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聽到就不算巧合了,她停止手邊動作,附近該不會有人認識她吧?是路人甲乙丙,還是哪個求學階段同校同班的同學?拿著掃把起身打算裝做什麼都不知道,誰知好幾天不見的死對頭就站在她面前,散發著熊熊怒火好像快把她給燒了。

她還真的在酒店上班!?如果不是親自跑一趟,他還以為陸少鈞故意惡整。席亞諾重重的吸口氣,拍掉她手上的掃把,拉著她往外走。

「放開我──」這個冒失鬼從哪裡冒出來的?怎不管去到哪都會看到他?

「沒想到妳居然賺這種不要臉的錢……」他一轉頭立刻被摑了一巴掌。

唐可柔紅著眼眶怒視著,他可以誤會她是沒休養凶巴巴、甚至是生下如廷和可芸的未婚媽媽,但是絕對不能污辱她的尊嚴,什麼都不曉得她的處境,他根本沒資格輕視她。

「你走,我不想看到你。」

「妳聽話一點行嗎?妳已經惹很多麻煩出來了知不知道?」顯然那一巴掌不影響他決定帶走她的決心。

「我又沒叫你多管閒事。」她大吼。

「真是麻煩精咧!」用說的沒辦法解決,席亞諾加重力道拖著她走。

不過門口擋了一個魏嘉駿。

「讓開。」席亞諾的語氣冷到極點。

「不好意思,小喬不是你要找的人。」他絕對不會讓唐可柔被帶走。

「嘉駿哥救我──」她就不相信他打的贏魏嘉駿。

她沒想到這麼一喊,席亞諾懷疑他們不尋常的關係,才短短幾天沒見她就有護花使者,看來有人相助她的錢賺的挺輕鬆。

大老遠就看到一堆人圍在店門口,劉振鳴叫身邊兩名小弟過去清場,人群中他隱約看到身材高挑的年輕男子,似曾相識的感覺讓他不禁移動腳步往前走去,幾步距離後他總算知道男子是誰了。

「席家三少,你怎會在這裡?」劉振鳴笑出聲,「抱歉,我忘了只要是男人來到這裡都是來尋找快樂和刺激。」

「少把我說的那麼下流無恥。」原來是笑面虎劉振鳴,自他有記憶起,劉振鳴一直和席家搶地盤,私下開賭場栽贓給他們,幸好父親並未因此亂了方寸,冷靜思考應對方法打敗劉振鳴的詭計。有好一陣子新聞報導不斷炒作幫派械鬥的話題,就是席家和劉振鳴的戰爭。

「三少,你這樣說就不對,我開店賺錢讓你們開心,瞧你不也挺喜歡我們店裡的服務生嗎?」

「是啊!那我可以把她帶走嗎?」這個女人哪裡不去偏偏選在席家敵人的店裡工作,他要是不趕快帶她離開,下一秒難保不會出狀況,還有家裡那個焦急踱步的孕婦會把地板踩出洞。

想從他店裡把人帶走,門都沒有。劉振鳴笑了笑。「在外凡事都要照規矩,再說,前陣子你沒過問我就碰了我的小弟,到現在他們還躺在病房沒辦法動,你說,這筆帳該如何算?」

「套你剛說的,在外凡事都要照規矩,上次我幫你教導他們做人做事的道理,其實你該登門造訪感謝我才是吧!」

劉振鳴壓抑被激起的怒意,硬是露出微笑,好個單槍匹馬踏入他地盤的席亞諾,嘴巴也只剩這時候可以囂張一點,待會他倒要看看這個目中無人的年輕人到底能否平安離開。「好膽識。」

「廢話少說,要多少你才放人?」又不是沒見過大風大浪的場面,小談判不算什麼,不過他最討厭對方故意模糊焦點的談判。

「三少,不是我怕你沒錢,而是……只要是你們席家人想要的,我一概都不想給。」劉振鳴打量著唐可柔,露出噁心的笑容好像另有企圖的樣子。「嘉駿,待會把這個女的帶去我的VIP休息室。」難怪席亞諾不肯放手,未脫稚氣的臉卻有不服輸的氣魄,只要是正常人都想駕馭她的倔強。

魏嘉駿錯愕的回看劉振鳴,遲遲沒有動作,要他把唐可柔帶到休息室,那會斷送她的未來,他不要一朵含苞待放的花就命喪此地,縱使對方是他不能得罪的老闆。

情勢怎變複雜?唐可柔低著頭不敢亂瞄,更不敢放開席亞諾的手,若一不小心鬆手了,她的世界就要在這個地方徹底顛覆甚至崩潰,劉振鳴的人手多,面對敵眾我寡的情況,席亞諾真能殺出一條路嗎?突然間,她後悔丟下弟弟妹妹不告而別,後悔為了加快賺錢還債的速度到不該來的地方應徵工作,現在又連累到他,她不知道怎麼給呂琪安一個交代。

覆在他手臂上的一雙手一點一點的失去原來溫暖的溫度,席亞諾頓時鬆了一口氣,她終於知道害怕了。

「三少,不好意思得罪了。」

劉振鳴一揮手,旁邊的小嘍囉全往席亞諾身上揮拳、踢腳,毫不保留的使出最強的力道,招招雖然不足致命卻也讓人難以招架,一方面閃躲攻擊一方面必須考量唐可柔的安全,席亞諾在一個短暫的空檔將她推至一旁,免得她也被波及。

「有沒有怎樣?」魏嘉駿扶起她。

「我沒事。」她的目光全落在席亞諾身上,他要對付那麼多人太吃力了。「嘉駿哥,你可以幫忙嗎?」

他搖頭。「抱歉。」

她真笨,雙方立場不一樣,誰幫誰都不對。

「鳴哥──」不知何時出現的媽媽桑雪莉早已攀在劉振鳴身邊,以迷倒眾生的嫵媚眼神對著他笑。「你叫那些小弟別再打了,不然還有客人敢上門找小姐嗎?」

「雪莉,跟妳說過多少次,我在辦正經事時千萬別打擾我……」

「可是鳴哥,那個女孩子未成年啊!」

劉振鳴微愣,之前跟地方議員達成協議,在他的地盤內絕對不能有未成年的年輕人,那時候他不信邪,應徵不少想輕鬆賺錢的少女,結果第一天就被社會局的人發現,通報刑事局,所有人被條子抓走,他的店被迫停止營業,本來還要吊銷證照,是他在無可奈何下花了大把鈔票將事情掩飾過去,從此『禁止未成年人』就成了他們營業的條約之一。

「誰讓她進來的?」他叱喝著,所有人立即停手,你看我我看你的目視哪個最有闖禍的嫌疑。

這是個讓唐可柔逃跑的好機會!魏嘉駿站出來,大聲承認人是他允許進來工作的。雖然這樣一來她的經濟來源被他切斷,但他更希望她能離開是非之地,外面的世界才適合她。

「嘉駿,你吃了熊心豹子膽嗎?」劉振鳴走過去就是給他狠狠的一巴掌。

一旁的席亞諾一覺有機會逃脫,緩緩移動步伐走到唐可柔身旁,一抓緊她的手立刻就跑,劉振鳴不甘尚未教訓到席家人,命人無論如何一定要把席亞諾抓回來。

雪莉靠著劉振鳴,嘴角笑得十分燦爛,卻沒人注意到她眼神裡的羨慕和失落。她羨慕那女孩即使陷入危機,有男人不顧生命危險保全她;失落的是,曾經也有個男人為了她犧牲一切,而她不知好好珍惜反倒背叛他,遠走他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lly 的頭像
Milly

~THE DREAM~

M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