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小夜,妳居然還在睡覺?快給我起來──」

一道威力足以震破玻璃的怒吼聲突然出現,我還來不及睜開眼睛尋找聲源,身上的被子瞬間被抽開,接著我整個人被拖到床下,就像失足的壁虎掉到地上,摔的我哇哇大叫。

「不是說好假日可以讓我睡到中午嗎?」我看了一下手表,早上六點半,距離起床的時間還有五個多小時耶!縱使無奈又不甘願,我還是從地上爬起來,看到軟綿綿的床,心裡有股撲上去的衝動。

「不准妳再睡回籠覺!」

我轉頭看了他一下,三秒鐘才反應過來。「爺爺你怎會在這裡?」

「我才想說來了『訪客』妳還睡的下去?」爺爺大聲說道。

「原來有客人……」我就覺得不對勁,通常沒事爺爺可不會隨便跑進我的房間。

當我以為他口中的訪客是普通人的同時,我突然覺得頭上彷彿戴了一頂加了鉛塊的帽子,又沉又重很不舒服,這下子我總算聽清楚爺爺的話。

所謂的訪客,就是異世界的朋友,也是人類口中的『鬼』。

從小我就看的到不屬於這世界的東西,隔壁鄰居的小朋友或是親戚都以為我腦子有問題,老是對著空氣笑或是講話,很少人對我示出善意,我的童年記憶除了養育我的爺爺奶奶外,大概就是曾經跟我碰面而已經投胎的異界朋友。

我的父母很早就過世,所以教導我尊重異界朋友的是爺爺奶奶,他們說縱使存在的空間不同,但是都需要彼此的尊重,就像我們生活在地球上,尊重生命尊重大自然的意思是一樣的。

「爺爺,我頭很暈。」我坐在床邊按摩太陽穴。

「我知道。」他拍拍我的肩膀,「但這是妳的工作。」

小時候我就跟著爺爺奶奶學唸咒文和經文,引導那些不知去向的異界朋友走回他們該去的路上,偶爾也有幾位心願未了的朋友留連不走,這時我就要想盡辦法達成他們最後的心願,讓他們走的沒有遺憾。不過爺爺奶奶年紀大,體力不如從前,所以現在所有的任務都是我在接,他們負責『招待』。

「那爺爺,請你告訴客人五分鐘後我就過去了?」

他點頭,轉身走出房間。

我相信每個人在這世上都有重要的使命,而我的就是幫助迷失的異界朋友。

盥洗完畢我下樓走往會客室,在我們家的會客室,通常是跟異界朋友會面的地方,記得第一次處理這種事,當時還懵懂無知,將他們帶去佛堂,差點害他們魂飛魄散,從那次被爺爺狠狠修理一頓後,我才知道會客室的存在。

輕輕敲了門兩下,在打開門的剎那,一股令人畏懼的氣勢一股腦兒迎面而來,我的頭暈的差點站不住,對靈體總是招架不住的我竟然也可以活的現在,還真是奇蹟啊!

「妳好。」我抬頭跟站在奶奶身後的女孩子打招呼,隨即往牆方向望去,眼前的浩大場面簡直讓我快要說不出話。「怎……怎那麼多……」

人?

形容『他們』為人也不為過,因為他們真的是以人的形態出現,他們每個穿著都是古代士兵穿的鎧甲,手持盾與矛,只是站在中間那位年輕男子的鎧甲與他者不同,我想那就是他們的將軍還是元帥之類的帶領者。

他有一張俊逸的臉,可是眉頭深鎖看起來很不高興,如果他肯笑一下,魅力指數應該不輸金城武……喔唷,我到底在亂想什麼啦?

不過我第一次看到這麼多異界朋友擠在會客室。

「小姐,妳先坐下來吧!我相信我的孫女小夜一定可以幫妳解決問題的。」奶奶一邊安撫的女孩一邊讓她坐下。

「可是她說有很多……我怕我坐到他們……」顯然女孩看不到也不敢亂動,就怕觸怒他們。

爺爺拿報紙拍了我的頭一下,在我耳邊小聲說道:「不是跟妳說過多少次千萬別在人家面前說些會影響情緒的話嗎?」

我沒忘,只是突然被嚇到才脫口而出嘛!又不是故意的。

「老夫人,請問我……」將軍開口沒幾秒就被奶奶打斷。

「你要是有什麼問題或是心願,跟我的孫女小夜說吧!」奶奶朝我招著手要我過去。

爺爺見我沒什麼力氣走路,自動把我推過去。

我對著將軍露出微笑,結果他卻給我一記瞪眼,剛說他跟金城武不相上下的話我收回。「你好,我是凌夜,你可以叫我小夜,請問你有什麼困難需要幫忙的嗎?」

「凌夜?怪異的名字。」他冷啐。

「什麼?」說我名字怪?這個大將軍也太沒禮貌了吧!

「說我沒禮貌?請問妳剛跟我與金城武相比又該如何解釋?那叫金城武的又是何人?」他挑眉,雙眼依舊瞪著我看。

見鬼了,這傢伙有讀心術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lly 的頭像
Milly

~THE DREAM~

M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