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驚訝的發不出聲,那傢伙怎麼會在那裡?

「妳也會有看到我會興奮的說不出話啊?」他一躍而下站在米格魯旁,接著走向我。

「站住!不要過來!」我嚇止他,但是他依然一步步的靠近我。

「妳幹嘛一臉看到鬼的樣子?」

沒錯,看到他就好像看到鬼,因為此刻的他確實沒有肉體,呈現在我面前的是他的靈魂,我滿腹疑問,為什麼藍斯彥沒有在車禍現場徘徊,反而待在距事故現場幾十公尺外逗留?而且本來應該感到頭痛的我卻一點不適也沒有,難道是他現在還活著只是靈魂出竅的關係?

「藍斯彥,你知道自己目前的情況嗎?」要是說的太明瞭,他大概難以接受自己靈魂離開身體的事實而大受打擊。

「妳指的是我現在跟鬼差不多的狀態嗎?」

見他一點也不驚訝的樣子,我反而有一種被打擊的感覺,我以為他會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難過著。「你的身體在醫院。」

「我知道。」他的語氣很平靜。

他鎮定的表情讓我二次打擊,為什麼他好像一點也不在意?「你不想回身體裡嗎?」

「其實這樣子也挺不錯的,能走能飄,有時可以用飛的,而且穿牆完全不痛,如果哪家的小姐在洗澡,我也能趁機賞美景啊!」他哈哈笑著,然後穿過我的身體到另一邊,同樣的動作來來回回玩了十多次。

「臭小子,你以為這樣很好玩嗎?」

「我是第一次嘛!」他不好意思的抓頭。

「通常一人只要一次就一命嗚呼,你還有心情說風涼話?」雖然他現在是半死狀態,不過也夠讓他的家人難過的命。

「看妳那麼緊張,我才想說點輕鬆的讓妳笑笑嘛!」他伸手想推我的肩膀,但是幾次都是碰不著直接穿過,逐漸地,他笑不出來。

不是還一臉嘻皮笑臉,怎麼一下子就一張苦瓜臉了?「怎麼了?」

「自從我變成這副模樣,不管我怎麼大聲喊叫都沒人發現我,好幾次站在我媽旁邊也沒辦法讓她看到我,我也不能碰到她,只能眼睜睜的看她哭,哭到站不住差點昏倒……」藍斯彥的眼眶泛紅,但是他似乎在抑制自己的情緒絕對不能掉下一滴眼淚。「現在,只有妳和哈利看的到我。」

米格魯哈利一直在他腳邊繞圈子,不時還發出汪汪的叫聲,好像在期待主人可以摸摸牠的頭,陪牠玩遊戲,看著看著我也要難過的流淚了。「我們去醫院。」

「去醫院做什麼?」

「讓你趕快回到身體,然後好好休養回學校上課,回到你媽媽身邊啊!」剛才他的樣子不是很討厭現在這個透明人家又看不到他的狀態嗎?「別告訴我你不想回去。」

「沒錯。」

竟然回答沒錯?這個傢伙是哪根神經不對勁?剛剛還覺得大家看不到他而感到難過不是嗎?「難道你不曉得一天昏迷躺在醫院就要付一天的費用,會給家人帶來龐大的負擔嗎?你忍心看著你媽每天對著你以淚洗面嗎?如果他們最後簽下放棄急救同意書讓醫生拔管,你變成孤魂野鬼後小狗為了跟著你也變成流浪狗,你也無所謂嗎?」

「無所謂了……」他兩眼無神的望著天空。

我真的很想一拳打扁他,即使是一隻小螞蟻都很珍惜自己的生命,更何況是人更不能失去活下來的意識,這點道理他到底懂不懂?「如果你不想活著,先通過我這關。」

「妳?」聽到我這麼說,他的嘴角居然上揚,但是一張臉擺明著在苦笑。

「如果你能打倒我,我再也不會說出讓你回身體之類的話,不管你以後是人是鬼都跟我無關。」

「連摸都摸不到了,我怎麼可能打倒妳?」他搖著頭。

我笑了出來。「覺得困難無法辦到,就乖乖的跟我回醫院。」

「我真的不想……」

「別再耍任性了。」我瞪了他一眼,抱起可愛的哈利。「快點,我們回去了。」

看著藍斯彥猶豫不決的模樣,我輕輕的唸出一段咒文,然後緊抓著他的手往醫院方向走去。

驚訝我為什麼摸的到他,他一直結巴無法好好的說話。「妳……為、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因為我意志堅定,一心只想帶你回去。」我回頭朝他微笑。「世上沒有做不到的事,只有不想做的事。」

半小時後終於來到醫院門口,我的頭又開始暈了,除了墓園和靈骨塔,我也不太能進出醫院,不過為了趕緊讓藍斯彥回魂,忍著不適也要將事情做個結束。

「小夜夜,妳的臉色不太好。」進了電梯,他盯著我。

「我只是走了一段路覺得肚子很餓。」救命啊!我頭暈斃了。

「妳沒吃飯嗎?」

「當然,晚餐還沒開動我就出來找你,現在肚子不餓才怪。」我試著找話題轉移注意力。「等你醒來之後欠我一頓飯,知道嗎?」

他搔搔鼻子,「不醒來就不必破費請吃飯了。」

「閉嘴,不要說這種不負責任的話。」

噹的一聲,電梯門開了,當我跨出去以後,眼前有不少肢體殘缺或是整身是血的遊魂毫無目標的移動,看見慘不忍睹的畫面,加上頭又暈又沉的,四肢開始不聽使喚,整個人軟趴趴的晃來晃去。

「小夜夜,妳怎麼了?」藍斯彥很想扶我,不過他出手始終撈不到我。

「我……」

半空中突然飄下一根黑色羽毛,我還來不及抓住,雙眼一閉,失去意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lly 的頭像
Milly

~THE DREAM~

M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