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站在豪宅前好一會兒,唐可柔還是沒勇氣按門鈴,漂亮的房子看過很多雖然沒親自進去體會,但這棟房子除了氣派豪華,還給她一點點壓力感,彷彿一踏進門的另外一邊後就會變成另外一個世界。
或許是因為自己是窮人家出生,所以站在這裡難免感到幾分緊張和壓力吧!她對著牆上的門鈴苦笑一下,在伸出手指前的那霎那,門竟然開了。

接著一群美女從裡面走了出來,她還認的出其中幾位雜誌封面的寵兒,當紅的名模林玉伶和洪曉芸,孫氏企業董事長千金孫盈瑄,還有好多好多企業家的名媛和目前最炙手可熱的女藝人……唐可柔看傻了眼,這些大牌小姐怎都來這裡?

「該不會是我找錯地方吧?」手伸進口袋拿出呂琪安寫給她的住址,是這裡沒錯啊!

「小姐,有什麼事需要我幫忙嗎?」大門口站了個人,席亞倫很難視而不見,因為她的穿著實在太有風格,讓他忍不住想笑,現在竟然還有人穿刷白的弔帶牛仔褲,頭戴鴨舌帽然後一張臉又髒兮兮的簡直就像剛修完水管的水電工。

看他憋笑的樣子,唐可柔很想開口告訴他沒禮貌三個字,哪個人不喜歡自己打扮整齊愛漂亮,她看起來一副狼狽的樣子還不都是剛在發候選人宣傳單時不巧遇到敵營的支持者,兩邊互看不爽就動粗起來,雖然她不會打架卻也被波及在內,哪像他這種住豪宅的少爺,怎知民間疾苦?

不過繼而想之她只是奉安姊之令來送東西,多管閒事不是此行的目的。「請問席亞諾先生在嗎?我是受呂琪安小姐的拜託來……」

「送比薩?」水電工也兼差外賣啊?「可我記得送比薩的都是比薩店裡的員工吧!」她沒穿制服。

就因為不是所以她才說是因為安姊的關係才來的,難道他聽力有問題聽不懂她說的話嗎?硬是擠出微笑,唐可柔語氣溫和的問:「請問席亞諾先生住這裡嗎?」

「他是住美國啦!這裡只是他暫時休息的地方,時間到了他就回去了。」

雞同鴨講的答案,那個叫席亞諾的男人到底在不在這裡啦?不知不覺中手的握力增添不少,裝比薩的盒子被她捏皺了,她討厭眼前這個嘻皮笑臉的無聊人卻必須笑著說話,要不是安姊交代的事情,她可能會直接打開盒子把整塊比薩砸上他的臉。

「那席亞諾先生……」

「喔,他在房間休息,妳自己進去上樓找他,我忙著送美女回家沒空招待妳,對了,他的房間在三樓。」指向門的另一方,席亞倫要她進去找人,自己卻趕緊溜的跟什麼似的。

現在亞諾火氣正大,誰去找他誰就倒楣,他這個好心沒得到壽星好報的二哥還是閃遠一點,要不臉被揍花了下星期怎麼回去走秀?

看著席亞倫護送美女們離開,唐可柔隨即走進屋內,踩上樓梯來到三樓,不過走廊兩側各有三間房間卻讓她看傻了眼,這個三樓有六間房間!?而且裝飾得金碧輝煌,走道上也放了幾樣古董,這裡的主人把家裡當做飯店開嗎?

現在社會實在太不公平了,有錢人依舊很有錢,像她這種如果沒工作就會沒飯吃的人卻越來越貧窮,有錢人和貧窮人間的差距逐日擴增沒縮短,會不會到最後,地球上只剩下富翁富婆活著?

她敲了一下腦袋瓜,這是什麼爛推論?虧她還亂掰的出來。瞄了手上的比薩一眼,目前最重要的是趕快把安姊的差事處理好,然後回家休息睡覺,今天當了一整天的臨時油漆工真的很累啊!

在她思考該不該一間一間敲著找人時,一道低沉的男音忽然從她身後竄出,唐可柔反射性的轉身一看,一雙寒到不行的銳眸睨著她,雖然她看過不少身高一百八十公分以上的男人,但他給她除了身高差距的壓迫感外,還有一股不可侵犯高高在上的氣勢。

「誰准妳上來?」

她故作自然的微微笑,然後快速退到一旁與他拉開距離,他的表情凶惡的要命,看來她得小心答話,否則萬一任務沒達成就莫名奇妙消失在這世界上,她就會變成全世界消失的最好笑的倒楣鬼。

「你好,請問你是席亞諾先生嗎?」見他不情願的點了頭後,她才放心的繼續説道:「我是受某人委託送比薩給你。」

「某人?」他微瞇起眼。

「恩,今天是你的生日,雇主因為有事情不能過來道賀,所以委託我送東西來。」由於呂琪安堅持不曝光比薩是她買的,唐可柔也只有以某人來跟他解釋了。

「生日禮物?」席亞諾笑了一聲,猛然拍掉她手上的比薩,一把將她拉過來。「誰叫妳來的?」

那些政商老頭真不死心,還有很不識相,他就是不想被打擾才趕走他們,待在房裡休息補眠,沒想到哪個不怕死的傢伙又把女兒丟過來,要是待會他受不了殺人滅口,誰也別怨誰無情。

她被他的舉動嚇得有點無法反應,「我……」

「妳是哪家的千金?」

「千金?」她一頭霧水了。

很好,看樣子她跟剛才那些女人是一樣的,被金錢矇蔽雙眼的父親送上席家大門,想盡辦法使用任何手段接近他,不過眼前的這個女人未免太『高估』自己,以為服裝穿得跟名媛相差十萬八千里就可以吸引他的注意,沒錯,她又黑又髒的的確讓他多看她幾眼了。





    全站熱搜

    M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