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學妹,要不要參加田徑隊?我們每次去比賽都會得一大堆獎杯獎牌回來,而且學校還會發體育優秀獎學金唷!」

這個皮膚黝黑一頭卷髮長的又像非洲演員利穌的學長老是在下課時間來找我,費盡唇舌就是要說服我加入田徑社,我拒絕好多次了可他卻越戰越勇,越來越勤奮的拜託我入社。

「可欣,學長又來了。」坐在我旁邊的虹雯使了眼要我看向窗外。

我打了個好大的哈欠。「管他的,反正我不打算玩社團,所以誰來找我都沒用。」

「讀大學不玩社團,那妳幹嘛考大學?」

我微笑聳肩對她搖頭,「下一節我沒課,先回宿舍睡大頭覺了,拜拜。」

抱著一本約有五公分厚的字典走回宿舍,我懶洋洋的躺在床上,抱著來台北前媽媽特地為了我而做的抱枕,希望可以找到一點點依靠的感覺。

如果他愛的人是品妤,我的心情就不會那麼糟,因為他們站在一起的時候看起來還蠻登對的,知道自己不可能贏過品妤的我就會慢慢死心,然後心如止水一切就不是很重要了,可惜老天安排章士辰愛上別人。

我為什麼喜歡他?

他那時而自信時而幾分憂的眼神很吸引我,原本接近他只是想知道他的心事,但一顆心卻不自覺的落在他身上,我想收回才發現很難,甚至覺得不可能,何時把情感放在他身上我已經不清楚,只曉得越是想逃避內心的聲音,自己就越不對勁。喜歡上有女朋友的男人,感覺真的很累。

「學妹妳沒課啊?」門突然被打開,佳琳學姊手拎著一大袋乾糧走進來。

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我總算跟佳琳學姐混熟了,她也不再對我扳著一張撲克臉。「學姊,外面鬧饑荒啊?」我靠著欄杆對她開玩笑的說。

「剛騎車回來的路上碰巧經過正在辦週年慶的超市,所以我就特地跑進去搬食物了。」她從袋子裡拿出一大罐的品客和大包的魷魚絲給我,「我買很多東西回來,要是睡到半夜肚子餓的話就自己來拿,不用客氣知道嗎?」

「謝謝學姊。」

「妳有心事啊?」她看著我。

「沒有,只是覺得有點累想休息而已。」以前運動過量身體疲累時只要大睡特睡就恢復了,現在心理的疲憊卻無法用睡眠來補救。

「那我去樓下跟你們系花說妳身體不舒服不出門了。」

「什麼系花?」

「許品妤啊,她的男朋友也在樓下,他們好像要約妳出去吃飯的樣子。」

迅速換了套衣服下樓,他們真的站在宿舍門口外。

「學、學姊。」一旁的章士辰又在抽菸了,抽抽抽,遲早他會得肺癌過世的。

「我們一起去吃飯吧!」她拉著我往停車場走,最後走到一輛銀色的小轎車旁才停下腳步,這是章士辰的車。

我不是第一次坐他的車,但從不一樣的座位所看的角度也會不同,雖望著窗外的城市風景,眼角餘光難免偷瞄有說有笑的他們,心裡挺不是滋味的。

品妤被蒙在鼓裡,完全不知道她的男朋友已經出軌;我喜歡的人就在我面前卻不知我喜歡他,還愛上女朋友之外的人……我們三人裡,最笨的是我吧!至少品妤還有幸福的假象,我連幸福都不能想像。

忘了怎麼下車,忘了怎麼跟在他們後面走進餐廳,坐在他們對面,腦子裡還是混亂的很,為什麼我可以若無其事的坐在這裡陪他們呢?

「可欣,妳決定要點什麼了嗎?」品妤把菜單放在我面前,笑瞇了眼。

我低頭翻了翻菜單,每人最低消費至少四百元,搶人啊?東西做那麼貴要賣誰啊?這家餐廳的老闆難道不知道我的錢包裡只有一張五百元鈔票嗎?他當然不知道我帶多少錢出門,要是知道那不就見鬼了?「隨便,香酥豬排飯好了。」

人家到高級餐廳用餐是來享受,而我像是鄉巴佬似的計較錢的問題,俗斃了。

「附餐飲料呢?」

「呃,因為我很少到這種地方吃飯,學姐可以給我一些建議嗎?」我不好意思的問。

「聽說這裡的綠茶類飲料不錯。」

我再度翻開菜單,綠茶類的飲料真的不少,抬頭觀望四周一下,每一桌的客人都有人點綠茶,或許我可以嘗試一下。「這樣的話我……」

「給她喝珍珠奶茶。」章士辰忽然開口。

第二次阻止我接觸綠茶,是巧合嗎?還是他知道我其實不能喝綠茶的?若真如此,他是從何處得知我的秘密?我睨著他看,極度關切接下來他會怎麼解釋,沒想到他只是揉揉眉心,什麼話都沒說。

服務生為我們點餐後,品妤起身離開座位到洗手間去,我和章士辰多了一些獨處的時間,但是要聊什麼,已經跟以前不一樣了,現在的我跟他越來越不投機了,說不定某一天我和他就像他跟小曼一樣,沒有交集了。

「想不想知道我愛的那個人是誰?」

他要是不說話還好,一開口講的話總讓我嚇的有點精神衰落。「我只想知道你為什麼老阻止我喝綠茶?」

「因為妳不能喝。」

「你又不是神怎曉得什麼東西對我好還是壞?」

「有關妳的一切,是我從小曼那裡得知的。」

「真討厭,小曼又大嘴巴了。」我扁扁嘴。

「是我問她妳的事情。」

杯子才湊近嘴邊,我的動作瞬間停止了,他跟小曼打聽我的事情做什麼?為了不露出驚訝的破綻,我故意不當一回事的喝水。

「妳是不是有事情想跟我說?」章士辰把玩著菸盒,一雙眼緊盯著我,若有似無的微笑令我覺得非常不自在。

對,我想說我喜歡他,不過就算說了又怎樣,他會丟下最近外遇的對象選擇我?還是也跟品妤分手跟我在一起?無論做了什麼樣的決定,對哪一個人都是非常不公平,那麼我一個人難過就好了,或許時間久了,我可以釋懷,重新出發。

「沒有。」我淡淡的說。

「是嗎,但我有話想對妳說。」他撐著下巴喝完水。「妳想知道我的外遇對象嗎?」

我倏地瞪大眼,轉頭望了望四周,確定品妤還沒走回來後,我比誰還要慌張的問:「你瘋了啊,你想讓學姊心臟病發作嗎?」

「我是瘋了。」他笑出聲,挺直背脊靠著椅背。「妳相信一見鍾情嗎?」

「問這做什麼?」我當然相信一見鍾情,但我也相信一見鍾情的感覺如曇花一現,很快就會消失。

「她就是我一見鍾情的對象。」他定定的凝視我,彷彿這句話是對我說的。「妳想知道那個人是誰嗎?」

我緩緩搖頭,「一個人要是能糊裡糊塗的過日子,不要知道太多事情,何嘗不是件好事呢?」就算知道又如何,事實已成定局,我也無法扭曲現狀了。

他上揚著嘴角,兩手托著下顎,語調不慌不忙的道:「就是妳,阮可欣,我女朋友的學妹。」

我沒想到他會這麼回答我,起初我還認為他是故意開我玩笑,見到他很肯定的點頭後,我的腦袋像是被威力十足的炸彈命中,炸的我久久無法回神。

「妳很驚訝?」

「何止驚訝,簡直嚇死了。」別看我一副穩如泰山的表情,其實思緒亂的很糟糕。

我們的談話並沒維持很久,一會兒,品妤回來了,她一坐下就對著我笑。「你們聊的還愉快吧!」

看著她的笑容,我突然有一種心虛的感覺,天知道我多麼想拔腿就跑。

「品妤下午有課嗎?」他問。

「沒有,不然我們下午帶可欣到處走走,好讓她習慣台北的環境,你覺得如何?」品妤雀躍的建議。

「學姊,我下午有課……」我趕緊回絕了,知道真相後,我沒辦法繼續安然無事的跟他們站在一起,因為罪惡感正在一點一點的萌生。

她顯得有點失望。「真不巧,那我們快點吃一吃,在下午上課之前一定要送妳到學校。」

「不用麻煩了,我可以搭公車回去的。」我逞強的說,公車站牌在哪還是個問題,但為了避開他們,我豁出去了。

「就讓她搭公車,我們去約會吧!我好久沒帶妳出去走走了。」章士辰輕摟著她,眼神挑釁的睇著我。

他是故意挑戰我的忍耐極限度嗎?剛說了那種話,下一刻舉止又不同於言語,我越來越疑惑,究竟哪個他才是真正的他。

但幾分鐘前他問我用情不專的人該受到什麼樣的處罰,我回答該下地獄受苦,那如果成為人家的第三者的人,又該受到什麼懲處?


    全站熱搜

    M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