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我死了幾百年,不用姑娘提醒我已成鬼的事實。」

我低頭抓了抓頭髮,連那句話他也聽進去,現在開始我可不能在心裡亂給他OS。「請問我們可以切入主題了嗎?」

「在下姓高單名承,是大明留守邊界的將軍。」

明朝有這個人嗎?管它的,我的歷史沒有一次及格,況且每個年代都有幾千萬人,當官的人不見得會被史官寫進去。「高承將軍,你是被貶到邊疆嗎?」

話一說出,爺爺的報紙又揮過來了。「妳這丫頭說話怎那麼沒禮貌?」

「小夜姑娘說的沒錯,在下被貶到邊疆。」他原本緊皺眉頭的表情變得幾分哀傷。「當年,我奉命圍剿山寨受傷被抓,以為這條命就要死在賊頭手上時,賊頭的掌上明珠楚兒姑娘救了我一命,待在他們的部落裡好長一段時間,我看到和睦充滿笑聲的景象,與世無爭的生活,讓我整天只顧著殺敵衛國的心不知不覺中平靜下來,我固然知道保衛社稷是使命,但要我狠下心摧毀這一切,楚兒姑娘的故鄉,我做不到,於是我下定決心從此留在那裡。只是我萬萬沒想到皇上聽了寵臣的提議,再度遣兵圍攻山寨,無論老的少的他們一個也沒放過,部落裡的壯丁抵擋不了攻勢,紛紛犧牲,可惡的是他們捉走僅剩幾位年輕女子,捉走楚兒姑娘……」

說到這裡,高承的表情十分憤怒,很不甘心的緊握雙拳。

「楚兒姑娘是你的心上人吧?」我輕輕試探問著。因為他剛提到楚兒的時候眼神充滿愛憐。

「恩,她被帶走沒多久我也被士兵抓起來,帶兵的將軍一見我還活在世上,害怕我要是回宮光彩又會被我奪去,打算拔劍殺我,見他揮劍而下的同時,楚兒忽然跑過來,為我擋住那一劍,對我笑了笑後,她斷氣了……」他的眼眶泛淚,然後看向奶奶身後的女孩。「回宮後,我身為大將軍卻未盡忠職守,本是該斬首謝罪,皇上念在高家歷代衛國有功,免我一死卻活罪難逃,將我發派邊界,永遠不得進城。」

不能進城?這皇帝也太惡劣了吧!「將軍,你們那年代的皇帝叫什麼名字?」

「丫頭,不要亂問跟工作無關的問題。」爺爺又朝我揮報紙。

「老奶奶,妳的孫女是不是在跟誰說話?」女孩在這時開口說話,看著四周好像在找尋什麼似的。

正常人看到我不停的對著『空氣』說話會感到奇怪也是很正常的反應,只是遲鈍的我現在才發覺,高承一直深情款款的看著女孩,難道……

「沒錯,她是楚兒的轉世。」他說。

「啊?」我驚叫一聲。「世界上有六十幾億人口,你怎確定是她?」

「我曾經闖進地府偷看文判官的生死簿。」

「你都去地府了幹嘛不順便投胎?」這個人是去搞什麼地府一日遊嗎?武功高強的人都沒大腦嗎?還是他腦子裡裝豆腐?糟糕,說好不要OS了怎我又忘了,果然當我轉頭一看時高承又再瞪人了。「我剛的意思是,你有沒有具體的證據可以證明她就是楚兒?」

高承低頭想了一會兒,「我和楚兒第一次去山上採水果,她的右手臂被樹枝劃了一道不淺的傷口。」

Oh My God!她應該也轉世好幾回,那時受傷留下的疤痕怎可能到現在都還在?雖然我不相信他說的到底有幾分真實性,我依舊走到女孩旁邊,尋問她可否捲起右邊的袖子。

女孩起先搖頭拒絕,最後在奶奶的勸說下才緩緩捲起袖子,在她的手臂上,有一條約二十公分很像受傷留下的傷疤,膚色與其他地方不一樣,我用力的眨了眨眼希望自己沒看錯。

「怎了嗎?」她覺得有點不自在的縮手。

「妳以前有受傷嗎?」還真有所謂的『記號』。

「妳說這個啊?我媽說我出生的時候就有了,應該也是胎記的一種,只是不曉得為什麼每年都會增加大概一公分,直到去年才覺得好像定型不長了。」她拉下袖子對我笑了一下。

一年一公分?「妳今年二十歲?」

「嗯,不過快要二一了。」

「簡直一模一樣……」

高承不知在何時飄了過來,害我嚇了一跳。「你是冒失鬼喔?」

「小夜,女孩子說話要有禮貌。」奶奶有點拿我沒輒。

「什麼鬼?」女孩一臉惶恐的看著我。「我就是因為好像被什麼纏上才過來找你們幫忙,拜託你們不要拿鬼來嚇我。」

我才不會做那麼無聊的事,不過事實的確是高承和他的部下們的鬼魂徘徊在她左右。「將軍,人家怕鬼,我看你還是帶著你的士兵去投胎,別誤了其他人的好時辰。」

「我要妳將我和楚兒的過去一字不漏的說給她聽。」他拔劍揮了幾下,最後抵在我脖子上。「說不定她會因此想起我。」

「喂,你有事求於人還拿劍威脅,這樣會不會太過份?」這個腦袋裝豆腐的傢伙小時候到底有沒有唸四書五經和學做人啊?「野蠻人,我不受惡勢力威脅的,既然你不想去地府報到,我就強制送你出境。」

在結手印的時候,奶奶出聲要我住手,接著爺爺將我拉到一旁,兩人不約而同使個眼神叫我先別說話。

「將軍,我們現在無法將你們的過去描述給轉世的楚兒。」爺爺嘆了口氣,又道:「過去都已隨風逝去,你又何苦留戀遲遲不肯離去呢?投胎轉世後就是新的開始,你若是真為楚兒著想,是否還她平靜的生活呢?」

「我……」高承微皺起眉,似乎認同爺爺的話。

奶奶好像看出他的心事,問:「難道將軍心願未了?」

高承點了頭,倏地雙膝跪地,把我們祖孫三人嚇了一跳。「我曾經為楚兒在石頭上刻了一首詩……如果在這世上跟她有關的東西全部消失了,我也沒什麼好眷戀,那時即可帶弟兄們去地府報到,投胎重新做人。」

「你的意思是石頭還在?」我搶先發問,他立刻點頭。「在哪?」

其實我覺得高承很可憐,過了好幾世紀依舊守著和楚兒的記憶,雖然楚兒不在,但是在這地球某個角落還有跟她有關聯的東西,難怪高承放心不下,加上他知道投胎的楚兒在哪裡,更讓他捨不得離開。

「四川的山上,楚兒的故鄉。」

「中國大陸?」我瞪大眼看了爺爺奶奶一眼,實在不知該怎麼辦了,之前幫異界朋友達成心願最遠也只到綠島,現在冒出一個只能到四川才能解決的問題,如果我在這時候說沒辦法完成,可以嗎?

「老夫人!」

高承急忙的叫奶奶,我想他也聽到我心裡的難處。

「將軍放心,凌家人說話算話。」奶奶微笑說著。

我知道做人要言而有信,但是我從來沒有到過那麼遠的地方,不是我膽小不敢搭飛機,而是去一趟大陸最少也要花上兩週時間,況且四川的山那麼多,楚兒的故鄉究竟在哪一座山我也不曉得,現在也接近期末,除了準備考試還有報告,上學期因為請假三天去綠島錯過地理期中報告而被當了,本來預算的學分少了兩分,這學期要是再缺席那麼多天,被當的科目一定會多到嚇死人。

可是看到高承留戀人間不走就覺得不幫的話根本就毫無義氣可言,靈魂四處遊走找不到歸處,最後可是會散去,連投胎做人的機會也沒有,現在的高承和士兵們的狀況,距離魂飛魄散的日子也不遠了。

「丫頭?」爺爺在我面前揮揮手。

「我決定了,不去──」我扳臉瞪著高承,五秒後才對他笑。「不去就太對不起你。」

「謝謝妳,小夜姑娘。」他高興的流下淚。

「不過你得答應我,從現在開始不能帶著一大群人在……」剛一直忘記問轉世的楚兒叫什麼名字。

女孩發現我正盯著她,很自然的告訴我她的名字。「我是嘉倩。」

如果我們是姐妹,肯定很有默契。「抱歉剛說到一半,現在起不准帶著你的士兵在嘉倩身邊跟前跟後,不准打擾她的生活,最重要的是在我幫你完成心願的那天必須馬上去地府報到,否則休怪我不客氣。」

「我明白了,但……小夜姑娘,能否在這最後僅存的時間讓我繼續陪著楚……嘉倩?」

說來說去他還是離不開她,我無奈的嘆息一聲。「那就讓你的士兵放假,時間到了要他們回來點名,我可不希望那天少了哪個天兵還要我出去找。」

「恩。」高承手一揮,身後的士兵立刻消失,隨後他也跟著離開會客室。

他們走之後,我的頭總算不暈了,剛才為了支撐自己花了好多力氣,現在好想回床上睡覺。

「小夜,他們走了吧?」嘉倩偏著頭看我。

「是走了,難道妳也可以感應到嗎?」

「我不知道,只是覺得氣氛變得比較輕鬆了。」

那是因為從一群人變成一個人,只剩高承躲在某處看著她。「其實妳很幸運,跟在妳旁邊的是守護神唷!」也只能這樣說了,雖然高承是鬼本來就是事實。

「守護神?」

「恩,只守護妳一人。」

「可是總有一天他也會離開吧!」嘉倩的眼神黯了幾分。「雖然剛開始覺得很有壓迫感,但是習慣後不害怕,反而覺得很放心。剛才你們妥協的那時,我就在想跟他相處的時間是不是快結束。」

「天下無不散的筵席。」我拉了張椅子坐在她前面。「他離開只是踏上新的旅程,並不是消失,真心真意的人會給予最真誠的祝福,而不是想盡辦法挽留,對吧!」

嘉倩沉默一下,還是微笑點頭。

若要說世上究竟有沒有最珍貴長久的東西,非真誠真意的心莫屬,人的壽命縱使有限,但曾經擁有最美的寶物就等於擁有全世界。

話說回來,我不得不承認高承是個豬頭,他帶著士兵是想嚇死嘉倩比較快嗎?算了,那些追隨他左右的士兵,或許是只對他忠心的士兵,元帥心願未了,所以他們也不走?

管他的,我現在還是趕緊想辦法,如何在最短的時間內把他們的事情解決好才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lly 的頭像
Milly

~THE DREAM~

M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