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相信很多人跟我一樣,特愛周休二日,我有睡到自然醒的壞習慣,所以禮拜六的早上若沒睡超過九點眼皮是張不開的,無奈有個不請自來的傢伙闖進我房裡,還跑到我的床上跳來跳去!
「可欣妳快醒來啦!」

微微睜開眼瞄了瞄,真是要命,床頭的鬧鐘顯示七點二十分,距離九點還有一個小時多,小曼怎這麼早就跑來了啊?懶懶的翻了個身面對她,我想此刻的我眼裡應該爬滿紅色的血絲吧!「妳是來找我晨跑啊?」

「跑妳個大頭啦!」她用力跳下床,使勁的把我拉起來。

「陸小曼妳在做什麼?我還沒睡飽耶!」昨天晚上到亞藝租了兩部新片回來看,半夜兩點多才睡,現在就要叫我起床會要我的命。

她伸手大力的捏了我的臉頰,我痛的叫了一聲趕緊拍開她的手,這下子我的精神應該恢復七成了。

「妳是來亂的嗎?」我白她一眼。

小曼拉出一張椅子坐下,嘟著嘴道:「妳的好朋友──我,出事了。」

「有嗎?妳看起來很好啊!」臉色紅潤、講話的時候丹田很有力,一雙眼睛藏不住喜悅的笑著,怎麼看也不像發生事情的樣子。

她呼了一口氣,道:「昨天我收到電話單,一萬三千元的通話費,我爸和我媽看到後簡直氣瘋了。」

「真的還假的?」見她猛點頭,我傻住了。

一個普通高中生的手機費竟然可以達到天價的境界!?一萬三千元的通話費可以讓我打三年還綽綽有餘哩!她到底花多少時間在講電話啊?不過我好奇的是,經過她嚴重『摧殘折磨』的手機還能繼續運作,不知該說那隻手機命不該絕還是豎起大拇指大聲誇讚研發手機技術的工程師實在是太厲害了?

「妳爸媽還有說什麼嗎?」我問。

「沒有。」她搖了搖頭又笑了出來,「因為手機被他們沒收了。」

我拍手叫好。「這是明智之舉。」不然她家的財產總有一天會因為繳龐大的手機費而敗光光。

「欸,妳是哪門子的好朋友?我沒手機的話以後要怎麼打電話跟妳連絡?」

「妳不是有我家的電話號碼?」打室內電話便宜多了,真搞不懂為什麼她就是要撥手機號碼,難道她的錢真的很多怕花不完嗎?

「可是我還有網友……」她沉不住氣的用力拍自己的大腿,一下子就跑到旁邊喊痛了。

講了半天她持手機真正用途就是打電話給網友,而我只是掩飾用的,好一個陸小曼!

走到她身後,我用開玩笑的方式輕勒著她。「妳未免也太重色輕友了吧!」

「異性相吸是從古至今不變的定理。」她忽然轉身搔我癢。

好樣的敢偷襲我。我倒了杯白開水給她,轉身走出房間到浴室洗把臉再回來。

「不過少了手機,妳和網友聯絡的媒介就剩MSN了。」我坐在床沿往窗外一望,天空一片藍,今天天氣應該很好。「這樣也好,手機有電磁波,使用時間太長也不好。」

「恩。」

才想說她怎沒精神,沒想到一轉頭就看到她快笑裂嘴的誇張笑臉後,剛才的擔心根本就是多餘的。「妳笑什麼?」

她突然抓住我的手,聲音近似瘋狂的大喊:「網友約我出來見面,而且地點還隨我挑耶!」說完,她又叫又跳的,好像怕少了個人知道這件好事的樣子。

跟網友見面是件好事?因人而異吧!雖然我不反對在網路上認識陌生人,雙方若要約出來見面我總覺得還是有幾分不妥,不過看小曼那麼高興,就算我現在給她任何意見或是告訴她也許跟網友見了面可能會發生什麼狀況之類的話,她應該也聽不下去,用期待和興奮形容她此刻的心情再適合不過了。

「第一次見面記得攜伴前往喔!」現在我也只能這樣提醒她了。

「知道。」她哈哈笑著,又爬到我的床上滾來滾去了。

下次我洗床單的時候一定要叫她來幫忙!「那你們約在哪時候見面?」

「明天……啊──」她一個不小心滾下床,唉唷叫了一聲。

「明天?」太快了吧?

「對啊!」她揉揉跟地板親吻的屁股,趴在床邊對著我笑道:「我們約在大甲火車站前的時鐘下見面,從妳家走路十五分鐘就可以抵達火車站,所以妳會陪我去吧!」

「就因為我住的近妳才選在大甲見面?」看她點頭,我差點暈倒。「妳可以約在沙鹿火車站見面啊!那裡不是比較靠近妳家?」

「就因為太靠近我家才覺得不安全而且很危險。」她一副顧慮很多的表情。

「擔心的話何必見面?」她講的話真矛盾。

「我才不是擔心,選在大甲是考慮到妳耶!剛才是妳自己說要攜伴前往,要是我約對方在沙鹿見面,妳就得花錢搭公車來找我了,讓妳破費我會良心不安的。」

來回車費也不過幾十元,難道我有到捨不得花的地步嗎?我挑著眉盯著她沒說話,認識她這麼久了,她不像是會覺得良心不安的人。

她又道:「如果約在我家附近會面,途中有了什麼變數,我也不能跑回去吧!這樣會連累到我的家人,所以找遠一點的地方是比較安全的。」

我的天啊!她怕家人也被捲入意外的紛爭,難道我就不怕嗎?要是一堆要找陸小曼的兇神惡煞全衝進我家,我要去哪裡喊來人啊?

發現我沒開口表示一點意見,小曼伸手又捏了我的臉頰。「我說那麼多,妳到底要不要陪我去?」

「並不想。」我拍開她的魔掌,誰叫她一直捏我。「妳另請高明。」

「哎呀,妳叫我另請高明?」她雙手叉腰,腳尖點了點地,忽然想到什麼似的叫了一聲。「那妳家的仲文借我帶去可以嗎?」她的眼底閃著希望之光。

「不行!」我簡單俐落的回答。「而且他也不是我家的。」

「這麼小氣不外借?」她賊笑著。「就知道你們這對青梅竹馬有問題。」

「我們很正常,一點問題也沒有。」以前我和仲文經常是同學聊天時的話題人物,經過我不斷的冷靜澄清和拼命幫人家送情書給仲文後,大家才慢慢相信我們『真的』只是很普通的青梅竹馬。

不管提什麼建議都碰壁的小曼,力道不輕的拍了我的肩膀一下。「妳又不是仲文怎知道他不會答應。」

雖然我不是仲文,但我比誰都還要了解他!

將手放在小曼肩上,我露出微笑的說:「明天我陪妳去,但是妳絕對不能跟仲文講說我們要去見網友喔!」

「知道啦!」她拍胸保證,下一秒表情卻相當疑惑。

「不要問為什麼啦!」丟下這句話後,我從衣櫃拿出一套休閒服趕緊離開房間走向浴室,不願再多講什麼了。

其實在一年前,仲文的姊姊淑惠在網路上認識一個大她七歲名叫阿俊的男人,剛開始他們聯絡方式僅限於聊天室,過沒多久就在彼此的信箱裡留下自己的手機號碼,從電腦打字聯絡的方式逐漸轉變成手機對話,或許聽到淑惠姊甜美的聲音後起了好奇心,那個叫阿俊的人竟然主動約她出來見面。

只是沒想到兩人會面結束的當天晚上,淑惠姊像是被洗腦似的向家人吵著要跟阿俊走,無論呂媽媽怎麼哀求她留下、呂爸爸忍痛下手打她,甚至是把她關在房間,最後淑惠姊還是帶著行李逃走了。直到四個月前她提著行李回來了,而且神情非常憔悴,還帶來一個晴天霹靂的壞消息──

從那時候開始,除了做報告需要用到網路資源外,其他時間仲文幾乎不開電腦,因為淑惠姊的事件對他影響太大了……


    全站熱搜

    M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