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自從秋昱的出現,平靜的校園生活變得很不平靜,下課時間她總是會跑來外文系找我聊天,聊的內容幾乎都是俊偉哥,就算我很不願意聽她訴說他們之間經歷過什麼事情,但是基於『朋友』關係,我必須陪笑傾聽,除非陪同學去辦公室之類我不在,否則教室裡一定會有她的人影。

第三節下課,佩琳特地把我支開,我們兩個就躲在洗手間,說話前不忘望向門外有沒有秋昱跑過來。

「那個女孩子是誰?怎每天每節下課都跑過來?看起來很討厭耶!」佩琳手扠腰的踩地。

「她是我小時候的朋友。」

「怎麼會有這麼討厭的朋友?」佩琳還真是三句不離討厭兩字,看來她對秋昱的印象不是很好。「她為什麼一直跑來找妳?」

「因為我們很久沒見面,自從國中畢業後我們就分開了,直到最近才知道我們念同一所大學。」

「可是她看起來一點都不像來敘舊的。」

當然不像,她是來報告跟俊偉哥的進展,我這個好久不見的『老朋友』有拒絕聽她說話的權利嗎?有,可是我卻不敢對她說不,究竟我到底是在顧慮什麼,是怕萬一突然對她兇狠的說話會傷害到她嗎?但她喋喋不休的造成我不少的困擾,也攪亂我心中平靜的湖水。

「亞寧,妳有心事對吧?」佩琳道:「有事情要說出來啊!除非妳不把我當朋友。」

「其實我也沒什麼心事,只是久違的朋友忽然見面,有點不太適應。」我露出淺淺的微笑。

我看了佩琳一眼,她的表情寫著『我不相信』四字。

「我看不出來你們有朋友重逢的喜悅,亞寧,到底發生什麼可以告訴我嗎?雖然我可能幫不上忙,但是我可以做一個稱職的聽眾。」她拍拍我的肩膀。

「妳還記得報到那天在班上點名的那位學長嗎?」見她點頭,我繼續說道:「他是我鄰居的大哥哥俊偉,然而我、他還有秋昱……就是每節下課都跑來找我的那個女生,我們三人在還沒上高中前都是在一起,小時候我和秋昱常常比賽誰可以當俊偉哥未來的太太,所以鬧出不少笑話也在不知不覺中變成好朋友,只是沒想到高中各奔東西斷了彼此音訊,重逢卻聽到她和俊偉哥在一起了,雖然我很想笑著祝福他們,但不曉得為什麼我做不到,我沒有因此而討厭他們,而是覺得在沒有任何徵狀下得知他們兩個已經在一起有一段時間,心裏有一種很複雜的感覺。」

佩琳眨了眨眼。「妳是覺得好像被背叛嗎?」

我嘆了口氣,點頭。「一個是我的好友,一個是我很喜歡的鄰居大哥,誰都沒跟我說他們在一起了。」

「那妳現在還喜歡學長嗎?」她問。

這就是重點,我還喜歡俊偉哥嗎?

與其說喜歡,用『在意』來形容更為貼切,雖然喜歡俊偉哥已經是過去式,但多多少少我還是注意他跟什麼樣子的女孩子在一起,尤其是得知他的女朋友是秋昱後我更是無法裝做一點都不管我的事,照理說本來就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可是我就是會在乎。

這時,我忽然想到阿威,心裡有種很討厭自己的感覺,現在我喜歡的人是阿威,一顆心卻一直掛在俊偉哥身上,我到底想怎樣啊我?

「我……其實俊偉哥和秋昱的事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只是要我不要在意他們實在很難,而我現在也有喜歡的人,雖然他目前在很遠的地方。」我看著佩琳說。

「那就對了啊!」她笑咪咪的拍了一下手,「縱使妳在意學長那也沒關係,因為你們從小就在一塊了,在意也是一種關心的表現,只是妳從暗戀者變成一個單純的鄰家小妹,只要妳知道真正讓妳心動的那個人還在心中就好啦!很簡單的問題為什麼妳要想的那麼複雜呢?」

真的只是在意的角度和身份不同嗎?

佩琳說的或許沒錯,一切都是我想多了,有些事情換個角度來看就變得簡單,不過當事者通常會不自覺的鑽牛角尖,而我碰巧是其中之一。


下午的課結束後,我沒回宿舍就往校門口走去,期中考的日子越來越近,我打算留宿等考完試再回家,不過這段期間必須準備一些糧食,免得唸書唸到半夜喊肚子餓就完了。

離學校只有五分鐘路程的小型超市一直是我的食物來源,雖然沒有一般連鎖超市的氣派,但我可以在這裡買到我要的東西,而且老闆很體恤學生,有時候會給我們八五折的優待或是多送幾包餅乾,這對沒有打工的學生們來說簡直是天大的恩賜。

「麥片下殺七折?」無意間瞄到架上的標示,我驚喜的叫了一聲,一口氣拿了四盒放到籃子裡,這麼像斤斤計較的大嬸的舉動,引來不少旁人的目光,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趕緊轉戰別區域,否則待會架上的麥片全賣完,大家會以為是我搜括一空的。

「沒想到剛的聲音真的是妳的。」

我看著擋在前方的人,他沒想到剛是我亂叫,而我更沒料到只是出來買東西也會碰到他,高家哲。「你怎會在這裡?」

他雙手環胸睨著我,「妳當我聖人不用吃東西啊?」

「聖人?」我掩嘴笑了出來。「我還以為你整天扳著一張臉就飽了。」

「妳欠扁啊?」

「喂,你可是有把柄在我手上,如果你敢對我怎樣,小心明天大家都知道你的糗事。」開玩笑,我才不會老是屈服在他的惡勢力哩!

高家哲的臉忽然湊過來,笑的別有一番深意。「如果妳在黎明前變成豬頭,我想應該沒辦法把話好好說完吧!」

「高家哲,你敢動手打女生?」我皺了眉,等他回答,然後偷偷注意他的手有沒有握拳,萬一待會他一拳揮過來,沒變豬頭也可以跟豬當親戚。

「不好意思,我什麼事都敢做。」

「你……」我偷偷的退後幾步跟它拉開距離,「我警告你可別對我動手動腳,不然我是會尖叫的。」

「尖叫?就算妳叫破喉嚨我也不會對妳怎樣,因為我不想浪費我的時間和力氣。」他擺了擺手,一副要我不要想太多的表情。

他真是欠揍極點了。

「你要是不想浪費時間和力氣,在發現我的時候就要快點閃人了,幹嘛還特地跑到我面前說話?喔……我知道了,你是想引起我的注意吧!」要比誰機車,我也不會輸的。

「我說妳啊,臉皮真厚。」他不慍的笑了笑。

我投降,這個人的機車等級太高,我無法追上他,不管我說什麼他都不生氣啦!

超市的自動門忽然打開,走進來的一對男女讓我飛快的轉身避開他們,縱使高家哲的身高足以擋住我整個人,那女孩依舊發現了我,還拉著身旁的人跑過來跟我打招呼。

「好巧喔,在這裡看到妳。」秋昱一邊對我笑著一邊挽著他。「咦,他是籃球隊的高家哲嗎?剛才我在外面就跟俊偉說我好像看到籃球隊的新星,然後旁邊好像是妳,結果他都不相信還說我眼花看錯,所以我就硬拉著他進來看看,沒想到我說的都是真的。」

我苦笑的看著他們,秋昱又開始說起他們的羅曼史,俊偉哥則是始終掛著不變的微笑,我有好多問題好想問俊偉哥,可是他從進來到現在都沒開口,任由秋昱天花亂墜,就算他們此刻澄清沒有任何關係也很難說服人。

「妳是田秋昱?」高家哲緊盯著她走過來。

「對啊!」秋昱收起聒噪的聲音,有氣無力的說。

「妳變了好多,我差點認不出來。」他的微笑帶有些嘲諷的意味,「幸好妳的聲音沒什麼改變。」

聽他們的對話,我想他們可能也認識吧?不過現在空氣中漫著詭異的氛圍,不單是我對俊偉哥和秋昱,連高家哲和秋昱之間好像也有點怪怪的。

「俊偉哥,你跟秋昱應該是要買東西吧!」我提些沒相關的話趕緊揮開籠罩在我們周圍的灰色雲霧,但是我沒想到當我說完這話時,俊偉哥居然避開我的眼神,似乎在逃避什麼。

接著秋昱又滔滔不絕的說道:「亞寧妳也真是的,我們本來就是為了證實是不是看錯人才跑進來,不過我很慶幸跟俊偉在一起,不管我要逛街還是去哪,他都一定會陪我去,還會幫我提東西,真是一個體貼的好男友。」

體貼的好男友?我硬把怒意往肚子裡吞,她現在是故意炫耀戰勝我得到俊偉哥嗎?那種帶次又拐彎抹角的話聽的很不舒服,如果今天她不是我的朋友,我大概會將她當成瘋子把她打的遠遠的。

「秋昱,妳少說一點行不行?」這時俊偉哥開口了。

「我說的本來就是實話。」她嘟著嘴好一會兒,目光突然落在我們這邊。「亞寧,妳跟高家哲該不會在交往中吧?」

這個女人現在到底在發什麼瘋?難道我一直悶不吭聲就代表我很好欺負嗎?不想多做什麼回應是給她最後一絲的尊重,而且我的忍耐是有限度,萬一火山爆發的話我說出來的話一定會很難聽,屆時雙方會撕破臉。

採購的好心情被徹底破壞,這個地方我也站不住了,趁現在我的忍耐指數上未到達百分之百,我給她最後一個微笑。「你們慢逛,我還要趕回宿舍準備考試。」

「亞寧,妳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她又不死心的追到櫃檯這邊,沒問個清楚似乎不放我走。

由遠而近的腳步聲越來越快,接著一隻有勁的手出現在我們中間,然後迅速的把她拉到一旁,來不及反應的我看到高家哲擋在我前面,就像一道牆隔開我和秋昱。

「田秋昱,妳懂不懂適可而止怎麼寫?」他道。

「原來你們真的在交往啊?這可是學校裡的頭條新聞唷!」秋昱的表情就像逮到不可告人秘密的狗仔隊一樣高興,卻令人覺得十分厭惡。

我繞過高家哲走到她面前,不想再對她客氣,因為她根本不曉得尊重。「妳愛怎麼說就怎麼說,我跟高家哲就只是同班同學,我們之間清清白白,不像有些人表面上跟昔日好友很要好,說的話淨是傷人的利刃,還不停炫耀自己多麼有魅力。不過跟這種人交往的人也太沒眼光,難不成只要是異性都可以嗎?」

看著後面的俊偉哥的臉一陣青一陣白,想必他已經聽到我說的話。我明白這樣會很傷人,不過我不是被人打了左臉後也要被打右臉的偉大聖人。

秋昱被我激得惱羞成怒,打算揚手甩我巴掌,幸好我發現早,伸出雙手用力推開她。「俊偉哥,麻煩你把你們家的瘋婆子帶回去,別放她出來攻擊人。」

結完帳,我一路跑回宿舍,完全沒注意天空早已暗了下來,倏地唰的好大一聲,雨下的又猛又急,來不及躲雨的我瞬間變成落湯雞,一副狼狽樣。

不是失戀的時候才會下雨嗎?哪時候改成跟人家吵架完也會出現傾盆大雨?

**無論過去多麼快樂,過去就是過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lly 的頭像
Milly

~THE DREAM~

M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