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最後的決定

「學妹,參加田徑社吧!得獎的話會集榮耀於一身的。」窗外傳來利穌學長大吼大叫的聲音,我選擇帶上耳機裝做什麼都沒聽到,正在唸書的佳琳學姊卻無法視若無睹,離開書桌走到窗邊對著樓下大罵三字經,兇巴巴的拉上窗簾。

啃著甫買回來的雞排,珮淳學姊輕拍了拍我的椅背。「我建議妳還是下樓跟利穌說個明白,不然我們305號房的住宿生會成為全宿舍生的公敵,而且現在對佳琳而言是非常時刻,她的補考要是沒過,下一年她就變成妳的同屆同學了。」

「這麼嚴重?」我微挺直背看向佳琳學姊,她在瞪我。「我馬上下樓趕人。」

利穌學長一見到我出現,欣喜的衝了過來,皮膚黑的人牙齒真的比較白。「學妹妳答應了嗎?」

「學長,你在這裡亂吼會給大家不少困擾。」雖然我出現的目的是趕人,但基於他是學長身分,做學妹的我總不能沒禮貌的亂罵人家。

他困窘的抓抓頭:「真是不好意思,待會我就跟舍監道歉,不過妳可以告訴我,妳願意入田徑社嗎?」

「很抱歉,我不打算加入田徑社。」

「那妳──」

「我也不會參加其他社團。」我吁了口氣,「現在的我沒有參加社團活動的衝動,謝謝學長不嫌棄我一直說服我入社。」

「學妹,妳真的不考慮嗎?」他忽然拉住我。

我想掙開他的手,他卻抓的更緊。「學長,請你放手可以嗎?」

「我們社團真的很需要妳這種強將。」他的語氣緩和不少,但力道沒減輕過。

曾經耳聞學校裡總有少數熱衷社團活動的瘋狂份子,但我沒料到其中一人就站在我面前,軟硬兼施的纏著我。「你再不放手我就要叫了!」

「妳叫……啊唷──」不曉得從哪裡飛過來的拳頭,結結實實的打在他臉上,緊抓我的手瞬間鬆開了,低頭看了跌個四腳朝天的利穌學長,他的嘴角在冒血了。

誰下手那麼重,見紅了耶!

「妳沒事吧?」章士辰無聲無息的站在我旁邊,眼神有幾分忡然。

他在擔心……我嗎?「你來這裡做什麼?」

「因為我聽到妳在呼喚我。」天色已暗,宿舍前微弱的燈光照在他臉上,我看到他溫柔的笑容,這還是我第一次看到他不一樣的表情。

我朝他吐了舌頭。「誰呼喚你了?」

就像小說劇情裡一樣,男主角總在女主角遇到困難的當下伸出援手,此刻我的心裡有一種甜蜜幸福的滋味。

「章士辰,你沒事打我做什麼?」利穌學長用手抹去嘴邊的血,搖搖晃晃的站起來。

「你們認識啊?」我問。

利穌學長走向我們,道:「從高中到現在一直同班,熟的很。」他推了章士辰一下,「馬的,我跟學妹講話你在發什麼瘋?」

「說話需要動手動腳嗎?」章士辰也回推他一下。

「靠,阮可欣是你女朋友嗎?你管那麼多做什麼?」

「她是我的女朋友。」

來不及錯愕驚訝,我的手已經被章士辰牽著,突如其來的舉動讓我徹底怔了。

利穌學長放聲大笑,問:「你跟許品妤分手了?」

咦,品妤才是他的女友,為什麼他會說我是他的女朋友?我搞不清楚現在到底怎了?

「這是我和她的事,外人不必問太多。」他的語氣格外冷淡。

「你在胡說八道什麼……」我扳開他的手。

「我沒有胡說八道。」他猛然轉頭瞪我一眼,手重新握著我。

他是吃了幾公噸的炸藥?不對,應該說他吃錯藥,他今天的言行舉止怪異的很,先是對我溫柔的笑著,然後跟人家宣佈我是他的女朋友,握著我的手表示他是認真的,誰可以告訴我,眼前的一切純粹幻覺,等我眨過眼後就會發現自己原來躺在床上不小心睡著作夢的?可惜我眨了好幾次眼,所有的場景仍在。

丟下一頭霧水的利穌學長,章士辰拉著我到停車場,開了車門要我上車。

「去哪?」不敢直視他的表情,我有點害怕的問。他突然變的怪怪的,我無法單獨跟他出去。

「我們去看星星。」唇角扯了扯,他催促我上車坐好。

躊躇一會兒,我一句話也沒說就上車,他坐上駕駛座繫上安全帶,悶不吭聲的發動車子,一路上除了他的手機不斷震動的聲音外,完全聽不到我或他說話的聲音,我的個性並不內向,所以我很不喜歡待在靜悄悄的空間,因為黙然無聲會令我感到窒息。

他的手機還在震動,顯示電力圖示從滿滿三格降到兩格,如果再震動個幾次,這手機應該就會因為沒電而自動關機吧!

「你不接嗎?」終究還是我先打破沉默。

左手放在方向盤上,右手拿起還在震動的手機,二話不說的,他關機了,眉頭沒皺的將手機丟向後座。「我不接沒有來電顯示的電話。」

我剛才明明就看到螢幕顯示著『許先生』,即使心裡明白他說謊,但我還是裝作不知情的樣子不追問。

走了約一個鐘頭的山路,他將車子停在路邊的大樹下,下車後的我才發覺這裡沒幾根路燈,一眼望去,滿天的星子比山下的燈景還要多,還要閃耀漂亮,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那麼多的星星,我忍不住的笑了出來,那是一種由內而發的感動。

「很漂亮吧!」他走到我旁邊,上身靠車窗又開始點菸。

我給他一記衛生眼,伸手抽掉他的菸。「在我面前不抽菸行不行?」就算風景再好,旁邊要是多了一個煙鬼破壞賞景的氣氛,一點興致也沒了。

「行。」很阿莎力的答應,他拿回剛點燃的香煙,放在地上踩熄,再將菸蒂丟回車上。

「幹嘛忽然帶我來看夜景?」我一直以為在光害嚴重的大都市裡可能看不到一顆星星,沒想到上山後看到的夜空彷彿有數以千萬計的珍珠灑在空中,每顆星星又大又亮的,真是太驚喜了。

「想來就來了,需要理由嗎?」雖然聲音很小,我還是聽到他嘆氣了。

「你有心事?」這讓我想起上次他突然跑到大甲找我的時候,什麼話也沒說就帶我上山看夜景,還好現在還沒完全進入冬天,不然我可能會冷的切齒罵人。

「看起來有嗎?」他皮肉不動的笑了笑,在我看來非常沒有說服力。

「你覺得沒有就好了。」若他堅持不肯道出心事,我問的再多也沒用,他想說的時候自然會告訴我吧!

「利穌找妳做什麼?」他也叫利穌學長利穌耶!

「他一直拜託我參加田徑社,我要是不答應他就一直尾隨在我附近,就像背後靈。」就算我真有一丁點的意願參加,早就被他的緊追不捨的熱情嚇光了。「他也認識學姊嗎?」

「他以前也追過品妤,但最後還是輸給我。」

因為你是品妤的男朋友。我偷偷的在心裡接下這句話。「你……也經常帶學姊來這裡嗎?」抵不住好奇心,我問了。

他看著我好一會兒,沒點頭也沒搖頭。「奇怪,妳怎老是注意我和她到底做過些什麼?」很巧妙的,他避開我的問題。「妳還是花點心思在我們身上。」

「咦?」

「妳喜歡我吧!」

我啞口無言,像是做了虧心事當場被逮似的,一顆心跳的十分劇烈,幸好這裡不亮,否則我從臉紅到耳根子的蠢樣一定被他收進眼裡的。但我不懂的是,他為何如此肯定我喜歡他,我從未透露隻字片語啊!

「不說話就是默認囉!」他伸出右手揉揉我的頭,我連閃都沒閃。

事到如今,我再不表明心意的話,我可能會一直掛寄這件事,不管過了幾年後回想起來,心裡會有個疙瘩的。「我、喜歡你,但是我絕對會閃的遠遠的,不會破壞你和學姊的感情。」這是我的決心,雖然喜歡他卻不能跟他在一起,若可以遠遠的看著他,那我也沒什麼遺憾。

他雙手抱胸,有點納悶:「如果每件事情都如妳所想的那麼簡單就好。」

「我的不會介入你們的。」我急忙解釋。要是我的出現真的是威脅,大不了我參加別的大學的轉學考,徹底從他們面前消失,只是,那樣的話,以後我可能沒機會再看到他了。

沒繼續兜著這話題,章士辰撇過臉,抬頭指向天空,道:「妳看,北極星在那邊。」

「啥?」我順勢抬頭望去,找不到他說的北極星,對我來說,每顆星星長的都差不多,只是亮度和大小不一樣罷了。不過他也真賊,故意轉移話題,算了,現在可以跟他獨處,煩惱的事暫時拋諸腦後吧!「北極星是哪一顆?」我嚷嚷著。

「在北天找找呈M形的仙后座,將她連一連可找到北極星。」

他解釋的好簡單,我卻一點也聽不懂。「你先告訴我東西南北在哪裡好了。」

側過頭,他看著我大笑出來。

「笑什麼?」我氣紅著臉捶了他的肩膀一下。「這麼哈哈大笑很沒禮貌耶!」

「我在笑自己怎會看上妳這麼笨的人。」

「那是因為你比我更笨的最佳證明啊!」我得意的回答,手錶的整點報時突然提醒我一件要不得的事。「糟了,宿舍有門禁,你快載我回去啦!」我慌張的大喊。

手指彈了我的額頭一下,微弱的光線下,他好像無關緊要的樣子,泰然的瞅著我。「難得出來就放鬆心情,慌慌張張的會精神分裂的。」

「你不打算這麼早走嗎?」看來回去的時候我得學蜘蛛人爬窗戶回房間了。

「恩,而且我也不打算送妳回學校。」他的目光有幾分促狹。

分不清楚此刻的心情究竟是慌是怕,還是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期待,我睜大眼直視他,吞了吞口水,心臟彷彿就要停止似的,不回宿舍,他要帶我去哪?

「我們去台中,回妳家。」


    全站熱搜

    M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