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夏天,高雄就像一個大暖爐,不分男女老少,每個人盡可能的避免外出,免得自汗流浹背到最後變成人肉乾。

但是,童雁伶卻選擇離開生活二十年的南投,來到人生地不熟的高雄,對她而言,現在的她彷彿就像個剛出生的嬰兒來到陌生世界,未來充滿許多無法預料的未知數和變化,而她一個人必須想辦法在陌生環境存活下去。

提著行李站在車站大廳,她環顧四周好一會兒依舊沒移動腳步,除了人多擁擠不好走路外,其實她真的不知該往何處去。

她伸手摸摸平坦的小腹,想到裡面有一個多月大的小生命正在她肚子裡成長,就算面臨窘境,她也要咬緊牙根撐下去。

一個多月前她發現自己有了男友的小孩,慌張和錯愕就像藤蔓爬滿心頭,從小在純樸鄉下長大的她,根本不敢將自己未婚懷孕之事告訴父母,父母親的想法依舊傳統且偏激,一旦他們知道這事後,除了憤怒要她拿掉小孩外,在鄰居和親朋好友面前根本抬不起頭,為了不讓父母在大家面前蒙羞,她決定遠走他鄉。

至於孩子的父親、她交往兩年的男友──趙宇丞,她也未曾跟他提及跟小孩有關的隻字片語,雖然男友的母親並不反對他們交往,但對小康家庭且趙宇丞是獨子的趙家而言,倘若將來過門的是一位門當戶對的媳婦,對他們家族企業更是錦上添花。

其實她可以跟趙家人開口爭取她想要的名分和地位,但是她要的並不是這些,她內心真正需要的是趙宇丞,如果每一分每一秒都有他的陪伴,今天生下小孩她就離開人世間也無所謂,可是每當想起男友的母親雖然嘴巴說說不反對他們來往卻又說著希望兒子娶個有錢太太回家的表情,她便覺得心酸無比,肚子裡的小生命雖然是個意外,但她能因為懷有趙家骨肉揚眉吐氣、然後讓趙家所有的人認為她是有目的的接近男友嗎?

未婚懷孕對現在社會而言縱使普遍,對她來說卻是個沉重負擔。

「寶寶,雖然大家都不知道你的存在,但是以後媽媽一定會好好的照顧你。」童雁伶微微笑,提起行李勇敢的走出車站。

天空一片藍,她相信自己也可以活出一片天,或許在未來的日子,她一個人會過的很辛苦,不過只要小寶寶平安的長大,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在她決定承擔這一切的同時,不知家人早已因她的不告而別急得像熱鍋上螞蟻,還有小孩的父親趙宇丞也因為她無故的失蹤焦急的快把整個中部地區翻爛了。


1.

「雁伶,妳到底去哪裡了?」

背脊陷在價值不凡的沙發椅,跟一臉疲憊的趙宇丞完全不搭,跟女友失去聯繫的第三天,他透過大大小小管道尋找她的下落,卻始終無音訊,每天台中南投往返的到童家,也只見童家一家人慌張的像無頭蒼蠅飛來飛去的找人,所有人跟他一樣沒有她的線索。

中部就幾個縣市,說大也不大,她不可能憑空消失,不過以他對她的了解,一向喜愛自助旅行的她說不定早在台灣某個角落落腳了,但是最令他不解是,他們這陣子並沒有任何爭執和不愉快,而她也並未跟家裡的人起任何衝突,她根本沒有理由離家出走啊!

難道她真的發生意外嗎?

不會的,他問過各警局和醫院紀錄,都沒有女友的名字,所以現在她一定很安全的待在他不知道的地方。

「妳這個笨蛋去哪裡?有事情的話要跟我說不是跑去躲起來啊……」

煩燥的拿出煙盒,原本想點菸的趙宇丞突然停下動作,然後將菸盒連同打火機丟到一旁,沒想到被剛進辦公室的彭耀祺看到這令人驚訝的一幕。

「看樣子你真的非常擔心和焦躁。」

趙宇丞沒心情瞥他一眼,雙手掩臉不想看到好友說廢話的表情。

彭耀祺替他撿回菸盒和打火機後,坐在他旁邊。「還是沒消息嗎?」

如果有消息他還會坐在這裡嗎?「我不是也叫你出去找?」

「對啊!」彭耀祺笑著臉,「不過我也沒查到什麼線索,你說該怎麼辦?」

沒有怎麼辦,為了找到童雁伶,就算要他傾家蕩產甚至是把整個地球翻起來他也在所不辭。「我去南投一趟。」

「又去?」

目前他能做的除了等待消息,必須到童家等候童雁伶,他希望她回家的時候可以看到他。「如果我媽在問我的行蹤就先敷衍她一下。」這幾天他們母子為了她的事情可是吵得天翻地覆。

「要是阿姨知道你又跑去肯定會氣炸吧!」

「你是站在我這邊還是我媽?」趙宇丞瞪了他一眼,抓起桌上的車鑰匙離開辦公室。

一個小時後抵達南投,童家幾乎所有的人都出去找童雁伶的下落,除了留守在家的童母。

「宇丞,你今天不用上班嗎?」童母一見女兒的男友出現在家門口,趕緊將他帶進屋內,倒了杯水給他,哭過的雙眼一樣紅腫。「我們請街頭鄰居、親朋好友甚至是附近的派出所和分局警察幫忙找,但是雁伶這孩子到底在哪根本沒人找的到。」

趙宇丞看著童母,一口氣噎在喉頭也出不來,不敢說自己也找不到她,找不到女友,他算什麼男友?

「她會不會被壞人抓走?」除了這個原因,她實在想不出女兒為何失蹤。

「不會的,阿姨,雁伶心地善良也沒跟誰結怨,沒有人會這麼狠心的對她,說不定她是突然去哪裡旅行忘記跟大家說,等一下她或許會打通電話回家,妳就別太著急了。」他不曉得這些話到底是在安撫童母的情緒或是講給自己心安的,如果真像他想的那麼簡單,他今天也不會急得快瘋掉了。

「媽──」一道急促的女音忽從外傳進,「媽,雅伊姊來了。」

這是童雁伶的二妹童愛欣,另外站在她旁邊被她拉著的是童雁伶多年的死黨林雅伊。

一路跟著童愛欣跑回去的林雅伊原是該氣喘吁吁,但在見到趙宇丞之後她沒時間喘氣,立刻上前揪住他的領子,一臉怒意彷彿非掐死他不可似的。

「雅伊姊?」童愛欣不懂她為何突然生氣。

「臭傢伙,都是你害的。」林雅伊對他大聲喊,壓抑不了心中的怒火下她衝動的揍了他的臉。

趙宇丞覺得莫名其妙,鐵著一張臉也不客氣的罵道:「當大家都在外面找雁伶妳突然這樣揍我一拳是惟恐天下不亂嗎?」所有人已經夠忙了她是出來湊什麼熱鬧?

童母也覺得林雅伊的舉止非常異常。「雅伊,有什麼事情提出來說,不要動手動腳的。」

今天他如果不是好友的男友,以她練跆拳道的身手要打的他滿地找牙不是問題。「你知道為什麼雁伶會突然失蹤嗎?」

「妳知道?」趙宇丞緊抓著她,迫不及待的想知道答案。「快說,我要快去找她。」

林雅伊甩開他的手,斜睨著他沒好聲的說:「我有說我知道她在哪嗎?」

「雅伊,我拜託妳告訴我好不好?我真的不能沒有雁伶……」

「你自己做的事情自己最清楚。」她轉頭冷哼一聲。

「我?」

「前陣子雁伶說她生理期晚了兩週還沒到,下班後我陪她去看醫生,誰知道她從門診室出來後臉色非常難看,我問了好久她只說是壓力大造成的還要我不要太擔心,看她臉色不對我越想越不對勁,隔天我自己跑去問醫生才知道,她懷孕了。」林雅伊說到此處眼眶泛紅。「我曾經聽她說你媽想要一個門當戶對的媳婦,所以我想了又想,她是為了不造成你媽困擾才偷偷走的。」

聽到女兒懷孕,童母簡直是晴天霹靂,從以前她就教導女兒絕對要潔身自愛,沒想到竟然會發生這種事情,她不但沒有當外婆的喜悅,反倒覺得丟臉。「找到她後看我怎麼修理她!」

「媽,妳先不要生氣啦!」雖然知道姊姊未婚懷孕也很驚訝,童愛欣卻希望姊姊已經找到安身之處,可以照料自己也可以顧及小寶寶,不過為什麼姊姊的男朋友怎麼不知道這件事情?

趙宇丞也是一陣錯愕,愣了好久才露出笑容──雁伶有了他的小孩,他要當爸爸了!

但是她為什麼沒告訴他這天大的好消息?反而離家出走躲的遠遠的?難道他母親的話比他還要重要嗎?如果母親真的放話威脅她他也絕對不會讓她受到一點傷害,他會挺身而出保護她,張開臂膀讓她安心的依靠,為什麼她不相信他可以做到這些呢?

「姓趙的,你笑什麼?」想到好朋友一人在外流浪,林雅伊就越來越想打死這個不負責任的臭男人發洩怒意。「你覺得欺負雁伶很好玩嗎?」

童愛欣趕緊將她拉到一旁,「宇丞哥,現在怎麼辦?」

「我……」

「你該不會真忍心放姊姊一人在外吧?」那她會立刻放開林雅伊讓他被打個半死。

「趙宇丞,難道你不打算負責任嗎?」童母也是一肚子火的瞪著他,雖然她承認女兒做錯事該是嚐點苦,但這個年輕人也要擔當起後果。

「你們安靜點行不行?」他們都有話要說,就不能給他一分鐘開口說話嗎?

林雅伊甩開童愛欣,氣沖沖的走到他面前,他要是再敢大小聲,她保證下一秒讓他躺在地上爬不起來。「你有資格跟這裡任何一個人說大聲話嗎?」

「我會找到雁伶。」他發誓,一定要找到她。

「找到她?然後叫她把小孩拿掉嗎?」林雅伊帶刺的反問。

「林雅伊,我尊重妳是雁伶的好朋友所以不計較妳講的話。」其實他也因為她的挑釁快要動怒,但現在他絕對不能亂發脾氣,否則就正中她的下懷。

看他們一句來一句去好像就只是在吵架而沒有解決問題的共識,童愛欣開始為姊姊擔憂起來,她一直以為趙宇丞是個穩重沉著的好男人,沒想到遇到必須負責任的事情也是跟人家口水戰。

「找到雁伶後,我會馬上跟她結婚,一起迎接即將出世的小孩。」趙宇丞認真的看著他們三人,一點也不猶豫的說。

這並不是只有道德上的責任,他愛雁伶所以他一定要找到她,絕不能讓她一人孤零零的在外生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lly 的頭像
Milly

~THE DREAM~

M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