的我一定會重新喜歡俊偉哥。

阿威,你在澎湖過的還好嗎?我望著紅橙色的天空,苦苦的笑了一下。

驀地,一顆籃球從我腳邊滾過,我彎下腰撿起然後往它滾來的方向丟過去,穿著白色背心的男孩接住球,笑著跟我道謝,我搖頭說了聲不客氣,隨意瞄了周遭一下,原來籃球場就在停車場隔壁,的確從這裡到宿舍真有一段小距離。

不過在剛才那個男孩站的隔壁球場,赫然發現一抹熟悉的高大身影,那人站在三分線上,專注的盯著籃框,接著我聽到很輕的唰一聲,球從籃網裡掉下來,接下來的幾個三分球全都是完美不觸碰籃板和籃框的空心球,雖然我很討厭那傢伙出現在我的視線範圍內,但是我不得不佩服他,他的球技真的很好,跟灌籃高手裡的流川楓有得拼。

高家哲──原來他急著下課就為了練球?

我和球場有段距離,但不曉得為什麼,我好像可以看到他每進一球臉上就會有淺淺的笑容,不過依照漫畫的人物寫照,進球會微笑的是三分射手三井壽才對吧?

我才剛誇讚他球技好,沒多久他就把球丟在一旁,快步跑往停車場方向,攔下一名戴眼鏡的長髮女孩,看他們講話嘴巴一張一合的速度逐漸加快,旁觀的我猜想著這該不會是他們吵架的前兆,結果下一秒女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甩了高家哲一巴掌,氣沖沖離去。

他的人緣不是很好怎會被打?該不會做了什麼讓人家不愉快很生氣的事情吧?不過這樣也好,總要有人滅滅他自以為是的氣勢,不然他會一直目中無人,幸好他這副蠢樣被我看到,以後我就有他的把柄威脅他,看他還敢不敢欺負我。

老天有眼啊!

我正幸災樂禍的竊自笑著,卻無意間跟他四目相對,我發誓他一定看到我在看他的笑話,因為他冷著一張臉,斜眼瞪著我這邊,我趕緊蹲下故作繫鞋帶的動作,企圖掩飾我在旁看好氣的樣子,同時,俊偉哥轉身走回來到我旁邊。

「是不是看到什麼了所以蹲著裝作不知情的樣子?」他很快識破我的舉動。

我尷尬的笑笑,不敢點頭,即使蹲著以高家哲的身高還是看的到我的一舉一動。「沒事了,我們快走吧!」

繼續待在原地裝傻恐怕會被追殺吧!我推著俊偉哥往前走,最後還是看到高家哲那張狠又冷到極點的惡臉。

我雖然很害怕,但是難免要嘀咕幾句,是個男人就該有氣度,只有狗熊才會一直對女孩子兇巴巴惡臉相向!

**意外的發現不等於意外的驚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lly 的頭像
Milly

~THE DREAM~

M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