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看到沙發上一對一邊卿卿我我一邊吃著水果的老人,席亞諾一刻也不想待在客廳。這兩個老人打從上次旅行回來後就一直黏在一起,噁心的要命,雖然在自己家裡愛怎麼相好別人管不著,但屋子內還有一個他們的兒子,至少也該尊重一下他吧!
「你的態度越來越差了,見到父母連打聲招呼都吝嗇嗎?」席父喚住他,起身倒了杯水喝。「小時候學的禮儀,長大都還給我了嗎?」

席家三個小孩三種個性。

老大亞斯從小就很聽話,學生時代一直都是師長捧在手心的資優生,但出社會創立公司後成了高高在上的領導者,只要一天不開口,就算開口也是提公事,反正就是沒人知道他的心裡到底在想些什麼,直到結婚安定下來,他這個當老爸的才看到大兒子真正的微笑,說真的,他很感謝呂琪安的出現。

老二亞倫,甭提了,風流愛玩,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只有過年回來吃團圓飯,其他時間通常是看不到人。還有那時尚的定義到底是什麼?每次他老人家在電視上看到二兒子設計的服飾和皮件,都有一種氣到腦溢血的感覺,衣服的布料少少的,剪裁剪得亂七八糟,穿在模特兒身上看起來真像乞丐,至於皮件就不用說了,怪里怪氣跟衣服配起來簡直只有糟可以形容。每次二兒子回家他總會嘮叨幾句,不過得到的答案幾乎都是一樣的:「時尚是給看的懂的人欣賞的。」

老三亞諾,脾氣時好時壞,從小就很有正義感,所以以前他還在黑道時,有些『好事』都被這小子狠狠破壞,幸好他早已金盆洗手回到正途,否則他跟小兒子永遠處於對立關係,戰火不斷。

「小時候學那什麼禮儀?什麼談判時要跟人家禮尚往來,拜託,你們那派的術語我根本就沒記在腦袋裡。」想到以前父親曾經想把他訓練成接班人,席亞諾氣的一肚子火。

「就算我沒教你好東西,你也可以在你哥身上學到不是嗎?」這小鬼真是氣死他了。

「我才不要跟二哥一樣。」叫他整天泡在溫柔鄉他辦不到,而且他也沒興趣左擁右抱。

席父頭痛的翻了翻眼珠子,大聲道:「我是叫你跟亞斯學學,你跟亞倫看齊做什麼?」一個兒子花心放蕩就算了,他不要兩個無藥可救。

話說回來,他從來沒聽過亞諾跟哪個女孩子交往,也沒有跟亞倫一樣鬧什麼花邊新聞來,不要說當爸的懷疑兒子的性向,凡是認識席家三少的人無不對他的私生活感到一絲好奇,曾經還有謠言席家三少是個對女人沒興趣卻愛男人的同性戀。

啐!他們席家出來的小孩每個都是正常人,絕對不會有什麼同志癖好!

當時造謠者的日子並很不好過,因為那時候席老大還沒退休,生殺大權集於一身,所以只要有事沒事亂傳謠言的人都會受到嚴厲的懲罰。

「說完了嗎?」席亞諾瞄了父親一眼,顯得有點不耐煩。

「還沒。」席父忍住怒意故意微笑,「禮拜日把你女朋友帶回來。」

「為什麼?」他挑眉。

「沒有為什麼,你已經二十七歲,可以定下來了。」

這也是他寧願在外面工作也不願回家的原因,因為父親一直要他成家立業,而他現在最不想被責任束縛。「長幼有序,二哥先。」

長幼有序咧!他已經對席亞倫放棄了,那小子沒定性還不打算安定下來,除非哪天遇鬼了,否則很難說服花公子改邪歸正。「我不管,我跟你媽想抱孫子。」

抱孫子?那還不簡單。席亞諾笑了出來。「再過幾個月大嫂就會生了,到時候你們就有孫子可以抱了不是嗎?」

「一個不夠啊!」

「不夠叫大哥多生一點不就得了。」

他這老糊塗,他要表達的不是這個啊!「席亞諾,無論剛我怎麼跟你哈拉,反正禮拜日你一定得帶女朋友回來。」

老傢伙怎還不死心?「如果我不肯呢?」

「不肯?是沒有吧!」

席亞諾瞪了他一眼,他是沒女朋友沒錯,但又如何?既然父親喜歡打破沙鍋問到底,他何不坦承落的輕鬆呢?「沒有女朋友又怎樣?」

「是沒怎樣。」他以為誠實就可以躲過一切嗎?想得美!席父拍拍他的肩,露出難得的笑容。「沒關係,禮拜日我約了林氏企業的總經理伉儷和他的千金來家裡吃飯,到時候你給我乖乖待在家裡不要亂跑,好好幫我招待客人。」

「我不要。」席亞諾冷冷說道:「不要隨便替我做任何決定。」原來逼他說出實情再幫他安排相親才是老頭的目的,哼!他絕對不會讓他得逞。

「只是見面吃飯,又不是要你娶人家。」

「我要是乖乖的陪座吃飯,到最後不娶人家也難交代。」他怎可能不曉得老頭心裡打什麼如意算盤。所謂的老奸巨猾形容在曾是黑道老大的父親身上再合適不過了。

見情勢一面倒,席父轉頭望向妻子,眼神投予求救信號,畢竟他一定要斷絕外面對兒子性向不明的議論,最好的辦法就是趕緊替兒子找媳婦,辦場轟轟烈烈的世界婚禮,讓那些無中生有愛說人家的閒話的人通通閉嘴。

席母微笑聳肩,咬了一口蘋果後決定還是不說話好,每個人都有主導幸福的權利,而非趕鴨子上架就可以解決一切問題,她的丈夫雖然為兒子好,但她知道太急會把兒子逼怒的。

「說輸我就討救兵?虧你以前還叱吒風雲、呼風喚雨。」席亞諾不以為然的哼了一聲。

被兒子一激,席父感到面子有點掛不住而生氣。「我是給你面子,不要以為我很弱,而且我才不會因為你的幾句話就惱羞成怒。」

席母和兒子對看一眼,別開臉搖頭嘆氣,丈夫要是沒受兒子激將法的影響,用不著那麼大的反應,真是口是心非的老人。「老伴,你已經退休很久,不用每件事情都跟年輕人計較,輸了不用割地盤給人家,贏了也沒錢可拿。」

沒想到妻子居然跟他站在不同船上,席父氣悶了。「我還是席家的一家之主,我說什麼都算數。」他指著兒子,「還有你,不要做無謂的抵抗,禮拜日你哪裡都不能去,好好給我待在家裡。」

「老頭,你不要老頑固。」席亞諾不客氣的道。

「亞諾,只是吃飯見面,真的不會有事情發生的。」席母一臉慈祥的微笑,「我知道你是千百個不願意,如果你真的很討厭你爸的安排,我想聰明的你知道該怎麼應付,不過面子總是要留給你爸,對了,我會叫亞斯和琪安回來陪你,這樣你就不怕了。」

怕?他又不是三歲小孩,但是這兩個老人也太狡猾了,一個來明的一個來暗的,知道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大哥,還特地安排大哥回來一趟,總之不是他帶『女朋友』回來就是無言接受不合理的相親,二選一逃不了的。

「如果我說我願意接你的位子呢?」席亞諾一派正經的說。不過這只是試探的話,他和兩位哥哥一樣,無意登上黑道大哥的寶座。

席父先是一愣,然後大聲笑了出來。「我很高興不會發生後繼無人的情況,但是你千萬別急著慶祝,因為不管你今天是什麼身分什麼地位,在我眼裡你永遠是我的兒子,父親說什麼兒子一定要聽,所以女朋友還是要帶回來給我們看看,否則就是相親。」

「你……」真是一隻老狐狸。「我愛的不是女人。」這下子該死心了吧!

「就算今天你愛的不是女人,你也要把你的另外一半給我帶來。」死小子胡謅什麼,席家男人各個都是男子漢,想瞞天過海也別掰個這麼爛的理由。

「死老頭。」他臭臉瞪著父親。

臭小子,他可是席家一家之主,竟然一直把老頭掛在嘴邊叫,他們三兄弟裡就屬亞諾最沒禮貌,早知道這小子會那麼目中無長輩,小時候就該把他扔在垃圾堆裡自生自滅,少了一副碗筷說不定他早就是富豪了。

「話就說到這裡,剩下的你自己看著辦,我跟你媽要去老白那邊打牌,你快去把車開出來載我們去。」

席母一臉疑惑,他們哪時候說要去打牌了?

「欸,你不是有僱司機嗎?」他現在一把火無處滅,開車出門難保不會出事,尤其車上還有兩個老人。

「我讓司機放假回家陪家人不行嗎?」其實他只是想測試席亞諾,在非常不高興情況下到底能不能沉的住氣。

「行,看是管家還是清潔員,全部放假也沒關係。」反正不干他的事,他管那麼多做什麼?

「那就快去開車,別耽誤我當贏家的時機。」席父擺擺手,要他動作快一點。

縱使不願意屈服,席亞諾仍壓抑自己的不情願,拿著車鑰匙去車庫把車開出來。

沒關係,再過一陣子他就要回美國,到時候天高皇帝遠,誰也管不著他。


    全站熱搜

    M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