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小叔,你要不要先去休息?」呂琪安拿了一碗熱湯走進房間,遞給他後輕輕的拉過靠牆椅子坐下。

一口氣喝完湯,席亞諾搖搖頭,大嫂現在有孕在身不宜過勞,萬一出了事情怎跟大哥交代。「我來看著她就好了,對了,那兩個小鬼呢?」

「在客房睡覺。」她實在很訝異,小叔居然會關心那兩個小孩,看來唐可柔對他的影響非同小可。起身悄悄的離開,她上樓去看小朋友睡的如何,把空間留給他們。

瞪著床上臉色蒼白的女人,席亞諾有股想掐死她的衝動,她居然不顧危險衝進火場,還一副跟大家說再見的死樣子,那天他如果沒衝進火場救她,後果真不堪設想,她在同一天被他救兩次,就算不想活也閃遠一點再說,不要在他視線內想不開,他又不是閒閒沒事做等著救她的命。

不過他懷疑那不是簡單的火災,有必要調查一下,畢竟那些流氓連滾帶爬逃走後她家就發生大火,實在太過湊巧。

話說回來她也睡太久了吧?正常人睡一整天就差不多了,可她卻睡了整整兩夜,明天早上就第三天了,要是不醒是不是該送醫院檢查?

想著想著,床上的人早已醒來,靠著床頭坐著瞧著他,他回神時還差點被嚇到。

「醒來不會出個聲音啊?」他自動的幫他倒了杯水。

「原來我還在……」她以為可以跟母親在一起了,沒想到只是她昏睡時產生的幻覺。

見她手中的杯子掉在床上,水濺濕被單,加上她的表情沒有一點喜怒哀樂,席亞諾不悅的蹙眉,一把抓起她。「難過就哭,生氣就大叫,不要把所有的情緒埋在心裡,還有不准動輕生的念頭,因為妳的命是我救的,我沒有多餘的時間重覆救妳,而且要是妳掛了,我不會幫妳養那兩個小鬼。」

她兩眼無神的對他笑了笑。「原來我還有弟弟妹妹。」

他鬆手放開她,不曉得她這樣不哭不吵到底好不好,知道她承受很多壓力,但是他不知道該怎麼讓她一口氣發洩出來,要是一直憋在心裡她會瘋掉的。

稍微不注意,她已經走到門邊開門,他趕緊跨步抓住她。「妳要去哪?」

「找安姊。」

「我陪妳去。」她現在全身無力軟趴趴的,他很懷疑她能不能爬上樓梯。

「我在這裡。」呂琪安笑著走向他們,她本來想在客房陪小朋友,但總覺得讓他們獨處似乎不是那麼妥當,她擔心唐可柔醒來後小叔又會找她吵架,於是替小朋友蓋好被子後她趕緊回來看看。「小柔,感覺好一點了嗎?」

唐可柔微笑點頭,下一秒她突然雙膝跪在地上,神情嚴肅的看著她。「安姊,我想拜託妳一件事。」

「小柔快起來,妳拜託我的事我每次都做到,妳實在不必跪著……」

「不行。」就因為這樣,所以她的態度絕不能隨便。「安姊,妳可以幫我照顧如廷和可芸幾天嗎?現在我們沒錢沒房子,什麼都沒了,我可以只喝水挨餓度日,但是他們不能跟我吃苦……我保證找到房子後一定把他們帶走……」

雖然重要的東西已經不在,但是她還有弟弟妹妹,並不是失去所有寶貴的東西,所以她不能因此消沉頹廢,要振作面對問題,都吃幾年的苦了,再熬一陣子也無妨了。

呂琪安摸摸她的臉頰,笑著嘆氣。「這麼簡單的事情不用跟我下跪,房子可以慢慢找沒關係,反正我們家還有空房間,就算沒房間,我想有人也會拼了命生出一間給妳的。」她瞄了小叔一下。

大嫂在暗示什麼嗎?席亞諾很巧妙的避開呂琪安的眼神。

「謝謝。」當她想磕頭道謝時,席亞諾將她拉起來。

「話說完快去休息。」他催促的說:「大嫂妳也快去睡覺。」

「那你呢?」呂琪安很自然的反問。

「當然是睡覺。」問那什麼無聊問題?

呂琪安笑的很奇怪的看著他,問:「你睡哪?」

「當然是我的房間……」轉頭看了唐可柔一眼,他的房間目前是她在睡,那麼他說要睡在自己的房間不就等於跟她睡在一起?可惡的大嫂竟然設計陷害他。「我今天要去朋友家討論工作的事,不回來睡了。」

「你不是最討厭在假期間跟工作扯在一塊嗎?」臭小子還知道她故意設計他。

「大嫂,胎教很重要,我可不希望我的外甥也跟她媽愛開玩笑捉弄人。」席亞諾偷偷瞪了呂琪安好一會兒才離開房間。

唐可柔走到她面前,連忙點頭道謝:「安姊,謝謝妳肯幫我照顧弟弟妹妹。」

「不用客氣。」呂琪安很想擅作主張加上『自己人』,但時機還沒成熟,要是弄巧成拙就不好了。「還沒找到新住處前就先住這裡吧!」

「呃……」

「放心,有我在沒人可以欺負妳。」她拍胸保證。

隔天一早,呂琪安來到小叔房間時,房裡的人早已不在,慌張的尋遍屋子裡所有房間,就是找不到唐可柔的影子。

「小柔跑去哪裡了?」她抓抓頭完全理不出頭緒,昨晚聊天還聊的好好的,怎一早人就不見?

一直放心不下的席亞諾整晚沒睡,一大早就飛車回來,見到只剩大嫂待在他房間,他的臉色變得很差。「她呢?」

呂琪安搖搖頭,把唐可柔留下的手機拿給他。

把唯一可以找到她的通訊工具留下,她的腦子裡到底在想什麼?

「這個笨蛋!」

要他們好好照顧兩名小鬼她就可以無後顧之憂的離開嗎?

想得美,他不會乖乖當什麼保母,自己的家人自己照顧!




    全站熱搜

    M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