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台中的地價很不便宜,自從蓋了科學園區後,不僅為商業增添幾分繁榮,但地價也跟著狂飆不停,對於初次來到這片『貴寶地』、身上也沒有多少錢的梁聖凱和祝子悅來說,想要租到便宜的房子必須得花費不少時間,而且還要考慮交通問題,沒有交通工具不要緊,但不能離大眾交通系統太遠。

他們在下午四點多抵達台中,花了將近三個鐘頭尋找房子,雖然租屋的廣告很多,但租金卻是嚇死人的高,根本沒辦法列入考慮。晚上八點,他們找了間小吃店用餐,走了幾個小時若再不吃點東西,一定會有人肚子餓而發出抗議的聲音。

「住在這裡的一定都是有錢人。」祝子悅嘴裡咬著麵條道。

「怎麼說?」喝了一口豆腐湯,梁聖凱抬頭看著她。「不見得大家都是吧!」

「怎可能,這裡的租金貴的要命,沒有存個幾百萬怎可能住在這裡生活。」她夾了塊豆干往嘴裡送,或許台中的高級住宅也透露著他們有機會找到高薪工作的訊息。

「幾百萬就是有錢人喔?那些企業家不就是億萬富翁了?」他故意潑她冷水。

將手中的筷子用力的放在桌上,她朝他擺了個撲克牌臉,道:「對不起喔!因為我的存款連小小的十萬也搭不上關係,所以對我來說有幾百萬在身的人全都定義成有錢人,不曉得你滿不滿意我的解釋啊?」他開的玩笑一點都不好笑。

聽了她的話後,梁聖凱心裡像是做了個決定似的對她微笑著,沒有說話。

「笑什麼?」

「我想,依照目前的狀況,我們得先一起租房子,不然不合成本。」

「啊?」她眨了眨眼,有點不懂他的意思。「你可以再說一次嗎?」

「我的意思是,我們要合租一間房子。」

在來台中的火車上他想了好久,因為他沒事先找好房子再過來,加上多了一個人,而且現在他們到這裡才要開始新生活,身上的錢除了花在房租,三餐也要考慮,如果兩人各自租房子的話可能過沒幾天就會窮苦潦倒餓死,不如住在同一個屋簷下一起分攤房租,彼此的壓力會少一點,等改天經濟改善後再分開過自己的生活也不遲。

「你是說……同居?」祝子悅瞪大雙眼,把關鍵字說出來。

同居?他嚇了一跳,剛才他只想到怎麼解決他們的經濟困難,沒想到這就是所謂的同居,但他絕對沒有這個意思啊!

「其實我是說……」

她突然起身退到旁邊。「梁聖凱,雖然是我自己要跟你來這裡,但不代表衣食住行都要你主宰決定啊!」她喜歡他,但她不是那麼隨便的人啊!

糟糕,她好像誤會了。「我的意思是……」

這時,提著一袋蔬菜的老板娘和藹微笑的朝他們走來。「請問你們是外地來的嗎?」

「是啊!我們正愁找不到住所,請問這附近有房子要出租的廣告嗎?」梁聖凱把難處講出來。

老闆娘向祝子悅招招手,要她坐下來。「我有個姪子最近出國念書,短期間不會回台灣,他的住處現在空了下來,如果你們不介意地方小的話,等一下店打烊的時候我再帶你們過去,離這裡不遠,而且不必擔心交通不方便。」

一聽到好消息,兩人高興的異口同聲道:「真的嗎?」

老闆娘點點頭,問:「你們是情侶嗎?」

梁聖凱看了她一眼,笑著對著老闆娘搖搖頭。「不是,我們是朋友。」

祝子悅雖也搖頭否認,心裡難過又能怎樣了,在他眼裡,她只是朋友。

「這樣啊……」老闆娘眉頭微皺。「你們確定要住一起嗎?」

「咦?」祝子悅跟著皺眉。「不是吧!我們……」

「對,住一起,因為我們沒有多餘的經費可以一人住一個地方,而且我們只是朋友關係,就算住一起也不會發生事情的。」不等她說完話,梁聖凱擅自做了決定。

朋友關係!他非得加重語氣、不斷聲明嗎?她真想把耳朵塞住,聽不到才不覺得生氣難過。

老闆娘心疼的握著她,道:「孩子,委屈妳了。」她嘆息,雖然她才第一次和他們見面,可是她看的出來這女孩子一定很喜歡他,不過這男孩子怎笨的跟什麼似的一點也不知道人家的感受?「以後要是有困難的話可不要客氣,儘管來找我,只要我做的到的,我一定幫妳。」

「啊?」祝子悅眼神帶有疑問的看著她。

「不要啊了啦!」老闆娘笑著拍著她,道:「今天你們遇到我是種緣份,因為有緣所以我才把我姪子的房子租借給你們,況且現在很少有一個月幾千元的房子,對目前一切才剛開始的你們必須謹慎用錢,既然他都說你們『純粹』是朋友,妳就放心的住下來吧!」

「我……」她面有難色的搖搖頭,為什麼老闆娘勸她接受他的意見?

「如果妳怕發生什麼事情的話,到時候不必客氣,就給他尖叫喊救命,這附近的人很照顧鄰居的,他們會幫妳的。」

發生事情?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祝子悅輕嘆一口氣,她寧可跟梁聖凱不小心怎麼了,也不要被他忽略,當跟白開水一樣平凡無奇的朋友。


    全站熱搜

    M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