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男人坐在電視機前面大罵電影劇情的安排,吵的床上的人無法安靜睡覺,縱使兩耳塞著面紙、用枕頭蓋住頭,那個半夜不睡覺的臭傢伙的聲音還是不斷傳進他的耳朵。
「陸少鈞,要是你覺得人家拍的電影不合你胃口,改天你自己編劇兼導演去演一齣,不要邊看邊罵。」席亞諾受不了的跳下床踹好友一腳。

把房間借給他睡已經很可憐,還要他改變從以前到現在看電影一直改不了會碎碎念的習慣,陸少鈞覺得很不高興,轉頭瞪著他道:「這裡是我的地盤,我想怎樣就怎樣,你要是不爽可以走人,我不會留人。」

若非席亞諾拜託他收留他幾天,陸少鈞才不會讓床,天曉得他沒睡好隔天會頭痛想吐。

「你很不夠朋友耶!」席亞諾盤腿坐在他旁邊,一臉沒睡好的樣子。特地跑來這裡暫時委屈住下也不是他願意的,都是無聊的父親故意刁難,否則他也不會有家歸不得。「壞習慣要是不改,以後哪個女人敢跟你坐在一起看電影,都被你的批判聲嚇死了。」

「我聽你在放屁,不要隨便詛咒我交不到女朋友,不然我跟你翻臉。」雖然沒有好友顯赫的家世背景,陸少鈞自認自己長得也不差,為何至今他還無法結束單身狀態,再過四個月他就要三十歲了啊!「你到底要不要睡覺?」

「你鬼吼鬼叫的誰睡的著?」

「吵死了快去睡啦!」原本他想藉由看電影催眠,誰知這部外語片毫無劇情可言,就連打鬥的畫面也像小孩子在打架似的,害他看得一肚子火都起來了。

到底誰吵?席亞諾回瞪著他,此時放在床邊的手機忽然響起悠美輕快的鈴聲,停下跟好友的無意義戰火,他起身走去接聽,這麼晚了誰打電話給他?

「喂?」

「亞諾……」是大嫂呂琪安,她的聲音聽起來有點發抖。「你現在在哪裡?可不可以趕快回來?我剛煮了一大鍋綠豆芋圓,但是……廚房有……蟑螂……」

他差點當場吐血,大嫂竟然特地叫他回去打蟑螂。「大嫂,大哥不是在家,有事請他幫忙比較快吧?」

「亞斯昨天去瑞士出差,下下禮拜才會回家。」

大哥不在,家裡至少還有一個曾經令人聞之色變的老頭派的上用場。「妳叫老爸起來打。」反正他不想回家就是了。

話筒另一端忽然沉默了一下。「爸跟媽和朋友去KYV唱歌,到現在還沒回來。」

這兩個人老心不老的老人,跟年輕人玩瘋了。席亞諾看了好友一眼,然後低頭瞄了一下手錶,現在家裡沒人而且大嫂也不曉得為什麼選在半夜煮甜湯不睡覺,總之大嫂一人在家不是很妥當。「我知道了,我待會就到。」

「要走啦?」陸少鈞問道。其實他心裡想著──快走吧!

「事情處理好我就會回來。」

「拜託,你把我這裡當成旅館喔?」他抓起櫃子上的面紙盒要丟席亞諾,回頭時人早已離開。

就算這裡是旅館,也要付錢給他吧!


* * *

以為可以暫時放鬆緊張的心情,沒想到出來應門的是上次找她麻煩而且挑戰她耐度極限的席亞諾,一瞬間又繃緊神經進入戒備狀態,唐可柔頭一撇裝做沒看到的站到一旁。

回家幫大嫂解決可惡的小強,還很聽話的幫忙整理廚房,他也沒料到出門倒個垃圾會遇到這女人。

席亞諾盯著她鼓著一張臉,打從他們一碰面她就一副好像被倒會的樣子,到底在不高興什麼?真正該生氣的是他吧!「欸,三更半夜跑來我家做什麼?」

他的視線突然落在她身後兩個小孩,然後又瞄了她一眼,三人神貌有幾分相似,他們該不會是她的……小孩?

「啊?」她未婚生子?他難以置信的叫了一聲。

發現他那胡思亂想的模樣,唐可柔不必猜測也曉得他想歪了,沒回答她來做什麼,她踮起腳尖往屋內探去,安姊不在嗎?

「找什麼?我家沒有值錢的東西。」他說冷笑話還真難笑出來。

「我沒空跟你抬槓啦!」再不把弟弟妹妹送進屋內,待會被那幾個流氓發現的話他們三人一定跑不掉。「幫我叫安姊一下。」

「拜託人家至少也在前面加個請字行嗎?」席亞諾一副佔上風的得意樣。

他在找她麻煩!如果今天不是有事求於人、他不是安姊的小叔,她也不會站在這裡看他嘴臉。唐可柔大口深呼吸,告訴自己千萬別受他影響動怒。「不好意思請你……」

「就算妳拜託我,我也不會幫妳的。」

「我有跟你結仇嗎?」

他微瞇起眼看著她,「是沒有。」不過第一次見面情景也足以讓他印象深刻。「那時候不曉得誰給我臉色看。」

「是你給我難堪在先。」他真是沒度量的男人,翻舊帳出來做什麼?再說於情於理都是他不對。

眼尾掃到街角那幾個四處巡望的黑影,唐可柔急了起來,他們已經追到這邊了。「拜託,幫我叫安姊。」

她怪怪的,神色慌張的好像天就要塌下來,本來他還想開她玩笑,只是來不及開口,她把兩個小孩塞給他,一句話沒說就跑走,沒一分鐘的時間,五六個黑衣男人緊追過去,他當然看到他們手上拿什麼,棍棒……還有人拿刀!

怎麼回事?那些人為什麼追著她跑?席亞諾聳肩想不出答案,心裡突然覺得那幾個人很面熟,好像在哪裡看過的樣子。

屋內的呂琪安正覺小叔倒垃圾怎去那麼久,挺著大肚子緩慢的走出門,雙胞胎兄妹一見到她後立刻撲過去,妹妹揉著眼睛哭了起來。

她去過唐可柔家幾次,這兩個小孩不就是她同父異母的弟弟妹妹嗎?

「姊姊……」可芸拉著她,泣不成聲了。

姊姊?這兩個小鬼該叫她阿姨才對吧!席亞諾覺得很好笑,不小心噗滋一聲笑出來,卻引來一記『你給我記住』的白眼。

「如廷,你姊姊呢?」只見到兩個小的,大的不知去向,呂琪安不自主的替唐可柔擔心起來。

「姊姊本來要煮火鍋給我們吃,結果壞人跑進來把家裡弄得亂七八糟,還打姊姊的臉,結果姊姊帶著我們一直跑一直跑,最後她就帶我們來找妳……」他因為害怕整個人不停的發抖,想起跟姊姊的約定,姊姊不在的時候他要堅強,不然沒辦法照顧妹妹。

一旁的席亞諾聽得迷迷糊糊,姊姊來姊姊去的到底在說誰?「大嫂,妳哪時候認了這麼小的弟弟妹妹?」

什麼時候了他還胡扯瞎扯的,難怪會被可柔討厭。「這是小柔的弟弟妹妹。」

「我以為他們是她的小孩耶……」還沒說完,席亞諾的手臂就被她狠狠捏了一下。「剛追著她跑的那些人是誰?」

「糟了!」她聲音近似尖叫的道:「亞諾,你快去追可柔──」

如廷描述的壞人,她若猜的沒錯,那些是地下錢莊的人要來討債,但依照唐可柔目前的經濟狀況,根本無法負荷龐大的金額,而且她還要照顧家人,負擔太重了。

「為什麼要我去?」

「不然我去嗎?」死沒良心的小叔竟然要她去跟那些人拼命。

如廷悄悄的瞪著席亞諾,這位叔叔打從出現後就一直為難姊姊,而且對他們好像很不滿的樣子。「安姊姊,我可以去找我姊姊嗎?」

「你這小鬼乳臭未乾想學大人耍帥嗎?」席亞諾很不客氣的潑他冷水。

「總比你耍白痴、見死不救好上一萬倍!一個大人輸給小孩子,你丟不丟臉啊?」呂琪安盡量不生氣,免得肚子裡的寶寶踢腿抗議,但見他仍舊佇立原地,她顧不了那麼多的大叫:「再不過去小柔會被流氓打死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lly 的頭像
Milly

~THE DREAM~

M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