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突然想到我當初怎麼會寫小說,

思緒一直飄至國二時代,我笑了。




當初班上有兩位女同學在寫,我還在上課期間拿著她們的文章,低頭關注故事裡男女主角的動向,

記得那時還被台上的老師點名我在做什麼,為什麼上課不專心?

突然有一天心血來潮,我也開始拿著筆寫東寫西,但是故事沒有連串性,寫的都是一段一段的,

好笑的是一段一段的男女主角都不一樣,好像在寫很多故事,

那時候年紀還很輕,我和兩位女同學都寫在作業簿,或是從英文橫條筆記本的後頁往前寫,

所有當我發現英文筆記本怎麼越來越薄時,我寫東寫西的成品越來越多了,

最後覺得自己寫的東西一點也沒貫徹始終,我開始買稿紙回家寫。




記得剛完成第一個小說時,我還拿給班導師檢查,因為她是我的國文老師,

果真被修正的地方非常非常的多,而且以前電腦還不是很普遍時,

用稿紙寫完一部小說可是要寫上兩百多張,我用的還是四百字的稿紙,更多。

經過老師檢查之後,我抱著期待的心情投稿了,

心想要是錄取了,稿費可以拿一些給媽媽買菜還是怎樣用之類的,

一個月後,出版社退稿給我,也附上一份建議,

因為我的內容太鬆散,很難聚焦,

我重新看了一回,也覺得編輯給的建議真的深入我心,

當下雖然覺得言之有理,但是心裡還是有挫折感。




國三,被分到A段升學班,我們是第一屆國中基本學力測驗的白老鼠,

各科老師無不卯勁全力的幫我們上課,課後輔導做測驗卷,

不到六十分的人少一分就打一下,

當時不適應在那麼緊張的環境下唸書的我,幾乎天天被打,回家也是不停的罰寫,

壓力越來越大時,我真的很不想去學校,因為每天都會挨棍子,

在看到家裡還有一疊稿紙後,我又開始拿著筆寫,

上課時間,我也是藏在書本下寫自己的東西,每天發考卷的時候當然還是在挨打,

雖然很想用功唸書,但是心根本不在書上,

回家會花兩個小時看書,不過之後的時間都是抱著稿紙不放...




某天,A段班的同班女同學發現我怎老帶著一袋東西,好奇的問我裡面裝什麼,

其實那時候已經寫了好幾萬字,稿紙又一疊了,

我有點不好意思的說,我在寫小說後,好幾個同學都要借去看,

有時候她們會在上課偷偷的看,也會被老師發現,

後來還有班上前五名的女同學借去看,

當下很高興,但是也很驚訝那些成績好的人也會看小說嗎?

還是因為升學關係,大家壓抑太久需要其他東西紓解壓力?

可是那時候,沒有投稿的念頭來寫小說,給同學閱覽,她們還不停的追問後續時,

心裡真的很有滿足感,越寫越開心,

逐漸覺得,沒有金錢壓力下的創作才是輕鬆自在。




高中時候,聽到校刊社徵稿有稿費時,

沉睡已久的欲望又重出江湖,

丟出第一篇短篇小說,拿到一千多元稿費時,真的相當開心,

之後我發現,我的小說有被校刊社老師拿給我的國文老師看,然後才放到校刊上,

不小心被老師看到時,我還真的有點不好意思...本來不想讓別人知道>"<

投出第二篇短篇小說時,已經是高三上學期,

因為那時候標題下有打出哪一班的字,同學看到便紛紛問我作者是不是我,

我說對之後,他們竟然叫我請客...只因為寫小說的稿費多這個原因...




昨天我遇到之前出版社的編輯在MSN上面敲我,

問我還有沒有繼續創作,

我說有,現在寫的是自己喜歡的,或是寫想寫的東西,不過偶爾會偷懶就是,

他則是回答我,有持續就很厲害,

其實現在我也覺得輕鬆創作就好,

一直在創作上添加其他因素,我反倒寫的很爛,只會把自己逼到末路,

所以現在,我都是很隨性的在寫文章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lly 的頭像
Milly

~THE DREAM~

M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