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一到晚上,街頭巷尾盡是有錢有勢老闆的天下,吸引他們的並不是奪人眼目閃爍炫麗霓虹看板,而是滿足彼此需求的酒店小姐,不單只有酒店,連同白天正當營業的按摩師也在這時候成了招攬客人的漂亮辣妹,她們嗲聲嗲氣的往男人身上磨蹭,用盡各種方法也要讓他們乖乖掏腰包。

有時候也會發生敵對的酒店小姐互搶生意而起爭執,媽媽桑找人嗆聲,發酒瘋的客人摔酒瓶酒杯,各種大大小小狀況百出,卻不影響花大筆鈔票尋歡的老闆的好心情。

包廂裡有個穿著白色整齊的制服的女服務生正清理著客人剛離開留下的垃圾和嘔吐物,空氣中混雜好幾種濃香水嗆鼻的味道,儘管多麼不願待在聲色場所,唐可柔還是咬著牙努力做好服務生的工作。

幸好她只是應徵服務生,不是陪酒陪笑隨人帶出場的小姐,雖然薪水跟她打工領的差不多,不過遇到出手大方的客人,一晚的小費就足以當三天的生活費,算算其實也不錯。

規模龐大的色情地帶,聽說是某個黑道集團老大買通政府官員而創起,這年頭似乎都是有錢人在掌局,想賺錢的人就要巴結有權勢的金主,週遭出賣肉體討好男人的小姐不就是如此嗎?不過她沒什麼立場批評人家,自己也是為了多賺錢才來到這環境,縱使只是個小小服務生,在別人眼中早已被貼黑色標籤。

「原來妳在這裡。」身後出現一道男嗓音。

「嘉駿哥。」唐可柔打了聲招呼,轉頭繼續做事,哪個沒品的人把口香糖黏在沙發上?

「吃飯了嗎?」

他不說她還忘記自己還沒吃晚餐。「我收完就會去吃。」

魏嘉駿第一次遇到這麼特別的女孩,她是他看過聲色場所裡最盡職的服務生,其實領多少錢很有限,換做別人就會找機會偷懶,她卻像是衝鋒陷陣似的拼命做,假使當初她來應徵時沒苦苦哀求他極需要一份工作生活,他不會僱用未滿二十歲的年輕人。

「賺錢的時候也要照顧身體。」他伸手摸摸她的頭。其實他想問她,到底遇到什麼困難非得來這裡工作?如果她願意說,他會很樂意的替她分擔,她是個好女孩,應該待在有陽光有希望的地方。

她點點頭。魏嘉駿是這家酒店管理外場秩序的領班,年紀大她五歲,但對她說話的語氣和態度根本不像哥哥關心妹妹,反倒像是關心自己心儀的對象,她很感激這幾天他的照顧,不過她現在不適合談戀愛,還債最重要。

耳機傳來廚房領班的指示,她趕緊收拾桌面的髒亂,拎著好大一包垃圾走出包廂,正門口方向忽然傳來玻璃摔碎的聲音,她不由得嘆了一口氣,大爺摔東西賠賠錢就算了,他們都不曉得服務生可忙翻天,若是每個人都這樣,每家酒店請再多的服務生也不夠用。

「我去看一下。」魏嘉駿往聲源處走去。

「那些人難道不曉得酒很貴嗎?」穿著緊身白色襯衫胸前卻暴露一大半、窄裙短的只要一彎腰就會春光外洩的媽媽桑雪莉抱著一瓶上等紅酒走過來,用著嚴重的家鄉口音說道:「小喬,等一下劉老大要來,妳趕快去前面清理一下,要是失禮我們可賠不起。」

小喬是媽媽桑替她取的小名,在這種地方工作,嚴禁用真名稱呼。

第一天報到的時候,聽到雪莉的聲音唐可柔立即知道她來自大陸,私下她曾想問雪莉為什麼來這裡工作,最後還是作罷,畢竟留在這種環境的每個人,都有一些不為人知的故事和秘密吧!

「知道了,雪莉姊。」唐可柔給她一記微笑,拿著掃把抹布往門口走。

她待的時間並不多,帶著虛偽笑容的次數卻是數不盡,每天帶著面具面對人,有時也會不自主的覺得自己很噁心。

門口圍了一群負責店裡秩序的小弟,原以為是酒瓶破的她走近一瞧才發現是大門的玻璃裂痕破碎,是誰不識相要跟店老闆過意不去?

「我說我找到人就會走,你們是豬聽不懂嗎?」男人的咆嘯聲足以震破酒杯。

「這裡沒有你說的人。」魏嘉駿開口說話:「請你不要干擾我們做生意,否則我會讓你躺著離開。」

「笑話。」要躺著被人扛出去的還不知道是誰。男人自傲的笑著。

真無聊的對話。唐可柔真為魏嘉駿感到佩服,每天必須應付難纏的客人,維護店裡的秩序,萬一有突發狀況還要肉身擋刀,這種心驚膽跳又沒保障的地方,還真不是一般人久留之處。

「唐可柔──」



    全站熱搜

    M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