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愛情習題

炎炎夏日,當我下車踏在台北的土地上時,襲擊而來的熱氣沒一會兒的時間就讓我汗流浹背,隨手掏出一條手帕擦臉,臉上本來有一層不久前跟小曼去新光三越買的隔離紫外線乳液,但已隨著汗水吸附在手帕上,前方的景象有如海市蜃樓般的似虛似實,可見台北真的很熱。

那麼國中地理課本為什麼告訴我,高緯度地區氣候涼爽宜人?騙人的吧!

坐進計程車,將學校的住址告訴司機大叔,我閉上雙眼休息片刻,是的,我考上台北某一家私立大學,填了中文系,當然也順利上榜。一大票的人問我為什麼填中文系,很簡單的答案,因為我看的懂國字,就算要學其他語言,那也是選修的事了,至少在平常我不必在毫不熟悉的領域下鑽牛角尖,讓自己腦袋打結,也不必提心吊膽害怕成了教授的黑名單裡的成員。記得放榜的那一天,媽媽差點昏倒,她認為選英文系比中文系好,我足足被她疲勞轟炸五小時,受不了媽媽囉唆,爸爸說了一句『現在小孩連作文都寫不好,學什麼英文,浪費時間』,媽媽才沒有繼續嘮叨下去。

學什麼不重要,但因為是自己的選擇,以後絕不能後悔而隨便遷怒別人,這是淑惠姊教我的,我覺得也挺有道理的。

語言類的系別,女生的人數總是比男生多,我的班級也不例外,一年級的課程大家幾乎都是一模一樣,所以我想這一年我都會跟這些人一起上課下課了。

仲文考上南部一家國立大學,選的是光電工程系,這是目前最熱門的科系之一,分數當然不外乎比其他系來的高,但他在推甄的時候打敗不少對手,得到亮眼的分數輕鬆過關,聽說何孟婷還特地跟他考同一間大學,哈哈,夫唱婦隨,我祝福他們快樂,感情越來越好。看樣子,我和他多年來一直同校的『魔咒』已經解除,各奔前程為自己的未來飛翔了。

付錢下車後,我背著行李往宿舍走,從校門走到宿舍花了快要十五分鐘,途中我看到十幾個跟我走同個方向的人,他們的目的地跟我一樣,汗流浹背就算了,還喘的好像剛跑百米障礙似的一樣累,禁不起天氣考驗和外在環境影響,也難怪現在的小孩越來越像草苺。

抽到宿舍房間我應該高興的,不過在我進房門後我一點也不想笑,房間亂的跟垃圾場一樣,靠窗的床上有個短髮女孩嘴裡嚼著口香糖,瞇著眼直看著我,讓我覺得很不舒服。

「妳是新生嗎?」一名拿掃把畚斗的辮子女孩走了進來,尷尬的對著我笑。

我點點頭。「從今天開始要打擾你們了,妳好,我是中文系一年級的阮可欣。」我禮貌性的伸出手。

辮子女孩把掃把放到一旁,手在衣服上抹了抹才跟我握手。「我是資工三甲的張珮淳,不好意思讓妳看到這麼亂的房間,其實這裡本來應該很乾淨的,可能是暑假期間學校把宿舍借給附近辦夏令營的小學作為夜宿場地的關係所導致的。」

「就說現在小孩沒教養,不能打不能罵才會讓他們得寸進尺、無法無天。」坐在床舖的短髮女孩突然開口說話了。

珮淳學姊笑了笑,道:「她是小我一屆同系的學妹,同時也是妳的學姊,她叫紀佳琳。」

我抬頭跟佳琳學姊打聲招呼,她只是隨便點個頭,一張臉冷的嚇人,看起來不太想理我。

「別擔心,佳琳只是不喜歡跟陌生人說話,以後大家熟一點的時候她就不是這個樣子,妳會發現她為人很熱情的。」珮淳學姊拍了拍我的肩膀。

「學姊,妳不要亂說話啦!」佳琳學姊的反應總算較激動些,我還以為她沒情緒哩!

「請問我的東西要放哪裡?」我輕聲問道。

「沒人使用的位子任妳挑選。」佳琳學姊搶先一步的說:「要是選在我隔壁,麻煩將妳的東西妥善保管,不要超過界線,不然被我視為垃圾丟掉的話到時候可別覺得我不可理喻,畢竟我已事先告知了。」

或許發現我愣住,珮淳學姊搖了搖我。「不要害怕,佳琳不是壞人。」

我微笑點頭,學姊不是壞人,但氣勢卻恐怖的嚇人,聽了她的忠告後,我更不會衝動的選她隔壁的床,我選了在珮淳學姊旁邊的位子,打開衣櫃暫時把行李丟進去。「我也來幫忙打掃。」

「不用了,房間由我們來處理就好,妳去外面晃晃好了。」珮淳學姊把我推到門外,拿起掃把敲了敲床邊的欄杆。「紀佳琳,還不下來幫忙,妳想睡在垃圾堆嗎?」

「學姊,妳很像我媽耶!」

佳琳學姊嘀咕著,敏捷的從上面跳下來,我還來不及拍手誇獎她的好身手,她已經站在我面前,恐怖的微笑讓我不自覺的後退兩步。

「晚上的時候我會問妳校內的地理環境,要是錯一個就罰請一罐飲料。」

「什麼?」我驚呼一聲,立刻掉頭跑下樓,學姊是認真的,所以我得保護我的荷包,免得被她榨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lly 的頭像
Milly

~THE DREAM~

M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