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隔天早上,趙宇丞到公司把所有的事情交待給彭耀祺。

「為什麼?」彭耀祺不滿的抗議,他只是個小小的助理,為什麼非得擔起總經理的職務。

「你有反對的權利嗎?」趙宇丞瞥他一眼,抓著鑰匙離開辦公室,而彭耀祺也追過來。

突然一把抓住他,彭耀祺不明白為什麼只是一個女人可以讓好友拋下公司,都已經請徵信社和通知警察去找人了,難道還得親自出去找才放的下心嗎?「我說你振作點行嗎?就算今天你不缺錢花所以把公司的事情丟在一旁,但是你下面的人還是必須依賴你的公司每天工作賺錢,要是公司倒了,你叫他們怎麼活下去?」

趙宇丞撥開他的手,反手揪住他襯衫胸口處,口氣冷漠的說:「別人的死活跟我無關。」

彭耀祺也抓著他的領子,「如果今天你只是個小職員我才懶得理你,但你是現任的總經理,公司倒了你要大家陪葬嗎?你是人難道他們不是人嗎?」他越說越憤慨。

「我只知道我的老婆和小孩在外流浪,無依無靠露宿街頭。」他大吼著,雙眼因睡眠不足而泛著血絲。

「自私的傢伙──」彭耀祺一拳打在他臉上,不明白的問:「只是一個童彥伶你又何必呢?」

揉了揉挨揍的臉頰,趙宇丞反而對他笑了出來。「你從來不曾真心愛過一個人,不了解心裡重要的牽絆。」

說完,他走進電梯來到地下停車場,駕車前往唯一找尋童彥伶的線索,半小時後,他的車停在一間服飾店前,雙眼從車窗看向店裡短髮的服務小姐,猶豫好一會兒時間,他還是下車走進店裡。

「歡迎光……」林雅伊一見他,連一個最基本的待客微笑也沒有,轉身整理衣架上的連身洋裝,理也不理他。

「雅伊,拜託妳告訴我彥伶在哪好嗎?」他走到她旁邊苦聲說著。

「如果你想請教服裝搭配問題,我們還有更專業的服務人員可以為您服務。」林雅伊頭也沒轉的指向櫃檯,根本不想跟他說上一句話。

這個陳世美還敢親自登門拜訪她,真是厚顏無恥!

他早料到自己可能吃閉門羹的機率非常大,但是他絕對不能因此打退堂鼓。「難道妳也忍心讓彥伶挺著大肚子在外頭受苦嗎?」

「你竟然敢對我說教?」林雅伊怒瞪他,倘若現在不是上班時間,她一定要打得他滿地找牙、連滾帶爬哭著回去。

「我知道一切都是我的錯……」

「當然是你的錯!」不然錯的人是她?還是忍痛不告而別的好友彥伶?她壓抑不住怒意的兇回去。「如果不是你,彥伶今天會揹著未婚媽媽的重擔淪落街頭嗎?事情發生至今,趙宇丞,你有沒有反省過?有沒有想過自己是多麼可惡的負心漢?」

「我想過,我會彌補會負責,而且是負責到底。」他急忙的回答。

她冷冷的揚著唇角,覺得他所謂的負責根本是天方夜譚。「你要怎麼彌補?人不知去向你要對誰負責?」

「所以我今天來找妳就是……」

「你想問彥伶的下落,門都沒有。」

「為什麼妳一定要從中阻擾?」他一拳打在衣櫃上,聲音大得嚇著旁邊的顧客和服務小姐。

「你以為被狠狠的傷害後就如同打了預防針就有免疫嗎?我只是驅除任何可能威脅彥伶的根源,對她而言你是揮之不去的惡夢,你想站在好友的立場我還會讓惡夢纏上她嗎?」

「妳……」

「就算我知道彥伶現在在哪裡我也不會說出來。」問題是連她也不曉得好友身在何處,說了也沒答案。

「林雅伊──」他緊咬著下唇,生氣卻又覺得無力。

「與其把對我發脾氣的時間用在對的事情上還來的值得。」她一點也不在意他此刻的情緒變化,管他要生氣還是動肝火。

「雅伊,上班禁止聊天,如果有私人問題請妳下班再去解決。」忽然出現的店長走到她旁邊小聲說道,一方面避免嚇壞上門的客人,一方面是為了在公眾場合下幫她留點面子。

一肚子悶氣的點點頭,林雅伊推開擋在一旁的趙宇丞。

他不懂為什麼她看他那麼不順眼?難道他就這麼礙眼嗎?

「不好意思我現在在上班,最後給你一句話和一個提示,是男人就自己去找,別想從我口中套出任何消息,如果真的找不到人,回想一下你們曾經在哪留下腳印,畢竟彥伶是個重感情的人,喜歡待在有回憶的地方。」

腳印?趙宇丞想開口問個清楚時,店長以不希望私人關係打擾員工為由,強制請他離開。

重新發動車子後,他不想回公司,也不想回家跟母親對峙,一個人握著方向盤毫無目的在市區晃了晃,也許因為沒有明確的目標他也懶得左轉右轉,最後車子開到一眼望去都是雜草叢生的郊區,找了個適合停車的地方,打開車門的那瞬間,他看見一片廣闊的藍天,以及迎面而來的薰風。

「妳跟我也站在同一片天空下,對吧……」

倚著車門,仰臉望著天空,不願眼淚就這麼容易落下,但是,他真的好想她……

闔上眼,浮現的都是童彥伶的笑顏,耳邊依稀聽到她叫他名字的聲音,彷彿她的人就在他身旁,只是當他伸手想抓住時,無形的空氣狠狠的給他一棒,殘忍的告訴他,她是真的不見了。

從皮夾拿出兩人第一次合照的相片,那是他們第一次去台北的兩日遊,雖然只有兩天,但他也帶她到不少地方,在木柵時她被靠近柵欄的馬嚇了一跳、還像小孩子一樣的口氣一直跟他說企鵝好可愛;晚上在士林夜市嚐試了幾家有名的美食,離開前還問他可不可以打包回去給家人,當時他是笑著捏捏她的臉頰……

不過,最讓她印象深刻的是淡水漁人碼頭,她喜歡在老街上又跑又跳的,看到童玩商店擺著從沒看過的東西,就會像個好奇寶寶問他這是什麼那是什麼。

『宇丞,我很喜歡這裡。』她一手挽著他一手拿著棉花糖,非常開心。

『真的嗎?』

『嗯!因為有一種懷舊的感動,無論受到多少時間的考驗,最真的一面依舊存在著,這也可以拿來比喻感情對吧!』她笑瞇瞇的說:『說不定幾年後我們再來,你就會有跟我一樣的感覺。』

這時,趙宇丞突然想起林雅伊對他說的話。

『回想一下你們曾經在哪留下腳印,畢竟彥伶是個重感情的人,喜歡待在有回憶的地方。』

難道指的就是這個?

雖然他心裡也不確定童彥伶是否在他所想的地方,但如果不親自走一趟的話怎有找的到人的機會,就算是一場賭注,他也不想錯過任何找到她的線索。

回到家,他急忙收拾簡單的行李,開車獨自前往台北,一心只想趕快抵達她一直很喜歡的淡水……



    全站熱搜

    M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