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被打的不成人形的六名男人痛苦的在地上呻吟,一個人動手毆打他們的年輕男子心裡的怒意完全沒減少,反倒另想對策該怎麼處理他們才能澆熄怒火。

「他們都跟豬頭結拜了,這下子可以收手了吧?」席父看著小兒子的表情,依舊那麼生氣,訝異的是他好像打不夠似的又捲高袖子。「適當就好不要把他們打死啊!」

現在的社會不像以前好混,搞出人命不見得用錢就可擺平一切。

「既然你已經授權給我,怎麼處置他們就是我的自由。」席亞諾露出邪惡的微笑,走近那六人,他不會讓他們死,他會讓他們生不如死。「我覺得用拳頭扁他們,用棍棒打他們好像太便宜了,不如讓他們斷手斷腳,印象深刻以後就不會鬧事了。」

上次雖然先痛扁他們一頓了,不過他覺得不夠本。

「少幫主,我們已經知道錯了。」六人忍著痛跪在地上求他饒命。

「以後我們不敢了。」

「我又不是我家老頭的繼承人,不要隨便冠個頭銜在我身上!」席亞諾皺著眉大聲喊道。

席父差點暈倒,不肖子居然在外人面前喊他老頭,氣死人了。「你這麼兇殘不饒人,誰不把你當老大?他們已經受夠教訓,以後會聽話重新做人。」

「要重新做人最快的方法就是早點投胎。」他接的很順口,六個人的臉色瞬間刷白。

「兒啊!我很高興你有魄氣,但是……」

「他們放火耶!要是裡面有人怎麼辦?你要代替他們進監獄服刑嗎?」他很難想像萬一那個愛裝堅強的笨女人就在那屋子裡,沒人發現她的存在,等到消防隊滅完火後才知道她已葬身火窟,那種讓人窒息的畫面彷彿有人緊掐他的頸子要他的命。

「可是他們不是我們的人。」

「不是自家人就不該死嗎?」

席父對兒子強烈的正義感感到頭痛,只要是他看不過的事情,不處理到大家心服口服的地步絕不善罷甘休,看來有必要替這幾個小弟找塊風水寶地。

轉身往門口走去,席父決定不留下來觀看最後結果,畢竟他年紀大心臟不像年輕時可以承受眼前各種狀況的刺激,只是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失禮鬼匆忙的跑進來,差點像全倒保齡球一樣被他撞的東倒西歪,對方不但沒有立刻道歉,口裡還嚷著小兒子的名字。

「亞諾,我跟你說……」發現席家一家之主坐在地上瞪著他,陸少鈞覺得背脊一片涼意,扯扯唇角露出笑容,希望那種類似『卡到陰』的感覺只是錯覺。「伯父,您好啊!」他扶著席父起來,很想問他為什麼不坐椅子上怎選擇坐地上,但又不敢冒險多嘴,這裡可是席家地盤,說錯話難保走的出大門。

隸屬席家保鏢全瞪著敢笑著說話的陸少鈞,若不是席老大眼神一瞥要他們不要亂動,否則陸少鈞早就送醫院了。「少鈞,來這裡找亞諾嗎?」

「是啊!」陸少鈞早就看到地上傷的離譜六人,偷瞄了好友一眼,現在的席亞諾頭上三把火,這幾人大概就是他的傑作。「你交代的事情我已經查到了。」

席亞諾接過他遞來的紙條,看到上面一行十幾字後臉色變得更難看,陸少鈞並不意外,因為他剛查到的時候也是很驚訝。

兒子的情緒變得怪異,席父居然不覺得訝異,以他在黑社會多年的經驗,一個男人會突然變得跟上一秒不一樣,除非是自己的家人受到生命威脅,另外一個就是心愛的女人出事,他猜……是後者。

「把他們弄走吧!我不想看到他們。」席亞諾揮了手要保鑣把他們轟出去,右手按著額頭走到窗邊,看起來很頭痛。

那個笨蛋在那裡做什麼?

「發生什麼事?」席父走了過來。

他轉頭故作鎮定,「沒事啊!教訓人渣後心情格外舒暢。」

「是嗎?不過我記得你剛才還要人家重新投胎做人,你還沒完成吧?」席父笑著拍拍他的肩膀,想當初這個矮冬瓜每天用手指著他罵他壞蛋,現在長得比他還要高大,有肩膀可以承擔問題和責任了。「我很想知道誰讓你變得如此憤慨。」

「我從小就愛伸張正義,你又不是不曉得我的個性。」席亞諾別開父親的目光。

不說也無妨,總有一天還是會知道的不是嗎?席父哈哈的笑出聲音,道:「別忘了後天的餐聚。」

餐聚?席亞諾恍然,他忘了後天就是禮拜天,誰管那麼多,他的事情還沒解決前,哪裡都不會去。



    全站熱搜

    M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