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每逢七夕情人節前夕,花店和精品店裡出現大量的年輕男女,不外乎是為了自己的男朋友或女朋友精心挑選一束美麗的花或是一份獨一無二的禮物,而靠近市區附近住宅區,幾個禮拜前開了一間名為『星願』的花店,有一位穿著娃娃裝臉上總是掛著一抹溫柔微笑的老闆娘,在客人接過花束的同時帶著笑容給予真摯的祝福,希望他們心裡的願望或心意藉著花束傳達給最重要的人而感動,因為老闆娘的祝福感到窩心及開心,曾經在『星願』買過花的客人都會向親朋好友推薦,因此這裡大受不同年齡層的顧客群的愛戴。

中午休息時間縱使顧客較少,老闆娘還是在清點目前花的數量和總數,就怕哪一種沒點到而下午正好有需要的客人買不到花,那可真是非常懊惱的事,因為她在意每個客人的心情,讓旁邊兩名大口扒飯的工讀生趕緊放下飯盒,走到她身旁拿走她手中的紙和筆。

「這種小事我們來做就好了啦!」男工讀生林弘揚很緊張的說。

「沒關係,你們去吃飯。」老闆娘微笑著。

另外一名女工讀生田嘉嘉故意強調說道:「彥伶姊,現在是吃飯時間。」

「我知道,所以才讓你們趕快吃飯,不然待會要是一忙你們就沒空吃了。」童彥伶想拿回紙筆,卻被田嘉嘉擋下來。「嗯?」

林弘揚輕輕拉著她到旁邊椅子坐下,然後把便當交給她,有時候他真的不懂,這位神經少一條的老闆娘竟然把花店經營的非常成功,而且他們的年紀僅差一歲,讓他這個準備上研究所的研究生心裡感到有些不可思議。「妳不吃飯不休息,肚子裡的寶寶會抗議的。」

田嘉嘉趕緊附和:「就是啊!妳不怕累不怕餓沒關係,但是小寶寶會吃不消。」

看著他們這麼擔心她,童彥伶只好停下手邊工作。「等一下清點的事就麻煩你們了,如果有需要補貨的待會弘揚要記得去補喔!」

兩人點點頭,並催促她趕快吃飯。

童彥伶輕輕摸著小腹,常常覺得自己真的是一個不稱職的母親,自從策劃開店到營業短短不到一個月,每天忙著包裝花束、點貨補貨,還要招呼上門的客人,有時還必須跑銀行貸款還款兩頭跑,一天吃不到兩餐,幾天前還因為太勞累差點保不住肚子裡的小孩,所以才另外徵兩名可以幫忙的工讀生替她分擔工作,不過由於個性太過堅強獨立,縱使身邊有兩個幫手,她還是堅持自己必須監督檢查幾次才放心。

既然都有人可以幫忙,為什麼她就是不能輕鬆的接受呢?

看著便當,童彥伶一點胃口也沒有,加上突然一陣噁心感湧上來,她放下便當就往洗手間跑去,接著就是陸陸續續的嘔吐聲。

「這樣操下去的話,彥伶姊也會受不了吧!」田嘉嘉擔心的垂下臉。

「不過我覺得最可惡的就是小孩的父親,他怎能這麼狠心的拋棄彥伶母子倆?難道他不知道一個未婚媽媽在外頭的生活很辛苦,而且萬一一個不小心小孩子流掉怎麼辦?如果改天被我遇到那個可惡的傢伙,不狠狠的教訓他一頓我就對不起自己!」林弘揚氣憤的說,手一揮下正好落在仙人掌上,仙人掌的針扎的他大叫好幾聲。

田嘉嘉瞥了他一眼,這麼大的一個人還有白痴的時候,但是他說的也沒錯,跟彥伶姊在一起的男人難道都不過問她的生活嗎?還是因為有小孩子的存在所以覺得這是種累贅,所以才狠心的拋棄他們呢?

「弘揚哥,我覺得我們應該好好的照顧彥伶姊。」

在還沒遇到童彥伶前,她還是一個愛翹家的高中生,整天跟一群壞學生在外鬼混,某天有人提議要到便利商店偷東西,特別推派她做首次示範,雖然她不愛唸書不愛聽大人說教,但要她也沒辦法做出違背良心的偷竊行為,結果在幾次拒絕後,其中一名壞朋友故意偷了一個修正液還偷偷放在她的包包裡,然後像是見義勇為的舉發她偷竊,當時她錯愕對方則是一臉得意,臨走前還在她耳邊說『這就是不聽話的下場』,她愕然的想跟他們理論一番手卻被店老闆緊緊抓住,說要報警處理這次偷竊事件,雖然她堅持沒偷東西但老闆始終不相信她,就在這時候童彥伶的出現替她解決──

『不好意思,剛才我在拿修正液回架上的時候不小心掉在那位同學的手提袋裡,本來我應該趕快告訴她才對,可是怕引起其他人驚慌的騷動所以只是一直跟在她後面不敢說……』

這是童彥伶對店家的解釋,那時候她猛低著頭向人家道歉,最後店家決定不報警,偷竊事件因此落幕。

『妳為什麼要幫我?我們又不認識。』她表面上雖然很不領情童彥伶的好意,心裡卻很慶幸遇到好人解危。

『重點不是我幫妳的問題,而是妳確定自己還要跟那些不懷好意的人交朋友嗎?今天他們可以害妳被誤會,明天他們也可能陷害妳去坐牢,還是妳覺得這都不算什麼?』

『難道妳不會跟其他人以為我是前科累累的慣犯嗎?』

『如果妳是的話那就是我救錯人了。』童彥伶無奈的笑笑,『我只是在能力範圍內儘可能的幫助需要幫助的人,我剛幫妳的時候只覺得妳是需要幫助的人。』

那時她真的需要一個幫助,童彥伶的出現的確讓她回頭向善,回校努力念書珍惜時間,而現在童彥伶的心裡一定也需要幫助,雖然她不可能成為孩子的爸照顧他們也不可能跟她一樣厲害把店打理的很好,但是賣花這種小事她可以做,平常也可以把店整理的乾乾淨淨的,做些不讓童彥伶太勞累的事情都是OK的啊!

「嘉嘉,我覺得我們可以帶彥伶出去玩個幾天。」他們連假日都營業不休假,他和嘉嘉體力或許還可以撐得住,但對孕婦而言卻是一個很大的體力負擔。

「她是需要休息放鬆……」田嘉嘉贊同,「晚一點我再跟她說說,但是彥伶姊有點工作狂的傾向,不曉得會不會答應就是了。」

「就是要逼她答應!」不然這個提議就沒用了。「就算她是鐵做的也該停下來上點機油吧!」

「你就不能用好一點的比喻嗎?」

「比喻不重要,達到目的才是重點。」說完,林弘揚轉身走出去招呼上門的客人。「歡迎,如果有需要的話我可以幫你介紹。」

一名中年男人領了三個人,嘴巴叼著菸用很嚴重的台灣國語問道:「這間店是你的嗎?」

林弘揚心有戒備的看著他們,猜想他們是不是就是電視上所謂暴力索取保護費的流氓,果真沒多久等不到他的回答,其他三人就把幾桶的香水百合和紅玫瑰翻倒在地。

「喂,你們難道不知道這些花很貴嗎?」田嘉嘉生氣的衝出來,用她引以為傲的大眼睛瞪著他們。

「不好意思,如果你們不是買花,請你們別打擾我們做生意。」林弘揚將她護在身後,現在的場面不是一個小女生可以應對的,而且他的老闆娘現在身體不適,他更不能讓匪類流氓找『星願』的麻煩。

叼菸男人一手揪住他的領子,眼神凶惡的擺著一個嘴臉,「什麼叫不要打擾你們的生意?明明是你們在我的地盤上開店做生意不過問,這樣的話你說是誰的錯?」

「我們可是有申請的哪裡是你的地盤?」田嘉嘉不滿的吼回去。「你們這些人別在這裡找麻煩,不然我報警了。」

「報什麼警?小鬼,林北就是警察啦!」一名國語夾帶台語的男人伸手用力推了田嘉嘉,正好撞上剛出來的童彥伶。



    全站熱搜

    M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