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首先,謝謝大家的支持, 無論您是從以前就開始閱讀我的小說, 或是剛發現這片天地的新朋友, 我都非常歡迎您的光臨, 但是這裡的文章都是我的心血, 請不要在我不知情的狀況, 任意轉載貼在自己的部落格裡, 尊重每一位愛寫故事的寫手,好嗎?
8.

我太低估秋昱了。

在我跟她徹底撕破臉後的隔天下午,她仗著自己是校園新聞社的幹部之一,提早發行每週一早上才會出現的校報,裡面雖然沒有驚天動地的大新聞,但是高家哲和我的緋聞也傳得鬧哄哄的。

「妳給我解釋清楚這是怎麼回事?」潘若瑤抓著我的衣服使力的搖晃我。

「若瑤妳冷靜一點……」佩琳試著拉開她,無奈反被陸婉瑜抓到一旁。

「現在大家都在討論你們的事情,是人都無法冷靜下來。」郭巧君推了一下眼鏡,惡狠狠的瞪著我。

「真沒想到籃球隊新星高家哲居然跟妳……不對,一定是妳對他做什麼,不然他怎可能看上妳?妳的姿色有我們三個的一半嗎?」陸婉瑜毒辣的說道。

這三個惡女瘋了,難道她們沒大腦思考嗎?就算今天地球上的男人都滅亡只剩高家哲,我也不會跟他有任何瓜葛,我跟他從來沒有心平氣和的說過話,每次碰面不是我抓著他的把柄威脅他就是我在抵抗他的惡勢力,恨不得離對方遠遠的怎可能會有什麼不可告人的曖昧關係?

秋昱在學校故作文章的鬧事,俊偉哥難道都不管嗎?還是因為上次我罵秋昱瘋婆子,所以他也贊成用這種方式來報復我?如果真是如此,今天我總算看清楚他們醜陋的真面目。

「光有外表沒內在,我想只要是人都不會選擇你們這種貨色。」我不客氣的回話。都已經很煩了這三個惡女還在旁邊吵,唯恐天下不亂嗎?

「亞寧妳不要生氣,我想若瑤她們只是一時氣話。」佩琳抓著我的手,試圖安撫我的情緒。

「我警告你們,要是再聽信謠言或是造謠……」

話來不及說完,佩琳趕緊拉著我離開宿舍,最後我們在咖啡廣場前停下來。

「妳冷靜一點啦!」

要我冷靜怎可能,那三個惡女快把我煩爆了,不稍微警告她們怎麼行呢?「妳的脾氣就是太好才會吃悶虧。」

佩琳苦笑了一下,朝我身後指了指。「妳看,高家哲在那裡。」

我毫不猶豫的立刻轉頭,緋聞中的男主角正悠閒的跟人喝咖啡,到底有沒有天理?我被一群激動派份子窮追猛打閃躲都是問題,他卻好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似的輕鬆,如果那天不是他多管閒事,今天我會變成大家注目的焦點嗎?

丟下佩琳,我朝高家哲的方向走去,我並不是一個凡事都愛計較的人,但是今天緋聞吵的那麼兇,他也該站出來說些話澄清才是,只是在我離他們越來越近的同時,他們之間的對話也傳到我耳裡了。

「阿哲,校報寫的是真的嗎?」

「對啊!你跟那個叫張亞寧的如果玩真的,欣樂怎麼辦?」

「你跟欣樂在一起那麼久,難道說放就放嗎?」

他們的話題圍繞著一個叫欣樂的女孩子,她不會是高家哲的女朋友吧?我的腦子裡突然出現上次意外撞見高家哲被女孩子摑掌的畫面,難道那就是他們口中的欣樂嗎?

要是那個女孩就叫欣樂,他們老在這件緋聞前就吵架,所以他們如果分手了我也絕對不會是主因。

「你們愛怎麼想就怎麼想。」高家哲瞄了他們一眼,低頭啜了口咖啡才緩緩抬頭。

什麼叫愛怎麼想就怎麼想?好歹也說些那只是空穴來風之類的話,他這樣回答豈不是默認我跟他真的有一腿嗎?

「高家哲!」我走到他旁邊用力的拍桌。

其他人見我出現後,紛紛起身離開,走之前還各自說一段話──

「新歡找上門了,你最好有心理準備。」

「我們朋友這麼久了,再怎樣我都相信欣樂是無辜的,你可別做出錯誤的判斷。」

「我想你只是一時被鬼迷惑,趕快振作起來吧!」

他的朋友都是這種沒口德的毒舌男嗎?我瞪著他們遠去,然後再回頭給高家哲瞪眼,可是他依舊一派自若,一點都不干他的事的表情。

「你怎一點表情都沒有?」

他呼了一口氣,起身面對著我。「要我跟妳一樣老是瞪著別人看嗎?我何必跟自己的眼睛過意不去?」

其實他說的也對,一直瞪著人瞧很累,而且也很沒禮貌。「那麼你也說些我們根本一點關係也沒有的話,什麼都不說人家還以為我們真有一回事。」

「謠言止於智者,妳要當智者還是愚者?」

「不管是誰遇到名聲被抹黑都會急著澄清吧!」我又不是神仙什麼都不在意。「至少你也說明一下我沒有破壞你跟欣樂。」不然我莫名被冠上一個狐狸精、第三者的名稱真的很委屈耶!

「原來妳還偷聽人家講話。」他轉身就走不打算繼續跟我說話。

「誰說我偷聽?你們講那麼大聲不想聽也很難吧!」我加快腳步擋在他前面。「欣樂是上次跟你吵架的那一個吧!」

他推開我,一副什麼話也不想說的臭臉。

「你別想逃避問題。」我抓住他不讓他走,旁邊卻無預警的閃了一道光。

瞬間,我鬆手,跟高家哲不約而同的朝閃光處一看,赫然發現佩琳正跟秋昱拉扯。

「妳別來破壞我的好事……」

「妳怎可以這樣對亞寧,她是妳的朋友耶!」佩琳伸出雙手很想搶走秋昱手上的東西。

我看著秋昱高舉的右手──她拿著相機!

剛才不會是相機的閃光燈吧?如果是,她要拍的不會是我和高家哲的照片吧?

我悄悄的靠近,趁一陣混亂搶走相機,不過相機到手時佩琳也被秋昱推倒在地。「田秋昱,妳太過分了!」我趕緊扶起佩琳,然後退後幾步跟她拉開距離。

秋昱轉頭發現我後,也是嚇了一跳。「相機還我。」

「亞寧,她在偷拍妳和高家哲。」佩琳慌張說著。

果然跟我想的一樣,她的目標就是我們。「為什麼妳非得把我們逼到瘋掉不可?」

「快瘋掉的是我!」她大聲喊道:「從那天回去後,俊偉都不跟我說話,我打電話過去他也不接,好像在躲避我,幾天後他卻突然說要跟我分手,難道你們不用負點責任嗎?」

「那都是妳咎由自取。」如果不是她咄咄逼人,俊偉哥會提出分手嗎?我想不管哪個男人有這種女朋友都會受不了,何況是脾氣好的俊偉哥。

不過看她如此激動,我想俊偉哥的耐性也到達極限了。

「田秋昱,一直找張亞寧的麻煩妳就開心了嗎?」高家哲走過來,從我手上拿走相機。「如果是,我跟她就讓你拍個夠。」

「喂,你搞什麼鬼啦!」這傢伙是腦筋有問題嗎?讓她拍個夠然後全校所有人討論我們、給他的朋友以為我是介入他和欣樂的第三者嗎?

秋昱拿回相機,發出怪怪的笑聲。「亞寧,有個護花使者老是保護著感覺很好吧?不過高家哲你也真是的,無論大家怎麼談論你們,你還是老神在在的樣子,我怎麼做好像都無法影響你。」

「亞寧,你們小心點,她的樣子怪怪的。」佩琳拉了拉我的手要我提高警覺。

下一秒,秋昱把相機丟在旁邊,從口袋拿出一把小刀,刀刃卻朝著自己的脖子,怪怪的笑聲從未停止。

「妳不要做傻事──」我喝止。

「會怕嗎?要是我不小心受傷,大家就會問怎麼了,到時候我可以說不小心看到你們獨處的畫面,結果你們惱羞成怒要傷害我,這個解釋應該是大家可以接受吧!」她大膽恐怖的想法令人畏懼。

「田秋昱,妳不要亂來。」高家哲小心的跨出一小步,她卻將刀子抵在脖子上。

佩琳也是神色惶恐的看著我,還小聲的問我要不要打電話報警,結果手機才剛拿出來,秋昱又是一陣吼叫。

「不要動歪腦筋,否則你們會後悔。」

我盯著秋昱好一會兒,她再也不是以前單純的樣子,反倒成了被愛情矇蔽雙眼的偏激復仇者,今天她跟俊偉哥撕破臉,她的確需要負起一半責任,但是若非太在意對方,她也不會把自己弄得這麼醜陋狼狽。

「秋昱,把刀給我好嗎?」我緩緩的靠近她,用輕柔的語氣跟她說話。「如果妳受傷,俊偉哥會難過。」

她微愣,然後慢慢的將手放下,雖然刀子還握著,不過沒有剛才那麼緊張就是了。我見她稍微放鬆後,便毫無顧慮的走到她旁邊,誰知她突然揚手揮刀向我,閃避不及肩膀被她劃了一刀,衣服立刻紅了一片。

「亞寧──」

佩琳和高家哲急著往前把我拉走,秋昱卻將刀子抵在我脖子上,不准他們輕舉妄動。

「張亞寧,妳什麼都不知道,俊偉哥……才不會擔心我。」她睜大雙眼的瞪著我,彷彿我是不共戴天的仇人,舉起握刀的手,刀尖依舊朝著我。「如果沒有妳,我跟俊偉哥才不會走到這種地步……」

沒有我?

我打從一開始就沒介入他們之間,也沒從中破壞他們的感情,為什麼她要這麼說?

眼看刀子就要落在我身上的同時,不知從何處伸出一隻手握住了刀刃,指縫滲出一滴又一滴的血,最後滴在我的牛仔褲上,受到驚嚇的我有些無力的抬頭,看到握著刀子的是俊偉哥時,我又是一陣錯愕。

俊偉哥扭了一下手,秋昱痛的放開刀子,可是他的傷口因為那一扭變的更大更深了。

「你不是不想再看到我了嗎?現在出現在我面前做什麼?」秋昱大叫著。

佩琳趁這個時候把我拉離他們。「撐得住嗎?我馬上帶妳去保健室。」

「我沒事。」我微笑一下,希望她別擔心,不過肩膀真的很痛,就算這樣我還是想先留在這裡,因為我很在意為什麼秋昱說『如果沒有我』。

話才說完,高家哲拿著一條手帕就我肩上一壓,痛得讓我叫了好大一聲。「不止血的話就有事了。」

「想不到你還有愛心。」他鬆手後換佩琳接手。

我根本沒空聽他們在說什麼,我所有的注意力都在俊偉哥和秋昱那邊,他們兩個僵持好久互看著對方,没動作也沒說話。

「別再找亞寧麻煩了。」俊偉哥先開口了。

「我就知道你是為了她!」秋昱指向我,聲音近似尖叫的道:「如果你不喜歡我打從開始就別接近我,我不要當張亞寧的替代品──」

「秋昱,對妳……我真的很抱歉。」俊偉哥一臉愧疚。

「你心裡只有她,為什麼還答應跟我在一起?你這麼做分明要給我難堪……」秋昱向前握拳搥打他,邊搥邊哭。

俊偉哥喜歡我?

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原來我以前喜歡的俊偉哥是喜歡我的,但是我現在感覺不到一點喜悅,尤其是在這種攸關人命的情況下,我覺得自己是引發戰爭的關鍵。

倘若當初俊偉哥有跟我表明心意的話,今天的情況就不會是這個樣子,不過我也沒資格怪任何人,畢竟交換立場想,我早跟俊偉哥說我喜歡他的話,我們三人也不會把最初最好的感情破壞殆盡。

**坦承,傷害真的可以降到最小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9303147 的頭像
y9303147

~THE DREAM~

y930314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大腳
  • 蝦米!!
    怎麼會這麼震驚
    總之 唉唷
    世事難預料的感覺這篇很有
    哈哈哈XDD 我都不知道我在幹麻
    大腳應該是考試考昏了= ="

    總之
    姐姐加油:D
  • 說的好!
    的確世事難料,
    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
    妹妹考試考的還順利吧?
    妳也要加油唷!!

    y9303147 於 2008/05/07 22:30 回覆

  • comebacktome
  • 唉~

    其實我覺得告白這種東西,都是時機的問題耶~~
    畢竟當初也沒想到現在會發生這種事情呀!
    換作事我以前是死都不會主動告白的,但是我現在覺得,有的時候說了總比一直埋在心裡好,因為你永遠不會知道,你說了與不說,會造成後續的什麼結果...
  • 贊成!!
    是的,什麼都不說就等於沒任何行動,
    最後喜歡的人跟別人跑了,
    自己也沒資格後悔。

    y9303147 於 2008/05/08 23:26 回覆

  • 大腳
  • 整個很糟糕!!!!
    考慘了,超慘的
    心情重挫 整個很谷底

    噢噢噢(!!!)
    不開心阿阿阿阿:(
  • 考慘!?
    啥咪!?(褲子脫下來我打屁股)
    這次沒好好準備唷?
    這樣不行啦!


    至於你問的問題,
    其實也沒有特別意義,
    只是我的歌單裡全都是適合寫結局用的,
    這樣的話會促使我趕快把文章寫完,
    不過你也知道,
    有時候進展太快會達不到原本的境界,
    所以我還是喜歡慢慢來啊~~~
    (說難聽一點是我還是想偷懶...)

    y9303147 於 2008/05/08 23:28 回覆

  • 悄悄話
  • wen
  • 嗯嗯 !! 好像很痛 !!


    那個秋昱真討厭阿阿阿阿 !!
  • 大腳
  • 為什麼?!!!
    不要打我拉拉拉拉拉拉ˊˋ
    你也知道大腳我這個小孩就是極度厭惡唸書這種事情
    明明就是不會用到的一群學術知識
    到限在我永遠都不懂學了之後學以致用是能用來幹麻
    罵人還是警惕自己= =?

    唉 總之 這次真的是太慘了
    所以為了不要被當掉
    我想我期末考試應該是會認真吧
    希望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