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一下班,唐可柔馬上將肩上的髮絲束起,一手拎著外套,一手抓著機車鑰匙,迅速的跑向停車場,她正經八百的表情,讓周遭的同事愣住了,每個人心想,都下班了,她怎還一副『決一死戰』的樣子?會有這種想法,是完全不了解真正的她的人!

她之所以一下班就跑的那麼快,原因並不是很複雜難懂,她只是想去鄰近的國民小學的操場跑步運動,先做做暖身而已,至於為什麼要暖身?這又是一個沒幾人知道的秘密了,除了上班和睡覺外,其餘的時間就是她兼差的時間,由於最近立法委員的選舉白熱化,每個候選人為了助長氣勢,特地雇了很多很多的臨時工,幫忙挨家挨戶的發傳單,在造勢晚會上大聲喊『凍蒜』──她就是眾多臨時工之一。

反穿外套,拿起安全帽之際,手機的口袋在這時震動,她先發動機車,再接手機。「喂……喔,好啦!」說完簡單的幾字後她結束通話,戴上安全帽準備離去時,旁邊來了一位短髮女子倏地出現,及時拉住她。

「可柔。」呂琪安一臉微笑的看著她。「可以打擾妳幾分鐘嗎?」

「可以啊!安姊。」她脫下安全帽,低頭拔起鑰匙。「怎了嗎?」

「妳還在兼差賺外快嗎?」

呂琪安是少數知道她為什麼要兼差賺錢的人,所以對於她的問題,唐可柔一點也不覺得不好意思回答。「恩,最近在幫人家助選,工錢還不少唷!」雖然她很高興領了不少工錢,不過心中仍難免幾分擔憂,候選人發這麼多薪水給他們,會不會算是賄賂的一種?

管他的,若真被媒體揭發,到時候再說囉,反正她又不一定會去投票。

「真辛苦。」呂琪安摸摸她的頭,嘆了一口氣。

「安姊妳怎了?」

「我有一件事情想要麻煩妳,可是妳要賺外快沒空,所以……」她微皺眉,又嘆氣了。

「妳不要嘆氣啦!」現在安姊的肚子裡有三個多月大的小寶寶,不能常常愁眉嘆氣。

「可是我真的很煩惱啊!」

她眼眶含淚的樣子,真教唐可柔擔心。「安姊妳不要哭,有事情就直接跟我說了,只要我辦的到的事情,我一定排除萬難幫妳完成的。」

「真的嗎?」呂琪安哽咽的問。

「真的。」她肯定的點頭。平常安姊可是幫了她不少忙,現在幫她做點事情也不為過啊!

呂琪安馬上收起淚水,露出微笑。「後天是我小叔的生日,我這個做嫂嫂的因為錢賺的不多,跟他大哥商量過後,我們決定買一個特大號的比薩送給他當生日禮物。」

「比薩?這樣會不會……」太寒酸?安姊一個月的薪水三萬多,就算沒有全勤獎金也比她多,只買比薩給她小叔真的是有點不合禮義啊!

「可柔,妳一定覺得我的禮物很沒價值對不對?嗚……」呂琪安掏出一條手帕,故作哭泣拭淚的樣子。

「沒有沒有,送禮最重要的就是心意。」怕她再度掉淚,唐可柔趕緊說點好話讓她開心。

「沒錯,心意最重要。」呂琪安猛點頭贊同她的話,又道:「後天我跟婦產科醫生有約,我先生因為要陪我一起過去,比薩就沒人去拿,所以我想請妳跑一趟,幫我送給我小叔,好嗎?」

「可是不是有比薩外送的服務嗎?妳寫個住址麻煩店員跑就好啦!」她抓了抓頭髮,總覺得這番話有點怪異。

「可柔,妳是不是覺得我在找妳麻煩?」為了達到『某種目的』,她只好飆眼淚讓唐可柔心軟,雖然這可能對她肚子裡的寶寶不是很好。

唐可柔微愣,平時安姊不會含淚跟她講話,怎今天淚水就像自來水,轉開水龍頭就有水?真的好奇怪!她搖了搖頭,沒想到呂琪安又笑了。

「可柔,這麼說妳願意幫我跑一趟囉?」不給她時間回答,呂琪安馬上塞了張紙條給她。「這是我小叔的住址,還有比薩店的住址,那就麻煩妳了,謝謝!」

總算把事情交到唐可柔手上,她的心情無比高興啊!

等等啊!她還沒點頭答應呀!「安姊……」

「不必擔心,比薩的錢我已經給老闆了,明天我會先付妳工資的。」快速的撂下這句話,呂琪安笑著跟她道別,慢慢的走過斑馬線,搭上老公的愛車,快樂的回家了。

停車場只剩唐可柔一人了。

她吁了好長一口氣,額前的瀏海緩緩揚起又緩緩落下,看了一眼紙條上的筆跡,煩惱的事開始湧進腦子。

這幾天她的立委候選人雇主有造勢晚會,她得出席喊『凍蒜』,否則會扣錢,雖然安姊剛說會付她工資,可是到底有多少錢根本就不知道啊!要是沒比外快的薪水還多的話,那就賠大了。還有,比薩的尺寸是多大的?要是拿錯可不可以退貨?

不過這都不是重點!

她從來就沒見過安姊的小叔,就算比薩送達目的地,誰要來接收?


    全站熱搜

    M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