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iting For You〞的于浩威,在我的生活世界是真有此人,為了不讓他發現自己出現在我的故事裡,我另取名替代他,其實他的名字第三字是『偉』,這樣一定有人會說,不是不讓他知道還取跟本名有點關聯的名字,沒辦法,我的心情也是很矛盾。

每當打開這篇故事時,我很急著想把我們之間的一切全寫出來,可是字越打越多後,心裡會開始害怕,畢竟那是自己的經歷,寫的同時腦海會浮出當時的情景,很真實,真實的令人害怕,難怪有的作者不喜歡寫自己的故事,因為那會使人的情緒變的不穩定,如果是快樂的無妨,相反的若是難過的,心裡會有痛的感覺,好像明明就受傷傷口還被抹了一層鹽巴,痛兩次。

大概在幾週前的禮拜日,我跟咱們男主角去日月潭,半天,因為我賴床又錯過火車,跟他會面的時候都已經中午,到日月潭都已經下午一點多了,這不是第一次我們單獨出去,但是他個性安靜不愛說話,所以每次出門通常都只有我的聲音。

「你會不會覺得我很吵?」我問。

「不會。」

是不會很吵?還是不會才怪,吵死人了?

我不曉得,不過有個朋友告訴我,其實他不說話是因為他在聽我說,要是兩人都很愛說,恐怕會吵起來。

那禮拜他結束了假期,由於天氣多變化我在及時通要他多穿衣服別感冒,他說他媽媽也這樣叮嚀他。

他媽媽......忽然覺得我的關心有時候真的很像囉嗦的母親。

不過不知道怎麼回事,之後我打電話過去他都沒接,原以為他在站哨怕被抓所以沒接,然而數次後他一直沒接電話,我開始懷疑他是不是避著我?可能他覺得我很煩,也可能他發現了什麼要避嫌......等,沒有任何症狀我幾乎跟他失去聯絡。

然後這幾天,我也撥了好幾次電話,最後還是語音小姐叫我留言。

他到底怎了,我不曉得。

或許他在外島認識其他女生沒空理我?手機丟在包包的某的角落所以不知道我有打給他?

任何可以猜測的理由我都想過了,但是只要他沒接電話,一切都是謎。

就在我決定打最後一次時,他仍舊沒接。

可是一分鐘後他打過來了,謝天謝地。

把最近的事情跟他分享一下,順便把幾位同學要結婚的事情跟他說,短短的幾分鐘,我們聊的很開心。

「你很難找耶!」我小抱怨一下。

「哪有?」

「站哨啊?」

「沒,早就下哨休息了。」

其實他並沒有不理我。

總算鬆了口氣,我還在想這篇小說可能要胎死腹中,因為跟男主角莫名的失聯,不過繼續寫下去必須要有很大的勇氣,剛說的心可能會痛兩次,甚至是N次,那也無所謂,畢竟這是我經歷的啊!

所以相信他,相信自己(我胡思亂想亂猜也不是第一次)。

相信對方也是一種很難的課程。



    全站熱搜

    M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