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首先,謝謝大家的支持, 無論您是從以前就開始閱讀我的小說, 或是剛發現這片天地的新朋友, 我都非常歡迎您的光臨, 但是這裡的文章都是我的心血, 請不要在我不知情的狀況, 任意轉載貼在自己的部落格裡, 尊重每一位愛寫故事的寫手,好嗎?
5.

從高中一年級住宿在外經常不在家,我就很少當跑腿幫爺爺奶奶買東西,縱使現在上大學住家裡,家裡的用品依舊是他們打理著,由於我們住的地方離市區稍微有段距離,通常醬油鹽巴等之類的平時看的到的小東西都是在隔壁的阿琴奶奶所開的雜貨店添購的,所以我這個跑腿的差事也是很輕鬆的。

雜貨店的店面不大,門邊的報架上的報紙早已銷售一空,旁邊的小櫃子上放了幾小桶的魷魚絲、巧克力球和各樣的糖果,還有現在已經很少見的玻璃瓶汽水,抽小紙牌的果凍條,以前沒有人願意陪我玩的時候,我幾乎都是窩在這裡。

「阿琴奶奶,好久不見。」

阿琴奶奶一見到我,立刻露出多年不變的和藹笑容。「小夜啊!有一陣子沒看到妳,變漂亮啦!」

我有點不好意思的微微笑。

突然,阿琴奶奶湊了過來,一邊皺眉一邊盯著我的臉,神情跟剛剛親切的模樣簡直判若兩人,難道是剛才出門不小心撞到門,現在臉上有一塊很恐怖的瘀青?

「小夜,妳印堂發黑耶!」

「我?」

她點點頭,問:「是不是最近好兄弟的事情沒處理好不小心得罪了他們?」

「可是我這陣子什麼都沒做。」自從高承暫且委身在我家後,大大小小的法事我一點也沒參與,每天像個普通人一樣過日子,但是別人看不到的靈體我還是看的一清二楚,況且我身上有戴著護身符也會唸經文,印堂發黑的機率應該為零才對。

「這就怪了,可是妳真的印堂發黑啊!」阿琴奶奶依然皺眉。

我很想開口說她年紀大眼花看錯,如果我真的怎麼的話,爺爺和奶奶也會告訴我,不可能什麼都沒看到啊!

「啊!」她像是想到什麼的叫了一聲,「小夜,妳二十歲了嗎?」

「中元節過了就二十了。」說起來我還真幸運,不但是晚上出世的,而且還挑在農曆七月十五日的半夜。

「記得妳五歲的時候,我們家的老頭子不是有幫妳算命嗎?」

「好像吧!」那麼久之前的事,我也不是很清楚,阿琴奶奶的先生早在我念幼稚園的時候就過世,我也快忘記以前他有兼差幫人家算命。「那時爺爺幫我算到什麼妳還記得嗎?」

她猛點頭。「他說妳二十歲那年會有一個劫數,大凶。」

「大……凶?」

我驚訝得下巴差點掉下來,一個凶就很慘了還加上一個大,難道真的在二十歲結束前有個令我措手不及的驚喜嗎?從沒算過命的我雖然抱著幾分疑惑,但是心裡的確很在乎這個結果,無論相不相信算命這檔事,只要是人都希望聽到的是好的結果啊!

回家的路上,我一直惦記著『大凶』兩字,原以為阿琴奶奶也記得是什麼類型的大凶以後可以多留意,誰知道她永遠只記得大凶,剩下的都忘了,看樣子我從今出門必要處處小心,做任何決定前也要三思熟慮了。

「丫頭,妳跑去哪了?」

一進門,我便見到爺爺正蹲著穿鞋,旁邊的背袋也裝了幾樣常見的法器,似乎有事要出門。

「你要出去啊?」都快接近晚餐時間,奶奶也在廚房忙著,要是爺爺出門了也不曉得幾點才回家,到時候飯菜都涼了。

「本來想叫妳去,可是整個下午都沒看到妳,問高承也不知道妳在哪裡。」爺爺有點生氣的兩手叉腰。

「我去阿琴奶奶那邊聊天,今天有人委託爺爺事情嗎?」

「有位太太早上來找我,說她的兒子車禍昏迷到現在都還沒醒來,她昨晚夢到她兒子還在車禍現場哭著,所以才來拜託我幫忙。」爺爺嘆了口氣,又道:「這年頭的年輕人真不會為家人著想,騎車騎那麼快發生車禍讓家人替他著急擔心。」

車當爺爺說完後我的心裡好像曾經掛記一件還沒去做的事情,可是我又想不起來還有什麼是沒做到。「不過招魂不是人已經斷氣才……」

還沒說完爺爺就從我的頭上打下去,氣沖沖的瞪著我。「臭丫頭,人斷氣才去招魂,妳喜歡看到別人家裡辦喪事嗎?人家只是魂魄暫時回不到肉體在外流浪,我們現在能做的就是帶他離開事故現場讓他回到身體。」

「我知道咩!我又不是幸災樂禍的人。」剛剛那一下還真痛。「需要我去幫忙嗎?」

「就等妳這句話。」爺爺把那背袋丟給我,「聽說那位太太的兒子跟妳唸同一所大學,更巧的是跟妳同一系。」

「真的還假的?」我簡直不敢相信這種巧合,平常在街上晃來晃去還不見得會遇到同班同學,怎麼爺爺要去招魂的對象居然跟我同校還同科系的學生?機率也太小了吧!

「臭丫頭,我有欺騙過妳嗎?而且我的記憶力還很好,那個出車禍的年輕人還姓藍,真是少見的姓啊!」

「藍?」

姓藍的人很少,湊巧我認識一個姓藍的人而且還車禍住院中,不會就是藍斯彥吧?

從他發生車禍至今已經第五天了,班上的同學陸續的到醫院探望他,連碧娟也去過了,或許只剩下我還沒去吧!雖然我沒直接問班代藍斯彥目前的狀況,不過去醫院看他的同學回來後臉色都很沉重,加上爺爺說他還在昏迷中,可見他的傷勢一定非常嚴重。

跟著爺爺到車禍現場,逢下班時刻來往的車輛多的嚇人,車道上有兩道長長的黑色煞車痕跡依舊清晰可見,也讓我打從心裡感到恐怖,這個路段明明有限速也有測速相機,為什麼還有人不要命的開快車?可惡的是還撞到人,彷彿自己要是怎了也要拖個人去陪喪似的。

但真正吸引我的目光的是站在便利商店前的婦人,她雙眼紅腫眼淚不時從兩頰滑落,身子搖搖晃晃的需要人家攙扶,我曾經在學校看過她,那是藍斯彥的媽媽,前幾天我看到她在導師辦公室跟班導師講了好久的話,邊說邊哭著,憔悴的神情令人心酸。

回過神,我的注意力不在爺爺招魂的儀式上,目光搜尋著週遭,希望可以看到藍斯彥的靈魂只是暫時窩在某個角落,不過我走走停停找了好久,都找不到他的靈魂在哪裡,按常理判斷的話,離開肉體的靈魂大多會留在事故現場才是啊!

「丫頭,妳走來走去的到底在做什麼?」爺爺突然喚住剛從對面走回來的我。

「爺爺,我有事情要先走。」

丟下這句話,我往醫院的方向走去,難道藍斯彥靈魂早就隨著救護車跟到醫院去了嗎?

心才這麼想著,前方的交通號誌下有一隻米格魯的小狗,抬著頭猛搖尾巴,好像看到什麼似的很開心。看到牠,我卻聯想到藍斯彥他家那隻小狗好像也是同品種的,雖然心裡清楚這世界上叫米格魯的小狗有很多,但是我忍不住開口叫牠。

「哈利……?」

那隻米格魯竟然轉頭對我吠了兩聲,然後又繼續剛才望天搖尾的動作,到底牠是不是叫哈利啊?還有天上有什麼東西讓牠看得如此入迷?

跟著牠往上一看,我差點沒被嚇昏,交通號誌燈上竟然坐了一個『人』,而且還一邊笑瞇瞇的對我招手,一邊安撫猛搖尾巴的米格魯。

「哈囉!小夜夜。」







PS.最近天氣非常冷,各位要多穿衣服做保暖,千萬別感冒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9303147 的頭像
y9303147

~THE DREAM~

y930314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楓
  • 喔耶喔耶
    有文了有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