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彥伶姊,妳有沒有怎樣?」田嘉嘉趕緊扶住她,緊張的問。

「我沒事。」在裡面她就聽到外頭吵吵鬧鬧的,結果卻看到林弘揚被抓、田嘉嘉被推,雖然在開店前她曾經評估會不會有被勒索的情形發生,但是沒想到這個狀況那麼快就發生。「你們好,我是『星願』的老闆娘,剛才我的員工要是對你們不禮貌,我在此向你們道歉。」

「彥伶,不要跟他們道歉。」林弘揚喊著。其實對付四個人對他而言還不是問題,但是若是把店裡弄得亂七八糟,甚至是在場某個人撞到童彥伶,那種後果會是不堪設想。

叼菸男人鬆開手放了林弘揚後還揍了他一拳,暗示他千萬別多嘴,否則等一下非讓他吃不完兜著走。「我說小姐啊!妳不曉得做生意有規矩的嗎?」

童彥伶微笑點頭,「我當然明白開店做生意一定都有行規。」

「那麼妳就知道今天我們來的目的吧!」男人在她面前伸出手,「繳多你們受到的保護就多一點,繳太少或是不符合我的的最低限度,你們出門就要多小心,如果在路上被樓上的盆栽打到頭,或是莫名其妙被汽機車撞到時,那就是神明給你們的暗示。」

真是惡徒,向人要錢都不感到臉紅,但是她也不會畏懼對方是流氓而給一毛錢。「大家都是出門在外討生活……」

「廢話少說,把錢拿出來,不然林北就乎妳沒法度做生意!」

男人大聲喝道,接著旁邊的人開始破壞動作,把一束一束的花折斷,水桶翻得東倒西歪,店裡頓時像是颱風過境般的混亂不堪,眼見心血就被破壞殆盡,童彥伶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抓起一旁的掃把,猛朝喊口令帶頭的傢伙打去。

「妳這個瘋查某──」男人兩手抓住迎面而來的掃把,一個使勁向外推開她。

林弘揚和田嘉嘉兩人趕緊跑過去想接住她,無奈他們的距離太大,就算林弘揚伸開雙臂去接也接不到,以為就要釀成不幸的同時,童彥伶意外的跌進一個結實的懷裡,化解讓人捏了把冷汗的危機。

「你們仗著人多欺負一個女孩子不會太過份嗎?」白襯衫男人扶好童彥伶後,語氣帶有些怒意,但鼻樑上的墨鏡卻讓人看不清楚他此刻的表情。

「你算哪個東西竟然敢多管閒事?還管到老子頭上來,我看你是活膩了。」男人抓起地上的棍棒,惡狠狠的指著他。

「我只是個專門偵辦掃黑的小小檢察官,如果你們最近有看新聞的話應該會在電視螢幕上發現我出現在某一角落。」

四個人一聽到檢察官三字,無不臉色發青,最近警方和五名檢察官聯合進行大型掃黑活動,只要看過電視的人都曉得,面前這個戴墨鏡的人正是其中一名叫蕭英豪的檢察官。

「哇,你們的臉色越來越難看,要不要我幫你們叫救護車?」

蕭英豪故作關心的上前一步,結果四人嚇得轉身就跑,一刻也不敢停留。

「真是的,我看起來有那麼可怕嗎?」他轉頭面對童彥伶,摘下墨鏡,笑了。

原以為墨鏡後面的面容有如凶神惡煞,沒想到沒有墨鏡的掩飾,那張白白淨淨的臉上有一雙深邃的綠眸,以及又深又明顯的酒窩,怎麼看也不像所謂掃黑的檢察官。

「其實你也是騙子吧!」童彥伶不客氣的直說。

「我?」蕭英豪反指自己,難道她剛才沒聽清楚他的職業嗎?

「你不用再解釋了。」林弘揚走過來就是一把勒住蕭英豪,「憑你這張白白嫩嫩的臉,跟一百人說你是檢察官也沒有一個人會相信。」

「弘揚,你再不放手的話我不敢保證待會你會出什麼事唷!」他好心的提醒,免得好友等一下出盡洋相。

「你們認識啊?」田嘉嘉驚訝的問。

林弘揚鬆手放開他,用手肘撞了他的胸膛一下。「我跟這傢伙從小同班到高中,大學因為志願不同所以分開了,幸好平時保持連絡,不然我也不相信他現在已經是個嚇嚇叫的檢察官,你們看,一張臉白白淨淨的哪個壞人看到會怕啊?」

蕭英豪微笑著,目光還是緊盯著童彥伶,一般人遇到剛才的事情的反應除了害怕還是害怕,她卻能鎮定以對,雖然很多人不相信他的職業,不過她剛說他是騙子時,那種感覺還真是奇怪。「她就是你說的老闆娘?」

「對啊!她才小我們一歲就已經獨當一面……唉唷,你今天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如果不是瞄到童彥伶的瞪眼,他可能什麼話都會說出來。

「我弟下個月要結婚,婚宴會場需要一些花,正好你上次跟我說過你在花店工作,所以今天有空就過來了。」

「還好你有來,不然我們漂亮的老闆娘就有生命危險。」田嘉嘉一臉有驚無險的樣子。

童彥伶被他看得渾身不自在,以為他在計較她沒跟他道謝。「謝謝你剛才的幫忙。」

蕭英豪還是用打量的眼光盯著她。「妳一個人開店持家?」

「店是我開的沒錯。」但是,『家』的感覺已經離她很遠很遠,現在只有小孩子才是她努力生活的支柱。

她的回答跟他問題的涵義完全不一樣,他想問的是這裡除了林弘揚外難道沒有別的男人可以幫忙作主嗎?何況她又是一名孕婦,如果哪一天又遇到類似今天的事件,沒人保護是很危險的。

「一個人?」他不想問的太明。

「先生,你到底想說什麼?」

「我的意思是孩子的父親呢?」

蕭英豪一說完,在旁的林弘揚和田嘉嘉當場傻眼,他們都知道童彥伶最討厭人家過問她的私事,尤其是有關小孩或是小孩的爹,這都足以讓她從溫柔小女人變成兇暴母老虎。

「你不是來買花的嗎?」毫不客氣的,童彥伶給他一記瞪眼。這個人憑什麼管那麼多?

「這跟買不買花沒關係,難道妳不曉得……」

林弘揚趕緊摀住他的嘴,這傢伙怎那麼不識相,不僅分辨不清楚人家就要怒髮衝冠的表情還白目的繼續問話,現在在他面前的是平民百姓可不是犯人。「彥伶妳別介意,英豪從以前就滿腔熱血,今天只不過有點過頭。」他尷尬的笑了笑。

童彥伶抿著嘴撇開臉,離開故鄉離開最熟悉的地方來到這裡就是要拋棄過去,重新開始,縱使未來充滿許多未知數她也已經做好心理準備,可是突然出現的陌生人為什麼非要撕起她的傷疤不可?「弘揚,好好招待你的朋友,我進去打電話訂花。」

眼看她躲開他的問題轉身就要離開,蕭英豪有點憤慨的加大音量,問道:「妳躲的了此時,躲的了一輩子嗎?問題一直都在,不解決有用嗎?」

沒有回答任何問題,童彥伶快步走進去,田嘉嘉則是一副大敵來臨的表情瞪著蕭英豪。「你要是再問跟花無關的問題,我就拿掃把跟你一拼高下。」

「小妹妹,妳要知道恐嚇是有罪的。」蕭英豪揚著唇角。

一時忘記他是個檢察官,田嘉嘉突然為上一句話感到有點擔憂,她只是說拿掃把又不是拿刀槍,應該不至於被抓走吧?她將視線轉移到林弘揚身上,有氣無處發的說:「都是你啦!認識一些有的沒有的人。」說完,她也走進店裡。

兩個男人互看對方一眼,覺得有點莫名其妙。

「弘揚,你們店裡的女生都是這樣的脾氣嗎?」

林弘揚退後一步跟他拉開距離。「你別再問問題了。」

「人總有好奇心嘛!」

「你今天的好奇心已經過剩讓人家討厭了。」林弘揚直說:「我知道你有敏銳的觀察力和判斷力,還有滿腔正義的熱血,但是畢竟我們都不是人家的誰,突然向對方丟出『怎麼會這樣』或是『為什麼會這樣』的問題,除了唐突也很沒禮貌,何況你只是一個路人甲就更沒資格處理人家的私事。」

蕭英豪低頭沉默,他知道好友說的都對,只是看到花店老闆娘始終都是一臉冷靜,完全沒有一點害怕,所以才會忍不住多嘴幾句,不過在他提到孩子的父親後她總算有一些些不一樣的表情,看來那似乎是她不願多談的事情吧!

「你的老闆娘,該不會是未婚媽媽吧?」終於,他還是將心裡的問號吐出來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lly 的頭像
Milly

~THE DREAM~

M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