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回到原點

除夕的早上,爸爸又派了一個任務給我,沒錯,又是貼春聯。

「仲文,快出來幫我貼春聯。」趁著呂爸爸帶呂媽媽上菜市場,我跑到他們家門口前大喊,只見淑惠姊跑到陽台,叫我小聲說話不要喧嘩免得吵到她的小孩睡覺外,什麼鬼影子也沒有。

這個仲文一放假該不會又往何孟婷家裡跑?要真是這樣,他回來的時候我一定要捏死他,竟然丟下遇到難處的好友自己跑去跟情人會面。

「呂仲文,你到底閃到哪邊涼快了?」我氣急的跳腳,右前方總算出現個修長的身影了。

「妳找我啊?」仲文提著一桶水走向我。

我把春聯塞給他。「幫我貼春聯。」

「小姐,要是被人家知道中文系的學生不會貼春聯可是會被人笑掉大牙的耶!」說完後他立刻哈哈大笑。

「你眼睛很白喔?」中文系又怎樣,又不是十項全能樣樣會。

「什麼?」

哈哈,看來他不知道什麼是眼睛很白。「白目啦!」

「喂,妳很沒氣質耶!到底是不是中文系的?」放下水桶,他捏了下我的臉。「是中文系學生的話就自己貼。」他把春聯塞回我手上。

「你很沒義氣耶!」

「這不是義氣的問題,我已經幫妳貼五六年了,今年妳總該自己動手吧!要不然哪一年我沒回家,妳家不就不貼春聯了?」

說了那麼多就是不幫,算了,我自己來,我一定可以的。拆開封袋,我知道字寫橫的那張是貼在門的正上方,但另外兩張哪張貼左哪張貼右我看的可是頭昏目眩,這副蠢相要是被人看到,不被笑死才怪。

我聽到仲文不停嘆氣的聲音了。「你安靜一點,這麼吵我怎麼分辨上下聯?」

「我真的被妳打敗了。」他走到我旁邊彎腰撿起一張小紙,「現在有圖示可以看,不用想破頭分辨上下聯了啦!」

「哪時候有這種東西,我怎都不知道?」

「豬頭欣。」他推了我的頭一下,提起水桶往門口走去。

我是豬頭,那麼幫豬頭貼了幾年的春聯的人不就叫大豬頭?啐,大豬頭文。

磨蹭好一會兒,我回家拿了張高椅凳出來墊腳,貼上有史以來的第一副春聯後,內心充滿無比的感動啊!

「妳在傻笑什麼?」仲文特地繞過來,拿著掃把戳了我的肩膀一下。「站那麼高小心摔的鼻青臉腫。」

白了他一眼,我不急不徐的跳下椅凳。「知道了,囉嗦鬼。」好不容易完成一件自己覺得很了不起的事而有感動的感覺,結果一下子就被他破壞殆盡,哼!

晚上,我們到仲文家一起圍爐吃年夜飯,呂媽媽準備好大一鍋的火鍋,裏頭放了燕餃丸子等好多好多的火鍋料,還有一桌色香味俱全的年菜,我看的口水都快流出來了,我們兩家人好久沒有坐在一起吃飯了,大伙一坐下,話題一個接著一個,差點忘了動碗筷哩!

吃過飯,我在淑惠姊的房間跟小志玩,小志就是呂家的新成員,他有一雙圓滾滾又有神的大眼,還有深深的酒窩,笑起來實在有夠可愛的,我小心翼翼的抱起他,原以為他會怕生的皺眉大哭,沒想到他反而咯咯的發出笑聲,看來我們很投緣喔!

「姊!」仲文門沒敲一聲的忽然跑進來。「我要借一下可欣,麻煩把妳兒子抓走。」

「你這個舅舅怎這樣說話?」淑惠姊朝他扔了一個塑膠小鴨,然後從我這抱走小志。「可欣,妳要小心一點,我們家仲文最近好像長大不少,床底下放了好幾本有曖昧色彩的雜誌……」

「妳不要亂說話啦!」仲文漲紅著臉大叫,被嚇到的小志立即嚎啕大哭,「靠,小孩子真的很麻煩。」他拉著我趕緊跑出房間,來到一樓的前院。

我雙手交疊於胸前,對他眨了眨眼,「淑惠姊說的是真的嗎?啊,你跟何孟婷現在到什麼進展了啊?」終於找到機會讓我損他一頓,哈哈。

「阮可欣,怎連妳也這樣講?」

「不然你臉紅什麼?」我戳了他的臉頰一下,哎唷,熱熱的耶!

「我會被妳氣死耶!」

「呸,過年期間說什麼死不死的,你應該說新年快樂恭喜發財。」他驚慌失措揮手的動作,快讓我笑破肚皮了。「不逗你了,找我做什麼?」

被我一問,他想到什麼似的拍了一下手。「我們去看星星。」

「現在?」抬頭望了望,今晚天氣不好,雲層很厚,星星能見度低於百分之一,說不定苦守一夜連一顆都沒看到呢!「你確定?」

「當做散步嘛!」他走到旁邊牽了輛腳踏車過來。

「散步?是代步吧?」我不客氣的潑他冷水:「外面風大,我用走的還比你騎腳踏車還快。」

「囉哩八唆的做什麼,我載妳妳怕屁喔?」

自從高中畢業分開後,仲文改變不少,暫且不管他的說話方式,他給我有一種投胎換骨重生的感覺,比以前更有精神,我甚至覺得,在他旁邊似乎可以感染他的生氣,他可能已經克服氣喘造成的心理障礙了,自信的過著他的生活。我也變了,經過波折後我看起來雖有幾分堅強,但內心深處還是有個填不平的坑洞……

又來了,說好不再去想的呀!

坐上腳踏車後座,我讓仲文載我,沒想到他踩沒幾下開始有意見了。「早知道就不要打腫臉充胖子,妳變肥了知不知道?」

「要死了啊你!」我用力的捏了一下他腰部的肌肉,然後跳車。

他騎到前面轉個圈過來,停在我旁邊。「開玩笑的嘛!」

「不好笑。」

仲文瞧著我,停頓好一下子才道:「可欣,其實妳還沒恢復吧!雖然在大家的眼裡看來,妳會笑了。」順了順我的髮絲,他的微笑中帶有無奈。「妳很想他對吧!」

「想誰?」我的語氣很淡,淡的跟白開水一樣。

不可否認的,章士辰徹底從我的世界裡消失,我還是想念著他,說好要忘記彼此,所以必須適可而止的想他,或是完全不想,但很難,而且也不可能。

「我怎知道妳在想誰?」仲文聳了聳肩,笑的別有一番深意。「沒辦法忘記也沒關係,因為那曾是妳生活的重心,也許現在對妳而言還是很重要。」

「仲文……」

「放心,你們有緣分的話,不管到哪裡,最後會見面的。」

如果有緣份重逢,我不怕時間的考驗。

我得振作起來,章士辰到國外追尋夢想,在台灣的我總不能整天渾渾噩噩的混日子,該做些事情才充實自己才是,這是我目前能做的事,也是縮短我們之間差距的唯一方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lly 的頭像
Milly

~THE DREAM~

M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