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大學校園跟我想像的有所出入,雖然感覺不是很刺激,但是足夠讓我眼睛為之一亮甚至是小驚訝,學校大就算了,建築物還頗有歐洲風格,草皮綠油油的一片,中間地方還規劃一個涼亭和步道,周邊種了我從來就沒看過的漂亮的小花。往前走了五分鐘,行政大樓前還有一個好大的噴水池,池子裡養的是紅白相間的錦鯉魚,如果不是眼見為憑,我可能還不曉得其實錦鯉魚可以養到比我的手臂還粗。
距離集合地點越來越近,我的心跳就越來越快,雖然T大不是我的第一志願,不過現在我已成為大學新鮮人,難怪整個人都很興奮。

但是旁邊三位打扮時髦的女孩,她們的對話不但破壞我的好心情,還差點讓我吐血。

「佩琳,我口渴快拿水過來。」

「天氣怎那麼熱……佩琳,妳有帶扇子吧!等一下幫我搧風,不然我會被熱死。」

「欸,我說佩琳,妳竟然把我的行李丟在地上!那個包包可是名牌貨,弄髒弄壞妳要怎麼賠我?」

三人輪流說完話,那名叫佩琳的女孩就像做牛做馬似的趕緊奉上礦泉水,然後一手提著看起來一點也不輕盈的包包,一手拿著印有補習班字樣的扇子像小媳婦般的開始幫她們搧風,除非我是冷血動物,否則無法視若無睹這一切,這三個女的太過份了,怎麼可以欺負人呢?

「喂,妳們好手好腳的為什麼不自己動手,使役人家很快樂嗎?」看不過去的我,開口跟她們說話了。

「干妳屁事?」左邊戴眼鏡的女孩很冷的瞪我一眼。

「因為懶。」這是右邊綁馬尾的女孩說的,還一副只要我高興有什麼不可以的表情。

「是挺快樂的。」然後是站在中間的女孩。老實說,她長得很像芭比娃娃,看起來很夢幻,但是她的心地為什麼如此的邪惡?果然人不可貌相。

「妳們還知道什麼是禮義廉恥嗎?」我大聲反問道。要是好聲好氣說話我會瘋掉,因為她們不值得我這麼做。

那個四眼田雞忽然伸手推了我一下,「妳很愛管閒事啊?」

我才不想管什麼閒事,只是欺負同學的事情在我旁邊發生,要我裝瞎沒看到我做不到。「是妳們太過分,我相信只要有眼睛的人,不管是誰都會站出來說話。」

「同學,妳不用管我啦!」佩琳的瀏海因為汗水的關係緊貼在額頭,看起來又熱又累的樣子,她竟然還能笑著跟我說話。「這是我們的相處方式,妳放心。」

還來不及開口,芭比娃娃輕輕笑了兩聲,拍拍我的肩膀。「同學,妳聽到了嗎?人家要妳不要管太多。」

同學?誰稀罕跟她當同學?跟她們一起唸書我會倒大楣,而且看她們的穿著打扮那麼的成熟,說不定她們的年紀大過我咧!尤其是那個像洋娃娃的女人,每說完幾句話就拿粉餅起來補妝,如果不是膚質問題就是被歲月摧殘到需要一張『假面具』才得以見人。

「不好意思,我是來報到的新生。」我得意的挑了下眉毛。

「這麼巧?我們也是來報到的耶!」佩琳忽然高興的大叫。

冷風吹過落葉飄落咧……我和她們還真是『同學』,同校已經是無法改變的事實,希望老天可別安排我們待在同一間教室,當起名副其實的同學才好。

不過事與願違,集合的時候她們又跟我站在同個集合點,六隻銳利的斜眼瞄得我渾身不自在,如果可以的話我真想回他們一句沒看過美女嗎?可惜這裡有其他同學和帶班的學長,我可不希望在第一天就搶盡鋒頭,讓大夥留下深刻印象。再說我是接受過教育的文明人,跟那三隻母老虎不一樣。

「咦,妳是張亞寧嗎?」一道聲音突然出現,我毫不猶豫的轉頭,這時才發現帶班學長一直盯著我,唇角上揚的弧度越來越大。

「學長,你們點名會『順便』觀察學弟妹的長相喔?」我半開玩笑的反問。

「喔唷,妳不記得我了哦?」他微挑眉一下,接著又道:「哎呀,我是張俊偉,住妳家隔壁那個土氣十足的眼鏡哥啊!」

「真的是你嗎?」我難以置信的指著他。

俊偉哥本來沒近視,直到升國三那年的暑假分配到資優班後拼命念書,前後不到半個月他就近視了,度數增加的速度快的嚇人,從此厚厚的眼鏡便跟他形影不離了,當時我因為好玩整天喊他眼鏡哥,沒想到叫習慣後就改不了口,差點忘記他叫什麼名字。不過我一直以為他到外縣市念書了說,今天跟他在同一所大學碰面還當了他的學妹可真是預料外的事情。

「恩,妳不相信我是眼鏡哥喔?」

「可是你又沒戴眼鏡。」一時之間要我跟以前的他串在一起,兩張天壤之別的臉孔一點共同處也沒有。

「厚,妳沒聽過隱形眼鏡嗎?」他好笑的看著我。

話說回來,俊偉哥不戴眼鏡真的很好看,難怪我一直覺得他跟以前相較下差別那麼大。不過旁邊那討厭的三雙眼睛直盯著我,讓我沒時間稱讚俊偉哥變帥了,我大概猜的出她們互咬耳朵說悄悄話的內容絕對離不開我和俊偉哥。

「為什麼那幾個人看著妳說悄悄話?」

旁邊忽然多了個跟我一樣注意她們最新動態的人,我好奇的往旁一瞄,那人的身高大概多我二十幾公分,古銅的膚色搭著一身白色體育服形成對比,左手提著他的行李,右手還抱著一顆籃球,若有似無的微笑讓我看得有些不知所措,最後無奈笑個兩聲當做回答他的問題。

「妳還笑的出來?」

不然我要哭喔?這人怎那麼好笑?「你也是這班的學生嗎?你看起來很高,以前該不會是籃球校隊吧?」

他微瞇著眼打量我一會兒,很久才開口:「什麼年代了還用老掉牙的搭訕方式。」

「誰跟你搭訕了?」我只是轉移話題不想讓人知道第一天報到就跟同學起衝突,他竟然面不改色還很自豪的以為我跟他搭訕?若要追究搭訕一事,是他先開口跟我說話,又不是我主動找他哈啦。

接下來我便聽到又尖又酸的聲音,就算不必轉頭看過去我也知道那是表裡不一的芭比娃娃在說話。「你們看,她竟然在跟高家哲聊天,也不照照鏡子看一下自己有幾分姿色。」

她眼睛是有問題喔?我跟他哪是在聊天,況且我長的也不差,居然把我說成這樣,她除了那張臉蛋看起來像人之外其他地方都跟怪物一樣醜陋。不過拜她所賜,我知道他叫高家哲了,也順便知道,他跟她們是認識的。

然而,認識這掛人究竟是好的開始還是不幸的開端?我瞄了他們一眼,在心裡重重嘆了口氣,順其自然囉!

**人與人結識本來就是緣分,只是緣分的成分包含什麼因素,這是大家無法判斷的吧!


    全站熱搜

    M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