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突然從台北跑回去,爸媽除了驚訝還是驚訝,為了掩飾,我昧著良心對他們說謊,告訴他們學校辦了一個長達一週的校慶,學生可選擇留校參加或是不參加,校方不會給予任何懲處。

至於章士辰,我請仲文暫時以朋友的身分『收留』他,畢竟我不能帶一個大家都不認識的人回家,況且對方又是男生,若交給仲文處理,爸媽和左右鄰居也比較不起疑。

從我們回來的那一天起,他就帶著我四處遊玩,南投的清境農場、日月潭,還有昨天到塔塔加,那是上玉山的起點,山連綿不絕的延伸,還有像薄紗的白霧輕柔貼附在山頂,如仙境般的美景就在眼前,雖然感動卻也讚歎,人跟大自然比較起來,的確渺小太多了。記得當我說完這句話,眼眶溼溼的,不巧被章士辰看到,原以為他會取笑我一番,沒想到他只是輕摟著我,一個字也沒說。

吃完早餐,我打算問他問他為什麼驟然帶我回來,沒想到又被他的問題分散注意力了。

「今天妳有想去的地方嗎?」

「你還想四處跑喔?」開車很累他不累嗎?

他頓了一下,淺淺一笑。「那麼,我們去拜拜?」

「拜拜?」我不解的挑著眉。

「恩。」他點點頭,牽著我往市區方向走。

由於非假日期間,而且還是早上,來拜拜的人大多是年老的婦人,投了一百元的香油錢,我們點了香拿著紙錢到大殿拜拜,章士辰念念有詞好一會兒,不曉得他跟神明講了什麼話。

「你求什麼事?」燒完紙錢,我拉著他的手問。

他偏著頭笑了笑,「這是秘密。」

「哼,以前不知道是哪個人說他運氣好不用拜拜也無所謂。」

「這麼久之前的事情妳還記得?」他有點驚訝的問。

「嘿嘿,我記憶好啊!」

「原來妳一直都記著我講的話。」

當然記得,就算想忘也很難,我挽著他的手,笑的合不攏嘴。

其實我心裡很明白,現在的我正在做對不起品妤的事情,但是等我們回台北後,所有一切就會還原,章士辰還是她的男朋友,我則是帶著這幾天快樂的回憶,慢慢疏遠他們,任由時間沖淡不明不白的情愫吧!

但天不從人願,老天提早結束我們短暫的幸福,品妤意外的出現在我們面前,大吃一驚的不只有她,我和章士辰也楞住了。他緊握著我的手,神情十分嚴肅的看著品妤,我有一種預感,我們三人的命運將從這一秒開始徹底天翻地覆,完全回不到過去了。

「我找你好久你知道嗎?」她的語氣平靜的讓我害怕。

「我知道。」他也很鎮定,一旁的我看的冷汗直冒。

下意識的我偷偷使力打算掙脫他,但他握著我的力道加重許多,似乎不想鬆手。「學姊,我可以解釋的。」低下頭,我不敢看她一眼。

「妳叫我學姊?」她冷哼一聲,「哪個學妹像妳這麼不要臉,背叛學姊跟學姊的男朋友亂來?」

雖然我早有準備可能會被她說的很難聽,但心裡還是沒辦法承受她的言語攻擊。

「品妤,妳說話客氣一點。」章士辰擋在我面前,語氣帶些怒意。

「客氣?一個跟我提分手的人最沒資格要我好聲好氣講話!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背著我偷偷見面──」她悻悻然的推開我,緊揪著他的領子。「士辰,我很愛你,難道你不愛我嗎?」

「我喜歡妳,但我不愛妳。」他攫著品妤的手,神情一下子變的很溫柔:「我愛可欣。」

他的話一說出,品妤錯愕的說不出話,我完全楞住了,回神後,我看到品妤潸然落淚,顫抖的身子顯得很無助。

「所以你堅決要跟我分手?」品妤小臉蒼白的看著他。

「對,希望妳成全我們。」他的語氣十分堅定。

「不對,章士辰說的都不是真的,你們不會分手的。」我向前急忙澄清一切,但品妤聽不下任何解釋,立刻當眾揚手甩了我一巴掌。

「許品妤!」他怒赫一聲,不客氣的推開她,捧著我的臉,我看見他的眉頭皺的好緊。「要不要緊?」

「沒關係。」我勉強扯出一抹微笑,這一切都是我的錯,不管被打的有多麼痛,一定都不及她心碎的痛,如果她打我可以洩恨,或是我們三人的關係可以回到從前,再痛我都會忍過去的。

「章士辰你怎可以對我這麼殘忍……」她衝過來搥打他,情緒一度激動,突然之間,她緊抓著胸口的衣料,一口氣就快要喘不上來似的,臉色痛苦的瞇著眼。「士辰,救我……」

來不及反應這起突發意外,章士辰已經橫抱起品妤,神色極度慌張。「快打電話叫救護車!」

「救護車?」

「快點,品妤心臟病發作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lly 的頭像
Milly

~THE DREAM~

M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