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熬了一個學期,總算可以放寒假過年領紅包了。

起床後我有先開窗戶的習慣,伸伸懶腰做了幾個簡單的早操,頭伸出窗外向隔壁一樓的地板望去,仲文家的垃圾暴增了。昨天學校的結業式結束,一群仲文的愛慕者一擁而上的圍繞著他,每個人的手裡都有一盒巧克力和一張卡片,二月十四日白色情人節還沒到,這些人不覺得自己挑錯時間送禮嗎?

寒假過完,送過巧克力的女性同胞們一定還會送第二次,不過這不是我最關注的事,仲文又不喜歡人家,還叫我幫他拿巧克力回來,結果現在都在垃圾袋裡了,我越來越不曉得他到底在想什麼,與其偷偷摸摸的丟掉人家的心血,不如當面拒絕說清楚、賞她們一個痛快不是比較省事嗎?

吃完早餐,我開始幫忙整理客廳,提著水桶到外面換水時小曼突然蹲在我面前笑著。

「你們在大掃除啊?」她探頭看向屋內。

「難道我們像在玩辦家家酒嗎?」這個閒人居然不待在家裡幫父母做家事跑來跟我打哈哈。「妳來做什麼?」

「找妳陪我逛街,我想要買情人節禮物。」她甜蜜的笑瞇著眼。「不過照妳目前的狀況來看,可能不能出門。」

「情人節禮物?妳哪時候交男朋友,我怎不知道?」反應太過激烈,我不小心踢倒剛裝滿的水桶,抹布順著水流掉進水溝,找不到樹枝或是木棍之類的東西,我只好用手把抹布撈起來,這下子又要重洗一次了。

「我才沒交男朋友。」小曼幫我打開水龍頭。「禮物是要送給小魚兒。」

「什麼小魚兒?」經過水溝水的洗禮,抹布真臭啊!

「就上次剛我約在火車站見面的那個網友小魚兒,當時妳也有陪我去,還記得嗎?」

章士辰!

一個幾乎被我遺忘的名字瞬間閃過腦海,為何事隔幾個月我還記得他的名字?筆畫少且好發音?還是他曾經跟我搶同一本雜誌讓我對他印象深刻?

我在期待他的來電。

就因為『沒事的話不會製造妳的困擾』這句話,讓我一直以為他會再打電話過來,可惜沒有,打電話給我的除了愛講些五四三的小曼和仲文的後援會成員向我打聽小道消息外,剩下都是不小心打錯電話又沒禮貌的冒失鬼。

不過說也奇怪,心裡為什麼如此在意連我自己都覺得陌生的人?知道他的名字但不表示就是瞭解他啊!

「可欣?」

肩膀突然被搖了一下,回神後的我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仲文的臉。「小曼呢?」

「走了。」他好笑的道:「她說妳神遊後就沒反應。」

「什麼神遊,我只是在想事情。」

「手伸出來一下,我有東西要給妳。」他微笑,右手放在腰後感覺很神秘。

考慮三秒鐘,我很快的伸出右手。「你可不能抓蟑螂嚇我。」

「冬天哪來的小強?」

緩緩的,手心傳來一道溫暖,那是小時候他總是牽著我到處嬉戲玩耍的手、教我完成第一件勞作得到老師讚賞的手……他收回手,放在我手中的是一個金色包裝的金莎巧克力。

「送給妳的。」

「你怎會有這種東西?不會是你從垃圾袋精心挑選的吧?」不愛吃甜食的他竟然給我巧克力,除了旁邊那堆垃圾即為可疑發源處,我想不到他會去哪裡生巧克力給我。

他用手指戳了戳我的額頭。「妳少噁心了,這是我在街上買的。」

我狐疑的看了看巧克力再看向他。「我不信。」

「不信的話還我啊!」

「給人家的東西就不能再要回去了啦!」我趕緊收手以免被他拿走。「我怎可能不相信你的話……謝謝囉!」這還是他第一次送我巧克力,雖然只有一個,但真的很高興。

「不過你怎忽然想給我巧克力?」我輕拍著他的手臂。

「心情好不行嗎?」

「行,改天你要是心情好,順便送我全世界最大的鑽石。」我開玩笑的說。

「阮可欣,妳想太多了,就算我要送鑽石也是送給我的老婆。」他一副受不了我的搖頭。

對喔,那種珍貴的東西應該是給最摯愛的人,而我這種少根神經又老愛麻煩他的笨朋友可以得到他送的金莎應該感動的痛哭流涕才是。

屋內傳來爸爸呼叫我的聲音,他要我貼新的春聯,進門拿了一副未拆封的春聯出來,我不斷的向仲文發出求救信號。

「妳爸又要妳貼春聯啊?」他幫我拆開封袋。

我點頭,雖然我的身高夠高貼的到,但我的國文能力不是很好,平仄對仗不會分辨,遜!

仲文安靜了一會兒,轉頭瞄了我一眼又低頭判別上下聯。「說不定妳爸故意製造機會……」

學習貼春聯的機會嗎?免了吧,從國二學到現在我還是不會。

或許仲文又看到我沒用的樣子,最後他還是跟以前一樣,踮著椅子幫我貼好春聯。


    全站熱搜

    M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