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在回宿舍的路上,我看見前方大樹下的俊偉哥,他跟旁邊的短髮女孩有說有笑的,我的第一反應是她應該是俊偉哥的女朋友,本來我還想說跑過去跟他打個招呼,不過依照目前狀況,我不適合跑去當菲利浦。
其實我有一點羨慕那位幸運女孩,很久以前我也曾喜歡過俊偉哥,雖然以前他的個性很令人難以捉摸,說他是個好人卻又老愛捉弄人,說他是壞人卻也會路見不平,可是在我眼裡,他有別人不知道的體貼的一面,記得那一天,我因為生理痛的關係,一整天悶悶不樂的樣子,不管是走路還是做任何動作都顯得非常無力,習慣偶爾開我玩笑的俊偉哥不知怎麼回事,突然很正經跟我說話,下課回家的途中,他跑進便利商店買了一包巧克力給我。

「怎麼忽然買巧克力?」我沒馬上伸手接過。

「因為妳身體不舒服不是嗎?」他輕輕的笑了笑。

就因為他的小體貼,他從哥哥的角色變成我心儀的對象,這件事情除了我之外沒人知道,直到俊偉哥國中畢業後那種心動的感覺才漸漸消失。

不過才幾年的時間,這中間還發生不少事,而且阿威的出現改變我一直以為平靜乏味的世界。

俊偉哥對我而言始終還是個兄長,或許早就是註定好的吧!

目送他們離去,我才慢慢走回宿舍,看著蔚藍無雲的天空,心裡突然有種感慨,這世上有好多事情若沒有當下把握,錯過之後幾乎不可能重來,當初我要是衝動跟俊偉哥表白,現在我們還會待在同一所大學當學長學妹嗎?

命運和緣分就是那麼神奇,可遇不可求。

「亞寧妳回來啦!」佩琳一見到我回來先是笑瞇瞇的,隨後又拿著麥克筆低頭畫啊畫的,好像很忙的樣子。

「妳在做什麼?」我走近一看,她正在畫海報,是一張關於體育競賽的海報。「哇塞,妳畫的好漂亮喔!」不僅顏色搭的很恰當,在有限的版面,各項主題都還能突顯出來,讓我不禁豎起大拇指稱讚她的畫功。

「每年全國大學運動會今年要在我們學校舉辦,所以要做些海報貼在牆上,這樣才有運動會的氣氛。」

「這該不會是今天妳被廣播叫去訓育組的目的吧?」她點點頭,我卻有一種差點昏倒的感覺。「不會只叫妳一個人畫吧?」

她搖頭笑道:「當然不只有我一個,不過其他人好像都是用電腦繪圖做的樣子。」

電腦繪圖是件很不簡單的工程,再怎麼樣都比手畫方便,因為不用準備畫具之類的東西,只要動動指頭移動滑鼠。「我來幫妳吧!」以前在國中時期曾經代表學校參加美術比賽,雖然沒得獎,但是幫忙畫海報應該沒什麼問題。

「真的嗎?」她像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似的高興叫了一下。

我點點頭,要是做不到的事情絕對不會亂答應人家,再說好朋友現在極需要人手幫忙,畫圖是在我能力範圍內可以做到的事,不幫忙的話未免太說不過去了。

當天晚上我們兩個人挑夜燈畫了將近二十五張的海報,收拾完已經凌晨四點多,距離天亮大概剩一個多小時,佩琳有晨間運動的習慣,換上運動服後就離開宿舍,我則是到浴室沖澡,然後再爬到床上躺平,管他剩多少時間就要上課,我只要瞇眼睡一會兒,仍舊是精神奕奕的。

理論上是這樣,不過當我醒來的時候,第一節課已經結束,被自己的迷糊嚇醒,我趕緊衝進浴室盥洗換衣服,然後再將桌上的課本亂一把塞入背包,顧不得肚子餓得咕咕叫,像跑一百公尺短跑衝刺的快速跑到教室,雖然趕上第二節課,台上的老師臉色卻不是那麼和善近人。

聽別班同學提起,這位國文老師很有一套教導學生的方法,凡是被他盯上的學生,沒有一個可以躲的了重修的命運,他上課時不愛點名,但有時會心血來潮翻開點名簿喊名字,喊一次沒回應的話便會在他的私人名冊上用黑色簽字筆將學生名字第一字塗黑,若喊三次後沒人答有時,那個被點名卻沒反應的學生名字會全被塗黑,直接列入重修名單,整學期可以不必來上課,當然沒機會補考翻身。

想到這裡,我忍不住打了個哆嗦,我該不會是第一學期第一個國文被當的學生吧?我低下頭,偷偷瞄了老師幾眼順便觀察他的表情,不過我從沒在課堂上看過他笑,所以現在他是什麼情緒什麼表情想罵我還是表達什麼

老師拿下老花眼鏡,斜睨著我看,好一會兒才叫我回座位坐好。「算妳運氣好,這節我才開始點名。」

聽到他這麼說,我整個人都鬆懈下來,幸好逃過一劫,要是被當的不明不白我想大熱天還要幫公家機關送便當的老媽子知道,她會失去理智拿菜刀追著我跑吧!

回到位子上,本來該坐在我旁邊的佩琳意外的不見人影,桌上是空的,椅子上也沒掛著她一直背在身上的HELLO KITTY背包,好像從第一節課就沒出席似的。趁老師轉身寫黑板的時候,我往靠走廊方向瞄了瞄,那三個老愛欺負佩琳的惡女竟然也不在教室,不管如何告訴自己要冷靜不要胡思亂想,偏偏那惡女三人組的惡行在我腦海揮之不去,心地善良的佩琳一定慘遭她們毒手,現在不曉得躲在哪裡哭泣。

想著想著,我實在沒辦法坐在教室上課,慢慢起身躡手躡腳的溜出教室,縱使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九……的機率會被當掉,我也要把她們四個找出來。

半蹲經過每間教室,下樓梯時眼前忽然出現一片藍,挺身抬頭一看,高家哲瞇著一雙眼睨著我。「翹課喔?」

「不干你的事。」

「我還以為有人不想知道楊佩琳在哪裡。」他繞過我身邊往教室走去。

我喚住他。「你有看到佩琳?」

他挑著眉道:「妳的態度要是好一點的話我可以帶妳去找。」

「高家哲,你別太過分!」我抓著他的領口,他有一百八十幾公分的身高,緊抓他領口我還得稍微踮腳尖才行。

「這是妳拜託人的態度嗎?」

我鬆手放開他,如果今天不是為了佩琳,我一定對他不客氣。「請你告訴我你在哪邊看到她。」

他將領子拉好,勾勾手要我跟上,經過好幾個系大樓,正當我覺得他是不是在晃點我的時候,我們已經來到訓育組的專屬辦公室門口。

「欸,你確定她們在這裡嗎?」我很難不懷疑他會不會耍我。

「妳要是不相信我,何必一路跟過來?」他很不高興的瞪我一眼。

我也很不客氣的回瞪他,接著把手放在門把上,如果開門看到惡女三人組正在欺負佩琳,我肯定會衝上去打人,不過這樣不是聰明之舉,但要我冷靜走過去對她們好言相向實在又很難,當壞人也不是、好人也不是──

突然,門把動了,門也打開了。

「亞寧,妳怎在這裡?」佩琳一見到我就笑瞇了眼。「高家哲也在啊?」

她的話一說完,惡女三人組立即衝過來,搶先站在高家哲面前的當然是潘若瑤,為了表現出女孩子原有的矜持,她還『故意』紅著臉羞澀的問:「你是來看我……我們的對吧!我跟你說唷,為了大學運動會我們做了好多海報,真的好辛苦。」

惡女頭目就算邀功也找錯對象了吧!文宣工作是訓育組的管轄範圍,跟這個打籃球的一點關係也沒有吧!我在旁邊觀察她的每個臉部表情,真的很假。

「我不是來探班的。」高家哲丟下這句話立刻轉身。

我看的出來他很想走開。「你們四個一直在這裡做海報啊?」

「是啊!訓育組長幫我們請公假,請我們務必要把海報張羅好。」佩琳說。

郭巧君一臉『妳是在說廢話』的表情看著我。「不然我們四個人可以做什麼?生小孩嗎?」

她在說笑話嗎?我怎不覺得好笑?四個女生要是處在一室就會有小孩誕生,我看世界上也用不著男人這種生物了。

「亞寧,是不是發生什麼了?不然妳怎在上課時間跑出來?」佩琳疑惑的問。

我能說我怕妳被這三個惡女欺負才跑出來的嗎?「我是特地過來傳達老師的話……糟糕,顧著跟你們聊天,我忘記要說什麼了。」這是全世界最爛的掩飾,但是卻被高家哲發現我愚蠢的回話。

「白痴。」他輕嗤。

說我白痴,那說人家是白痴的人難道就不白痴嗎?

**我承認我神經質,那是因為我不希望朋友受到任何傷害,就算一點點也不行,所以寧可顧慮多一點,也不要萬一事情發生後才來後悔。


    全站熱搜

    M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