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昨天才結束學測,今天三年級生的下課話題離不開成績和要不要參加七月的指定考試,而我已經聽到班上有幾個同學不打算升學,成績究竟是好是壞早已不重要。我也不在意成績,因為自己心知肚明,做過昨天的考卷和國文英文作文後,我要是可以得到的七十五級分的一半,三十五級分就算很了不起了,不過那是不可能的。
「你們想唸哪一間學校?」琪琪梳好頭髮,一雙明亮有神的眼睛靈活的看著我們。

「英文系。」若寧第一個回答。她適合當英文系的學生,平常她有閱讀英文雜誌的習慣,會的單字和片語也比我們多,其實教務主任應該把她分配到六班以上的班級,說不定經過名師指導,她的成績會比那幾班的資優生還要好。

「餐旅管理系。」接著是小曼。「我要吃遍天下無敵嘴。」

「還吃?」琪琪拿著課本輕拍她一下,笑岔了氣道:「小心吃太多肥死妳。」

小曼一手扠腰,微抬下顎站側身。「不好意思我吃不胖。」

對啊,每次健康檢查的時候,小曼一站上體重計,數值從來沒超過五十,偏偏她嗜吃身材卻沒變形,班上的女同學可是羨慕的很。

琪琪故意甩頭不理她。「欸,告訴你們,我想唸資料管理系,不賴吧!」

我立刻給予熱烈掌聲,在我們四個人裡,琪琪打字的速度最快,而且每一種輸入法她都會,文書處理類的科系果然是她最好的選擇。

「不要顧著拍手,妳呢?」若寧把手放在我肩上,挑眉笑著的表情看起來有點奸詐。

還以為可以魚目混珠過去,他們還是發現我沒講話,我很羨慕他們,很明白自己以後要做什麼,再過不久就要畢業,我到現在還渾渾噩噩的。以前不是有個笑話這樣講──

有一天老師問班上的學生立志要做什麼,學生回答以後要當總統;學生上高中時某位老師又問他相同的問題,他回答當董事長;等他出社會後週遭的人也是問他一樣的問題,這次他回答『我已經當家長了』。

哈哈,說不定我還沒找到人生目標前就跟這個笑話的主角一樣,先當家長了。

盯著六隻眼睛,我笑著搖頭。「我還不知道要念什麼。」

放學鐘聲一敲,趕緊收拾書包,出了教室我直接跑上二樓,對於升學的問題,問一下仲文的意見好了,他了解我,必定能為我解答的。不過從走廊往教室一看,何孟婷正坐在仲文的位子上跟他討論功課,仲文時而認真時而微笑的表情很難不被吸引。

有時候我忍不住想著,若當初接受仲文的表白,他的目光只會放在我身上,笑容也是屬於我的話,我和他的關係會好又更好,還是由很好變成很壞,每天吵個不停?不過我們已經達成共識維持青梅竹馬和好朋友的關係,不管是哪一方都不能破壞這份默契。

何孟婷一發現我就站在外面,絲毫不吝嗇的馬上告訴仲文。

「妳怎還沒回家?」仲文一出教室就這麼問我。

哎呀,聽他的口氣我好像不適合在這時候出現囉?「我打擾到你談情說愛了嗎?」

「妳想到哪裡去了,我和孟婷只是在討論數學。」

「真的只有數學嗎?你都叫人家孟婷了,關係很不單純喔!」我嘿嘿笑兩聲。

「既然妳有空講笑話給我聽,不如跟敝班一起留校加入晚自習行列好了,妳覺得如何?」

我要是會讀書今天就又跟他是同班同學了。「我來問事情的,問完就回家,不會打擾你們約會。」

「阮可欣!」他用手指大力的彈我的額頭。

「靠,你來真的喔?」我摸摸額頭,瞪他一眼。「你覺得我有什麼優點,擅長的項目?」再不問他太陽就下山了。

用食指和拇指輕捏著下巴,仲文想了一下答道:「有,妳最擅長體育。」

「除了體育外啦!」難道在每個人的眼裡我只是運動神經發達的人嗎?好吧,我承認我是。

他皺眉很用力的想著,我期待他會舉出一堆我的優點,沒想到他開口只有兩個字。

沒有。

「你敢說沒有?這樣你還是我的死忠兼換帖的好朋友嗎?」一個巴掌拍上他的背,我沒好氣的轉頭哼聲。

被我不留情的拍一下,他還能微笑,脾氣真是有夠好的。「連妳都不了解自己,我怎可能比妳更了解你呢?」他揉揉我的頭髮,催促我趕緊回家,旋身走回教室。

回家後,我癱在沙發上,手持遙控器卻不想開電視,大概發呆十分鐘,不知從哪裡冒出的意識驅使我上樓,進房間的第一件事,開電腦。

飛翔的魚說:「下課啦?」

跟往常一樣,章士辰先敲我,但我把名稱改了。

我不想做我自己說:「我覺得很煩耶!」

飛翔的魚說:「妳不是很喜歡做自己?」

我不想做我自己說:「我改變心意不行喔?」

飛翔的魚說:「行,我怎敢有意見,又不是不要命。」

我很兇嗎?幹嘛一副委屈的樣子?算了我還是改回原來的顯示名稱好了。

飛翔的魚說:「終於肯做回自己了啊?」

我就是我說:「不要廢話,我問你喔,你為什麼想當醫生?」

飛翔的魚說:「我記得妳上次問過而我也回答過,想救人,也想飛。」

怎麼都是相同的答案?他是很堅持不告訴我真正的想法還是本來就如他所言,救人,想飛?我實在很難把救人和飛翔聯想在一起,如果說是先飛翔再救人,我就可以白癡的解釋成,因為飛太高摔的太嚴重所以被救,很少人跟我一樣呆吧!

我就是我說:「你可不可以告訴我,為什麼要飛翔?」

飛翔的魚說:「妳應該學習小曼不要亂問人家的私事。」

這行字一出現,我知道他生氣了,沒有馬上回話,他也沒有下一句話,我把視窗縮到角落,這時門外傳來媽媽的聲音,她要我下樓吃晚餐了。丟下開機的電腦,我離開房間跟媽媽下樓,回來時已經是一個小時後的事,他離線了,但留下一行字。

飛翔的魚說:「我想飛,是因為我不想被限於水裡,就如我現在所處的環境,畢竟妳不是我,不能體會我的心情。」

這讓我想起在第一次見面前小曼跟我說,他之所以叫小魚兒,是想自由自在的生活。

雖然見過面也說不少話,可我總覺得他的世界似乎離我很遙遠,是我伸手觸摸不及的……

當心在無意間被他吸引,我很難警戒自己不要去了解一個我完全不熟的人。

從這一天之後好幾個月,章士辰的帳號一直顯示離線狀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lly 的頭像
Milly

~THE DREAM~

M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