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當我們同在一起

「真的嗎?我也喜歡看電影耶……恩,你喜歡聽音樂會啊?我也挺喜歡去的唷!雖然我老是搞不清楚作曲家是哪位大師,可是在現場聽演奏會的時候,心裡會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動……」
一邊講手機一邊在我軟綿綿的床上滾來滾去的噁心鬼,正用她肉麻不償命的聲音跟人家對話,我連續朝她丟了四隻室內拖鞋外加兩顆枕頭,還有剛喝完飲料留下來的寶特瓶,完全沒丟中,這該說她很會閃還是我技術差?

講電話講到渾然忘我的是我的死黨陸小曼,雖然跟徐志摩的愛人陸小曼是同個名字,但認識我們家的小曼小姐那麼久了,我一點也感覺不到她有什麼文學氣質,就以現在在講電話的她來說好了,平時的她講話的語氣就像有出去『混』過,好聽的形容詞是率直,難聽的形容詞是一針見血而且很粗魯,不了解她的人常常因為這樣而跟她大吵,即使如此,對她有幾分了解的我偶爾還是會跟她起小爭執。還有,她從來就不喜歡聽什麼音樂會,記得前陣子學校請校外人士於假日時間在校辦了一場古典音樂演奏會,我邀她一起去,演奏沒多久,她睡著了,原想說算了,或許每個人的接受音樂的種類和程度不一樣,睡著的話應該也不怎麼樣,結果接下來她就不顧形象的打呼,雖然我明白熟睡的人可能不知道自己有打呼,可是在那種優雅的場合下出現打呼聲,很怪,而且氣氛被破壞後,欣賞音樂的心情也會大打折扣。

那麼為何她要昧著良心説反話呢?因為她正在跟在聊天室認識的網友用手機聊天,記得她剛認識這位讓她講話噁心巴拉的網友時,經常在我旁邊重複同一句話『那個男生的聲音好有磁性好好聽唷!想必他長的也很帥吧!』

從那一刻起,她就像個花痴,老是拿著裴勇俊的照片傻笑,她一直認為,對方應該是那一類型的男生,帶有迷人的笑容和親切感。

有時候我很佩服她,老是跟我抱怨手機通話費太貴但又愛用手機跟人家聊天,講的高興繳費卻繳的很痛苦,但我真正佩服的不是這個,為什麼她敢把手機號碼留給陌生人?我曾問過她怕不怕被騙或是被騷擾,沒想到她很冷靜的回答我──

『又沒打算約出來見面,聽聽對方的聲音就夠啦!況且會在聊天室出沒的人大都閒閒沒事做,一定也不是什麼善類。』

既然都不是善類,沒事跟人家講電話做什麼,時間多?錢多沒處花?就算真不打算見面也不該說謊,因為謊言會在未來的某天不攻自破,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還有,她一天到晚不停幻想對方的長相,嘴上又說不打算見面,這樣真的很矛盾。

我是阮可欣,看我書桌上放了七本又重又厚的課本,就算瞎子也知道我正在為明天的期中考努力中,該滾到旁邊別打擾我唸書的傢伙就滾吧!我並不是說小曼該滾,而是立即消失在我的視線範圍內,沒辦法,她真的太吵,我的頭快爆炸了,她要是再繼續吵下去,期末前我就要報名補考了。

處於近似神經衰落的邊緣好一段時間,我總算聽到小曼跟人家道別,也順利結束通話,謝天謝地,耳根子可以清靜一點了。不過我還是衷心盼望著,她的手機趕快給我壞掉,這麼一來可以幫她省下好多通話費,也不怕她被網友騙了。

「可欣,每次我們講電話的時候都會先問候彼此過的好不好,感覺真的好像交往中的情侶喔!」她從床的另一端匍匐前進到我旁邊,一臉甜蜜的樣子。

「拜託,你們幾乎每天講電話,幹嘛老是問候人家?是聊到沒話題喔?」我忍不住揶揄她。「去把我剛丟妳的拖鞋和枕頭給我撿回來。」

「他跟我聊天才不會沒話題哩!」她嘀咕道:「東西是妳丟的還要我幫妳撿,沒天理了。」

哎呀,要計較啊?既然如此我也該表明一下房間主人的基本立場。「陸小曼,從妳打電話那一秒起到剛才結束通話,這段時間一直在我的床上多爾滾,我都沒向妳收床租了妳還覺得沒天理?」

「我隨便說說的妳幹嘛那麼認真?」她朝我扮鬼臉。

「誰叫妳擺臭臉給我看?」起身伸個懶腰,我撲上被子,也學著小曼剛才滾來滾去的動作。「考試範圍妳準備好啦?」

「開玩笑!以我陸小曼的聰明才智,期中考當然是──」

「沒準備。」我搶先幫她回答。沒辦法,認識她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事,當然知道她根本沒唸書,不然她的名次也不會從後面倒數,用五隻手指去數還綽綽有餘。

「既然妳知道我沒準備,明天考試就麻煩妳多多關照囉!」很顯然的她不打算唸書了。

接過她撿起來的枕頭,我起身盤腿而坐,對她微笑。「親愛的小曼小姐,如果妳冀望我可以幫忙照顧妳的成績的話,不好意思,麻煩妳趕緊回家睡覺,作夢比較快。」

我的成績都快要越過不及格的境內,怎可能出手助她一臂之力?況且被抓到作弊的話,記過就算了,直接死當才是重點,若想拿到學分就得花費好幾千元、犧牲週休假期到校重修,而且聽說上重修班的老師很機車,想過關的人不僅要有幾分實力,還得到廟祈求神明保佑。

    全站熱搜

    M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