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受到東北季風影響,台北的溫度首當其衝的直落不起,對於長居氣候宜人的中部的我,簡直像是要我的命,冷的我噴嚏打個不停。期末考考卷草草作答後,我立刻奔回宿舍收行李,兩位學姊早已收拾的差不多,隨時都可以走人了。

「妳怎那麼慢?」珮淳學姊穿上大外套,低頭尋找每天穿的那雙球鞋。「奇怪,怎不見了……佳琳,妳有沒有看到我的鞋子?」

佳琳學姊轉身杵了一會兒,搖頭。「沒事的話我要先走了。」

「等一下,學姊,我有事情想要請教妳們。」先將手中的書放好,我走到她們中間。「學姊妳們知道怎麼辦轉學嗎?」

「轉學?」佳琳學姊摸摸下巴,很快的回答:「每個學校都有轉學考,而且入取標準也不一樣,不是說想轉就能轉喔!」

「是喔?」這樣的話我就必須另花時間唸書,我還以為只要辦轉學手續就好了。

珮淳學姊有點擔心的看著我。「可欣,妳該不會是想轉學吧?」

「不行,我不允許!」佳琳學姊抓著我的肩膀,一邊搖一邊提高音量道:「珮淳學姊就快畢業了,到時候這間房間就剩我們兩個,要是連妳都不在,我會因為少一個欺負的對象而無聊死的,所以在拿到畢業證書前妳哪裡都不能去。」

我差點沒昏倒,佳琳學姊那麼激動原來是怕我不在她會無聊,不管她說的是真的或是隨口開玩笑,我的心裡有一股小小的感動,至少學姊在乎我,哪怕只有一點點的感覺。

那章士辰呢?他有真正在乎過我嗎?我和他之間的感情從來沒喊開始就迅速結束,回到各自的生活後,他還會記得我嗎?剪不斷理還亂的思緒湧上心頭,我有一股莫名的衝動想抱著身旁的學姊大哭。

「學姊妳不必擔心,我只是幫我朋友問問有關轉學事宜,我不會沒事轉學的。」露齒朝她們笑著,我又口是心非了。

回到家已經是晚上七點多了,吃過媽媽煮的麵,我背著行李走回房間,趴在床上兩眼無神的盯著電腦,我一點也不想開機,縱使MSN的好友名單內已經沒有他的帳號,手機螢幕再也不會顯示他的電話號碼,我還是很害怕碰觸曾經跟他有關係的東西,就連書桌右邊最下面的抽屜我也不敢拉開,因為裡面放著我們出去玩的照片,滿滿的三大本。

好像無論到哪都能看到他的影子在我附近晃動,那不是他的靈魂,是我幻覺產生的假影,究竟何時我才能完全擺脫他,回到原來的我?

洗完澡,媽媽喚我下樓,仲文找我出去夜間散步。

「妳怪怪的。」仲文一見到我就說了這句話。

「有嗎?」我語氣平緩的道:「你才怪怪的,沒事說我怪怪的。」還真有點饒舌啊!

「難道妳沒發現妳的笑容不見了嗎?」他蹙眉:「妳在台北念書發生什麼事了?」

不愧是仲文,總是能輕而易舉的看穿我,依照目前的狀況,要恢復原來的笑容還需要很長的時間,勉強扯出一抹微笑,我不想讓他為我擔心。「我沒事啊,大學生活過的很好,宿舍的學姊也很照顧我。」

停下腳步,他雙手環胸,語調帶些火藥的說:「妳騙人,是不是他做了什麼事讓妳難過?」

「誰?什麼他?」我打馬虎眼不想正視這問題。

「妳……哎!」他嘆了好大一聲氣。

「仲文,我真的沒事。」

「我不信,有什麼事不能讓我幫妳分擔?」

「過些日子等我把心情調適好,想說的時候我就會拉你過來當聽眾,現在不要強迫我好嗎?」

「看妳這個樣子我很擔心……」

他輕摟了我的肩膀一下,我的眼淚差點就掉下來,為什麼我可以拒絕溫柔的仲文選擇就像天空星辰一樣遙不可及的章士辰?我……後悔了嗎?我徬徨了,人一旦變的脆弱,意志也很難堅強了。如果可以,我想借仲文的肩膀放聲大哭,可惜我沒辦法這麼做,這樣對他太不公平了。

「要不要去看星星?」他摸摸我的頭髮,微蹲身子對我微笑:「跟小時候一樣,我們去鐵砧山。」

「恩。」我輕點頭。

「妳在這裡等一下,我回去騎機車過來。」

「等一下。」我喚住他。「要跟小時候一樣的話就要踩腳踏車。」

愣了一下,仲文笑了出來,回答一聲沒問題後快步離去。

仰望佈滿星辰的夜空,我不自覺的深吸氣,在同一片星空下,章士辰看的星星跟我看的會不會是同一顆?對天發呆好一會兒,回神看了眼手錶,仲文回去好久還沒出現,該不會在路上發生什麼了吧?心震了一下,我掉頭趕緊跑回家,沒想到一輛面熟的銀色轎車就停在我家門口前,距離家門還有幾公尺遠的我剎時一愣,動作迅速的躲在騎樓下的柱子後,沒多久的時間,我聽到仲文大吼的聲音。

「你來幹嘛?難道非把可欣欺負的不像人樣才罷休嗎?」

「我是特地抽空來看她的,因為以後可能就沒機會再過來了。」

是章士辰的聲音,他來這裡做什麼?沒機會再過來的意思是,今天繞道而來是為了發喜帖給我,告訴我他跟品妤要結婚了嗎?

「沒機會?」仲文的語氣有點疑惑。

「我要出國留學,短時間不會回來。」

「去你的,傷害可欣後就想拍拍屁股一走了之嗎?」

我探頭瞄了過去,仲文生氣的揪著他,右手揚起的拳頭隨時可能揮下去。章士辰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好像早已做好隨時挨打的心理準備。

「我承認自己十分差勁,下的決定不夠果斷,自己狼狽就算了,我還讓可欣難過,差點害自己的女朋友死掉,不管我怎麼自責愧疚,做什麼彌補都無濟於事,說道歉她們可能還不屑接受……現在的我,除了往上爬,沒有退路可行了。」他笑了兩聲,又道:「請你讓我跟可欣見面。」

「一句話,辦不到!」

最後,仲文還是揍了他一拳,我想衝過去阻止,雙腳卻像紮根似的動不了。

「我說完話就會離開,拜託你讓我們見面。」章士辰不放棄的說。

「我說了,辦不到。」

眼看仲文即將揮出第二拳,我使出全身力氣跑過去,張開雙臂擋在他面前。

「可欣妳在幹嘛,去旁邊!」仲文推開我。

「仲文!」我大叫一聲,緊拉著他的袖子。「拜託,這是我和他的事情,讓我自己解決,你不要再插手了。」

「妳太善良會被他欺負的。」他指向章士辰。

「不會,只要把話講清楚,我和他以後就井水不犯河水了,拜託你不要再為我操心了,我相信我可以解決的,你先回去好不好?」我央求的說。

仲文回頭瞪了他一會兒,氣極的走進屋子,重重甩上門的聲音,砰的好大一聲,我知道他真的很生氣。

章士辰走到我面前,沒笑眉頭也沒皺。

「你來討打的嗎?」

「不是,我來看妳有沒有受到嚴重打擊。」

「你以為我沒有你的陪伴就會難過的活不下去嗎?」

忽然間我有一種錯覺,好像回到初次見面的時候,我牙尖嘴利,他輕鬆應答。

「我以為,但看到妳這麼有精神的跟我爭辯,我想是我多慮了。」語畢,他微笑了。

那是因為見到你的關係,我才有精神……

幾分鐘前才吃了仲文一記拳頭,為什麼他還能如此自若?「學姊的狀況還好吧?」

「她現在住院接受治療。」

幸好品妤沒事,不然我會恨死自己的。「學姊的事我真的很抱歉……」

他輕揉著我的髮絲,笑著:「我說過,不關妳的事,妳千萬別再自責了。」他捏了捏下巴,「還記得我想飛嗎?」

「記得。」你說你想飛,越高越好,我還笑你小心摔的粉身碎骨。

「現在我有機會可以飛翔了。」

「是……出國留學嗎?」

「原來妳有聽到我剛說的話?」 他順勢將瀏海往後一撥,眼裡有一道銳利的光芒。「我不會求妳原諒我。」

「所以你該離開了?」

「這是目前我唯一能做的事情,還有一件事忘了告訴妳,我和品妤分手了。」

「啊,為什麼?」我難以置信的瞪著他。

「她想通了,與其以男朋友的身分綁著我,不如還我自由讓我活的自在。」他停頓一下,接著道:「但我也不會跟妳在一起。」

心忽然揪了一下,我低頭不發一語,思緒又掉進另一個漩渦裡,他究竟想要表答什麼?

「我離開之後,妳不要等我回來,也不要期盼我們終究會在一起,做妳想做的事,把有關我的記憶全丟了。我在國外的學校唸書的期間可能會交無數個女朋友,最後忘記阮可欣這個人,所以過了今晚,我會開始忘記妳,還有我們的回憶,所以,不要存有一點希望我們會有美好的結局,好嗎?」他捧著我的臉,低頭輕吻了我的額頭。

聽完這番話,我的淚水奪眶而出,掩口盡量不哭出聲音,老天給我們的結局,大概就如他所說的吧!

「想哭就哭,不要憋著。」他張開手臂將我往懷裡一帶,我痛哭失聲了。

淚水,會洗滌一切的,哭過之後,還是得站穩腳步,重新出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lly 的頭像
Milly

~THE DREAM~

M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