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站在這裡怎可能對他們怎樣?倒是那些負責照顧他們的弟兄們,混黑道的通常沒什麼愛心和耐心,小鬼頭在他們面前又是哭又是叫的,我想他們應該會先動手要他們安靜以示警告,如果情況控制不住的話,妳可愛的弟弟和妹妹可能就會跟安靜的布娃娃一樣,永遠靜悄悄的躺在世界某個角落……」

他話一說完,她整個人無力的往下滑落,抓著他的手也已經無法使出力氣,她太大意了,才稍微不注意她的親人就被人帶走,目前是否平安無事仍是未知數,是她低估這男人擁有主宰他們生殺大權嗎?她忘了腳踩著是龍潭虎穴,還自不量力的抵禦他,讓無辜的小弟小妹跟著陪葬。

現在後悔自己的無知和愚昧,太慢了吧!

「你不能這樣對待我們……」她緩緩抬頭,赫然發覺他看她的眼神就像至高無上的君王,全身散發著威凜且令人窒息的壓迫感。「你把他們關在哪?拜託你告訴我好不好?」

席亞諾蹲下身,手輕勾起她的下巴。「我說過,我的決定來自妳的誠意。」

他要的到底是什麼誠意?唐可柔緊咬著下唇,難道她的忍耐在他眼裡不算什麼嗎?「如果你想要我一條命,儘管拿去吧!」能換回弟弟妹妹,犧牲生命也無所謂了。

「我救妳兩次記得嗎?妳的命早已是我的了,我哪時候要還需要妳提醒嗎?」

「不然你到底要我怎樣?」她又氣又無奈的揮開他的手,都不曉得他要她怎麼做他還將話說的不明不白。

「當我的女人。」他的表情顯得十分冷靜。

他本來不打算這麼說的。

只是剛才在親人面前許了以結婚為前提的承諾,依照他執著不打誑語的個性,確實該為自己的言語負責,雖然負責不表示他們之間的關係會開花結果,不過身邊要是有個『女朋友』,肯定可以省下不少父親為他的終身大事所製造的麻煩。況且唐可柔不是他理想的類型,所以他不必擔心自己被情所困,不會對他造成任何影響的人留在身邊反正也無害。

「下流。」她瞪著他,沒想到他是這種人。

「我又沒對妳做什麼,哪裡下流?再說當我的女人不好嗎?」他微笑,看她一副咬牙的模樣,大概又要做些反抗的舉動。「跟著我不愁吃穿,欠錢可以慢慢還,不管誰看見妳都會對妳三分尊敬,這樣的生活不好嗎?」

不好!她在心裡大喊著,如果欠錢就必須出賣自己,而且還是委身這個大惡魔,她還不如一頭撞死乾脆些。「我想那些欠你錢的女孩子都被你關在某個地方,讓你予取予求。」

他明白她這話的涵義,她以為他是逼良為娼的債主。「我知道了,妳是怕跟那些女孩子一樣不由自主愛上我對吧?」

「我才不會愛上你這個沒血沒淚的惡魔。」

「要不妳在害怕什麼?」

「誰說我害怕?別以為用激將法就可以刺激我。」她抬高下巴直視他,「要我當你的女人可以,但是我只是掛名,沒有我的同意你休想碰我一根寒毛。至於你剛說的不愁吃穿、錢可以慢慢還,我可以妥協。」

席亞諾差點沒昏倒,以為她會哭哭啼啼的跟他討價還價,結果她卻語出驚人的答應,什麼叫別用激將法刺激?她根本就是被徹底刺激了。算了,反正達到他的目的,方法及過程不重要。

「沒問題,我們就成交了。」他向她伸出手。

唐可柔回握他的手,話說成交應該建立在白紙黑字上才算成立啊!「契約呢?」

她還挺機伶的,知道契約的存在性。他一把拉過她,用唇在她的頸子上烙下一個顏色不淺的紅印,驚覺自己好像又被耍來耍去的樣子,唐可柔又要甩他一巴掌了。

「妳的火氣很大耶!」席亞諾緊抓著她的手。

「我說過沒有我的同意休想碰我你忘記了嗎?」她紅著臉大叫,這輩子她從來沒被『種草莓 』啊!

他似懂非懂的點點頭,「原來要問過才可以行動啊?那我哪時候才能對妳做我想做的事啊?」

「我的本意不是這樣啦!」她真想掐死他。「契約呢?」

「我給了。」他對她露出笑容。

「在哪?」什麼鬼影子都沒有,哪來的契約書?

他的手指點了點脖子,「這裡啊!」

一秒、兩秒、三秒之後,她整個人彷彿被核子彈炸開,詫訝的全身發抖。

「喂,妳那是什麼表情?」能獲得此項殊榮是她三生有幸,別人擠破頭還要不到哩!

「席亞諾,你是故意整我順便吃我豆腐嗎?」可惡,她洗澡的時候一定要把脖子洗乾淨。

「我是認真的跟妳訂契約,而且我也曉得吻痕只持續幾天時間,不過妳放心,我會每天在妳身邊巡查,不會消失。」







    全站熱搜

    M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