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老天對我太好了,安排我和她們同棟宿舍又同房間,害我在剛走進房間時差點吐血身亡。佩琳一見到我還是滿臉笑容,但壞蛋三人組卻是給我冷眼色,反正這也是我預料中的事情,看樣子我可能必須每天防範她們,免得睡著時被她們怎了我都不知道。
晚餐時間,壞蛋三人組去吃飯了,房裡就剩我和佩琳,此時的我行李大致上已經安置好了,轉頭看了她一下沒想到她竟然在幫她們收拾,簡直就像現代版的小丫環。

「她們的東西讓她們自己去收不就好了?」本來我打算當做沒看見,但是我一直覺得佩琳很可憐,不開口阻止她會良心不安。

她笑了笑,手邊動作還是沒停。「好朋友要互相幫忙啊!」

那算哪門子的好朋友?她的心真善良。「妳有看到她們的好嗎?」不是我要潑她冷水,我是想讓她早點認清事實。

「我和她們從小一起長大,從幼稚園到現在一直都在一起,記得以前被大家討厭冷落的時候,只有她們三人願意跟我說話陪我玩,所以我很重視她們,雖然她們的大小姐脾氣很嚴重,不過我不在意。」

她的微笑參雜不少複雜的情感,即使她簡單帶過,我還是感覺的到那段屬於她的過去一定過的很辛苦,話說回來如果佩琳不說我還不曉得那三個惡女曾經幫過她,不過我不會因為這樣而對她們另眼相看,畢竟我不喜歡她們傲慢的態度和脾氣。

「現在我們是同班同學兼室友,以後妳有困難還是想找個人吐心事都可以找我。」我很大方的提出建議。

話一說完佩琳的眼睛為之一亮,高興的跳起來。「太好了,但是我還不知道妳叫什麼名字耶!」

「我叫張亞寧。」

然後她也很興奮的將她的名字告訴我,手又開始幫她們整理衣服,希望她們可以早日感覺到佩琳的好,不要再趁機奴役她做事。

「對了,妳認識高家哲嗎?」她突然轉頭問我。

誰是高家哲?在搖頭的前一秒鐘,我想起那個拿著籃球的自豪男。「不認識。」

「是喔?好可惜唷!」

可惜?我一點都不覺得可惜,反倒覺得要是跟他混的很熟那會是暴風雨前的寧靜。「那妳跟他很熟嗎?」

她點頭如搗蒜。「我們唸同一所高中,還是同班同學,不僅如此高家哲還很受女孩子歡迎。」

那種人有什麼地方討喜的?我看那些女生都該去給眼科醫生檢查視力,心雖這樣想,但是我還是問了為什麼他會很受異性朋友歡迎。

「可能是因為他是籃球隊隊長吧!」佩琳歪著頭想了想,「妳看過灌籃高手嗎?高家哲給大家的感覺就很像真人版的流川楓。」

還好此刻的我不是在用餐,不然我絕對會噴飯,那傢伙一點都不像流川楓好不好?先撇開球技到底如何,他們的膚色就相差十萬八千里,站在一起也絕不會認錯人。

「不過亞寧,妳的名字很可愛耶!」她看著我笑了一下。

「會嗎?」她忽然這麼說,害我有點不好意思,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有人誇讚我的名字。

佩琳覺得我的名字很可愛,但有人卻不認為,隔天上課時,有個傢伙就拼命拿我的名字開玩笑,惹得全班同校笑得東倒西歪,就連短短五分鐘的下課也不放過我。

「啞鈴,妳知道哪間店賣啞鈴比較便宜,可以幫我介紹一下嗎?」

又來了,這個人腦袋裝漿糊嗎?我的『亞寧』和練身體的『啞鈴』根本就不同音也不同字,他非搞在一起發音不可嗎?「高家哲,你夠了沒?」

他先是一愣,然後又笑了。「我以為啞鈴不會說話。」

「閉嘴!」我用力的拍了桌子,「幼稚的大學生。」

他哪裡像流川楓?人家流川楓話很少,不管上課還是下課都在打瞌睡,他怎不趕快趴在桌上會周公?

「妳還真不能開玩笑。」他瞥我一眼,拿起藍球走到後面運球,球彈起的聲音在教室裡顯得格外刺耳。

「什麼叫我不能開玩笑?」我離開位子走到他面前,他還是一臉不在意的繼續秀他的運球技術。「我告訴你,我的寧是『ㄋㄧㄥˊ』不是『ㄌㄧㄥˊ』,希望你以後不要再唸錯。」因為再唸錯我會想揍他。

他對著我『嘻』的一笑,轉身換手運球,打從心底不想理會我。一氣之下,我伸手撥開他的籃球,球成功的離開他的手心,卻很準確擊中窗戶打破玻璃,然後球就這樣從三樓掉到一樓的廣場,糟的是我還聽到女生的慘叫聲。

「妳給我去把球撿回來。」

我知道他生氣了,但這也不完全是我的錯。「玻璃的事給你處理。」

「妳還敢跟我討價還價?」他轉頭睨著我,聲音幾乎從牙縫擠出來的。

「我先去撿球。」

快速跑出教室來到一樓,被球擊中的幸運兒竟然是惡女三人組的頭頭芭比娃娃……現在不叫她那個漂亮的外號了,因為我已經知道她的名字叫潘若瑤,四眼田雞叫郭巧君,綁馬尾的是陸婉瑜。

「張亞寧,妳居然用球丟若瑤!」郭巧君一口咬定兇手就是我。

本來我想喊冤枉,不過誰叫球是打在潘若瑤頭上,這下子我連抱歉的話都不想說了。「這是命中注定,而且籃球是高家哲的,要報仇的話找他。」

「妳自己做的事還賴給高家哲!」陸婉瑜大聲道。

潘若瑤忽然推我一把,「我到底做錯什麼,不然怎老是跟妳槓上?」

拜託,這句話應該由我來說比較合適吧!開學沒多久我就一直跟她們沒完沒了的,慘的是還睡在同一間房間,最哭笑不得的是我才對。「拜託一下,冤有頭債有主,找球的主人討債去,OK?」我心虛一下,畢竟球會打到她終究還是我的問題。

沒多久,高家哲來到一樓了,潘若瑤拿起來球走到他身旁,泫然欲泣的看著他。

「球的主人在這,妳有什麼苦衷就跟他說吧!」我故作一派輕鬆,心裡卻無法忽略高家哲瞪我的雙眼,好像非殺死我不可似的,只是球打破玻璃從三樓掉下來,他就一臉世界末日來臨的樣子?

「真的是你的球嗎?」潘若瑤小聲的問道,一見他冷冷的點了頭,她生氣的把球塞進他懷裡。

「高家哲,你怎可以用球打若瑤?」郭巧君瞪了他一眼。

「就是啊!若瑤可是很喜歡你的,你怎能這樣對她?」陸婉瑜也加入責備的行列。

原來潘若瑤喜歡高家哲?還真是重量級的大發現,不過以我目前對他們兩人個性的了解,在一起的話或許會每天吵架,因為高家哲看起來就是不浪漫的情人。

她們不停轟炸高家哲的不是,不過他卻沒揭發我是不小心砸到潘若瑤的兇手,一會兒時間見他一點反應也沒有,她們氣極的回教室了。

「你別以為幫我解危我就會原諒你。」我說。

「少臭美,誰幫妳解危?」他仔細的檢查著籃球,「妳把我的球害的那麼慘,誰原諒誰還不知道。」

「那是你不對在先。」誰叫他隨便拿我的名字當笑柄。

「妳指的是哪件事?」

竟然給我裝傻?「名字!」

「喔……妳這人還真不能開玩笑。」他微揚嘴角笑了一下。「當大家的開心果也算功德一件,其實妳該感謝我幫妳積德。」

「那還真感謝你的雞婆。」我咬牙的說。

「不客氣。」他撥了下額前的髮絲,對我露出我覺得很討厭的微笑,抱著籃球走上樓。

「高──」我氣不過的原地踩腳,最後還是一肚子悶氣跟在他後面上樓。

結果,我的名字依舊被他拿去開玩笑,不管我怎麼惡瞪他、下課後私下警告他,他就是不為所動,還越玩越兇,好像永無止境的樣子。

**步入大學就等於所謂的『轉大人』階段,智慧和思想應該有所成長,為什麼偏偏還有幼稚的笨蛋?


    全站熱搜

    M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