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聽到就不算巧合了,她停止手邊動作,附近該不會有人認識她吧?是路人甲乙丙,還是哪個求學階段同校同班的同學?拿著掃把起身打算裝做什麼都不知道,誰知好幾天不見的死對頭就站在她面前,散發著熊熊怒火好像快把她給燒了。

她還真的在酒店上班!?如果不是親自跑一趟,他還以為陸少鈞故意惡整。席亞諾重重的吸口氣,拍掉她手上的掃把,拉著她往外走。

M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